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5章 注册的住持是谁?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洪元珀带着师弟王修,自己门下的几名弟子,还有高老道、迪老道前往道教协会开会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,可不是斗法凑热闹,因为坐席有限,每个道观就那么几个位置,所以像洪元珀、王修这样的,几乎没有机会参加。至于说他们的徒弟,就更没资格了。

    眼下翻身农奴把歌唱,洪元珀显得是春风得意马蹄疾。一行人坐车前往白眉宫,他们到的还挺早,一进道教协会的院子,就看到不少别家道观的住持什么的再聊天。

    洪元珀跟这些人并不熟,以前也不是一个级别的,他上前主动跟大伙打招呼,亮出字号,“无量天尊,诸位道兄、道友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院里站着的老道们,很多都不认识他,心中暗说,这是谁呀?

    不过出于礼貌,也都是笑呵呵地说道:“无量天尊,道友有礼。”“无量天尊,道友有礼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忘了自我介绍,贫道是吕祖阁新晋住持洪元珀。住持升座典礼,在三天后举行,这里有请柬......”洪元珀说着,看向一边的徒弟。

    马上有徒弟拿过请柬,请柬上都写着名。按照洪元珀先前的想法,就是把请柬送到各家各派。昨天接到开会通知,他觉得在这里发请柬,比较有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之后,他才发现问题,因为这里的不少人,他基本上都没认识。

    徒弟拿着请柬,都不知道该怎么发,能不能对上号。

    这为难的功夫,院子外响起一个人的声音,“主持师叔,两位太师叔,王师叔,你们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很熟,洪元珀等人转头看去,只见青梅子在青松子、屠牙子的陪同下走了过来。看青梅子的脸色,好像还不错。

    洪元珀有些纳闷,说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是道教大会,我就习惯性的过来了......对对对,看我这记性......”青梅子说到此,随即便跟对面站着的那些老道们打起招呼,“文师叔、赵师叔......你们来得早......这位是我们吕祖阁新住持,也就是我的师叔......请柬在这,三天后我们吕祖阁将举行住持升座典礼,还请诸位师叔一定驾临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年轻的道士手里,接过了请柬,开始按照人头派发。

    原本洪元珀对他的到来很不满意,此番见到青梅子帮着忙活,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,心中暗说,你小子倒也识时务,要是这样的话,对你的处理,回头还能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吕祖阁在镇海市是大道观,先前这里的老道们是不认识洪元珀,现在一听说这是吕祖阁的新住持,马上过来热情的打招呼,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热闹了一会,又有其他道派的道士进来,青梅子给在场的人都发了请柬,这些人得知洪元珀是新的吕祖阁住持之后,难免上来恭喜。

    “恭喜洪道友升座住持。”“贺喜洪道友升座住持。”......

    等时间差不多了,大家伙一同朝办公内走去。进到大礼堂,里面还坐着一些人,又得一一介绍,好一番热闹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“来了。”......过了一会,有人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往门口一瞧,有两队人走了进来。打头的两个人,分别是袁真人和吕真人。

    大家伙赶紧站起来,纷纷打招呼,在他们的注视下,袁真人和吕真人等一行来到台上,或者站着,或者坐着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很快发现一件事,那就是袁真人右手边的位置是空的。

    这是张禹的位置,竟然比袁真人来的还晚,简直是过份了。

    “无当道观的人怎么还没来。”“不会又充大牌吧。”“上次华山论道的时候,好像就是最后来的。”“今天开会,竟然还最后。”“这玩的也太大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下面的人纷纷嘀咕,正这当口,门外走进一行人来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青年人,身穿一套八卦仙衣,不是旁人正是张禹。在张禹的身后,跟着六个人,前四个分别是张清风、李明月、王春兰、赵秋菊。在这四人后面,还跟着两个,一个是熊剑,一个是彭晓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直奔台上,不少人暗自皱眉,以往张禹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,今天竟然还带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说张禹带人来不行,各派都不是一个人来。同样是副会长,吕真人那边带着的人还多呢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注视着张禹这边,洪元珀等吕祖阁的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看到了熊剑和彭晓,不禁都是纳闷,这两个家伙都被逐出门派了,怎么突然跟张禹走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张禹一行来到台上,他让六人在旁边站着,就站到阳春观的人旁边。以往台上就两拨人有资格,现在张禹也这么干,阳春观的人难免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可这种事,也不能说什么,吕真人是副会长,张禹也是副会长。特别是张禹还很厉害,无当**师啊!

    张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朝袁真人歉意的一笑,说道:“师伯,弟子来的有些迟了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迟。”袁真人微微点头,跟着看向台下,说道:“人都齐了,这就开会吧。今天的临时大会,是无当道观方丈,副会长张禹提请召开的。有什么事,就由张道友说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贾真人的缘故,张禹要管袁真人叫一声好听的,又因为地位,还可以跟袁真人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听了袁真人的话,众人都看向迟来的张禹,心中琢磨,今天张禹又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平和,面带微笑地说道:“昨天有人到道教协会来告状,说是吕祖阁住持之位是他的,他的师叔洪元珀抢夺他的住持之位。吕祖阁的住持是谁,原本上是他们自己的家务事,跟道教协会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可是,那人说自己已经在道教协会注册,签字确认。若是这样的话,反被夺去住持之位,难免有些说不过去,太不将道教协会放在眼里了。所以,贫道在和袁真人商量之后,提请召开道教大会,就此事分清黑白,也避免某些人太过不将道教协会放在眼里,竟然私下废除在道教协会注册的住持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顿了顿,看向袁真人,故意说道:“师伯,不知目前道教协会注册的吕祖阁住持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