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4章 乘虚而入
    相较于海道人门下的弟子们,周真人门下的弟子一个个也都是火冲顶门。

    但他们同样不敢乱说什么,大师兄青梅子现在还躺在床上,其他的师叔们,现在大体上都得到了实惠。这些实惠,其实都是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这种利益划分,让他们这些人一下子被孤立。加上以往住持一脉的弟子们得势,在门内气焰也有些嚣张,难免会得罪人。此番受到打压,绝对不会有人替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仪式结束,他们出了大殿之后,一同朝青梅子的房间走去。这个时候,他们的脸上,也都露出忿忿不平之色。

    见旁边没有他人,有的甚至忍不住说道:“洪师叔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。咱们以前的职司,都分给了别人,几乎是把最差的差事,分给咱们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较量,也真是邪门。洪师叔的修为根本不高,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将大师兄打伤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说,当时眼睛突然一花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问题好像是出在那把桃木剑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难道还有这么厉害的桃木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以前也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吕祖阁有什么法器,咱们住持门下弟子,不可能没听说。洪师叔背后有阳春观撑腰,你们说......”一个弟子,提出了这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其他人听了这话,一下子都停住脚步,隐然意识到原委。

    屠牙子说道:“就算是这样,又能怎么办,眼下大局已定,咱们再说什么也没有用。先去看看大师兄吧,他的伤势不轻,都不知道多久能缓过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知道确实如此,唯有悻悻地摇头。

    进到一个院子,这是他们住持弟子居住的地方。这个院子,要比别的弟子所居住的院子都好,是个三进的大院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咱们会不会搬出这个院子。”一个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,只是没说。听到这个弟子的说法,众人的心酸也都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梅子的住处是在最后面的院子,来到他的房间,此刻的青梅子虚弱地躺在床上。昨天的重创,起码要躺上好几天。

    他看到师弟们垂头丧气的进来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师兄......”屠牙子低着头说道:“今天的住持接任仪式上,洪师叔对道观内的职司进行了重新分配......原本咱们的职司......都被分给了别人......而那些最差的职司,全都扣到了咱们的头上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我看咱们早晚会被赶出这个院子,去别的院子住......”又有弟子低头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青梅子心头气急,忍不住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“大师兄。”“大师兄。”......众人见状,忙抢到床边,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青梅子脸色蜡黄,憔悴不堪,他无力地说道:“我、我没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只是现在......咱们该怎么办......”岁数小的弟子,都已经没了章法。

    莫说是他,其他的弟子们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青梅子心中难过,更是神伤。他的师弟青松子见他气色太差,说道:“咱们先出去吧,让大师兄好好休息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只能一一告辞,让师兄好好保重,有什么事等师兄好了再说。估计,青梅子就算是好了,也没什么办法。谁叫洪元珀成为住持,他们曾经的住持弟子,必然是要受到打压和排挤的。

    等众人都出去,青梅子的脸色更为惨淡。师父失踪,自己是这些师弟们的支柱,本来以为能够靠道法拿到住持的位置,结果可好,还被打成如此重伤。

    “嘎吱”一声,窗户突然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青梅子感觉好像是进来人了,忙大声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虽说是大声,也显得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响起,伴随着声音,一个身影慢慢来到青梅子的床边。

    青梅子是躺着的,很快便能看到这人的相貌。一看到此人,他又是一惊,诧异地说道:“张、张真人......你怎么突然......来到我这......”

    这张真人当然不是别人,乃是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温和地一笑,说道:“我是来给你治伤的,不要说话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张禹在床边坐下,抓住了青梅子的脉门。

    青梅子疑惑地看着张禹,不明白什么意思。不过以自己的实力,就算是没受伤,也肯定不是对手,更何况是现在。

    他老老实实,不敢出声。张禹给他把了脉,说道:“内伤不轻,一天恐怕难以痊愈。但是你胸腔内有淤血,如果疏导出来,对恢复有很大帮助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衣,张禹解开扣子,从兜里取出银针,刺入胸口及周边的一些穴道。青梅子这下看出,张禹是真的给他治伤,令他更加纳闷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拔出银针,将手印在青梅子的胸口,他真气透入,好似按摩一般,向上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哇......”青梅子的脑袋猛地一偏,一口淤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这口血喷出来,青梅子立刻感觉到,自己的呼吸顺畅了许多,要比先前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张真人......”青梅子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张禹亲切地一笑,说道:“我这次来,主要是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青梅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吕祖阁已经换了住持,你们原先的住持弟子一脉,必然要受到打压。可以说,你青梅子会成为不少人眼中最不待见的人。与其受人白眼,不如拜入我的门下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青梅子一愣,这张禹怎么一上来就要收徒弟啊。张禹的年纪比他小不少,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,倒也没什么。只是自己隶属全真教,张禹是正一教的,拜入张禹门下,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恐怕永远也回不来了,你慎重考虑一下。如果你拜我为师,入我门下,日后的造诣,必然要远胜今日。”张禹又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梅子琢磨了一下,眼下的境遇,实在是糟糕到家。日后想要有提升,怕是十分困难,被洪师叔穿小鞋,肯定是不在话下。如果现在转投张禹门下,再不济的话,凭着无当道观的招牌,自己也会更进一步。毕竟,自己的师父周真人在世的时候,显然都不是张禹的对手。张禹可是跟吕真人平起平坐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青梅子郑重地说道:“多谢张真人垂青,弟子愿拜入张真人门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