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3章 利益分配
    “嗯。”听了上官宁的话,袁真人又是满意地点头,称赞道:“如此年纪,便有这般见识,很好......那你猜,我为什么会直接答应他呢?”

    “阳春观一向跟咱们过不去,那个叫洪元珀的,显然是吕真人所扶持,目的无非也是想将吕祖阁列为自己的子孙庙,予以控制。既然两边都是这个目的,那不妨就给他们一个机会,让他们争去,咱们白眉宫坐山观虎斗,何乐而不为。如果说,张禹能够获胜,将吕祖阁变为子孙庙,势必将归入正一教,那对咱们白眉宫来说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就算不成,也没什么损失。最重要的是,张禹势必将吕真人得罪到家,怕是日后,他就没那么多时间跟白眉宫叫板了,注意力都会在张禹的身上。”上官宁侃侃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袁真人笑了起来,这种好戏,自己自然是要看看的。而且,自己同意召开会议,也算是送给张禹一个顺水人情。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她又满意地看向上官宁,说道:“宁儿,你的眼光、见识和资质,都超人一等。那张禹能有今天,无外乎是什么奇遇,但以你的天赋,只要勤修苦练,他日绝不会逊色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夸奖。”上官宁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出去,继续修炼吧。等过些时间,出去历练一下,只有这样,才能够提高修炼的进度。”袁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上官宁跟着告辞,退出静室。

    相比于刚刚在静室内同孙昭奕说话时的从容,此刻上官宁的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这步子未免迈的太大了吧......吕真人一向跟白眉宫争雄,你暗中坐收渔利也就好了,为什么偏要抢到台面上来。如此一来,你岂不就成为吕真人的目标了,这对无当道观只怕没有什么好处......”上官宁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上次爱睡手机的事情,也是吕真人先行发难,让张禹陷入不小的麻烦。现在张禹找机会报复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说日后会怎么样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吕祖阁。

    今天是洪元珀接任住持的日子。按理说,这种日子必须要热闹一些,邀请各家道派前来观礼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紧促,之前没做什么准备,只能是举行一个小小的接任仪式,将洪元珀的住持位置给确定下来。然后决定,在三天之后,举办住持升座大典。

    洪元珀一身八卦仙衣,头戴正阳冠,显得精神抖擞,神采飞扬。其实,这家伙昨晚一宿都没睡着,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。

    众弟子站于殿下,一个个是歌功颂德,好一派热闹。洪元珀美滋滋的,脸上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仪式结束,便是由洪元珀讲话,他早就准备好说辞,当即说了一番。无外乎是感概,以及日后自己一定会竭尽所能,将吕祖阁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话说的是漂亮,但是他已然答应了吕真人,只要自己继承了住持的位置,就会将吕祖阁归入阳春观的子孙庙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样,洪元珀急于抢班夺权。他跟着朗声说道:“贫道今日接任住持之位,可谓是百废待兴。目前吕祖阁内,高功缺少一人,此人不一定道法过人,但必须有德有才,见识过人,能辅助我兴盛吕祖阁。遍观本观,我认为王修师弟最为合适!这就任命,王修师弟为吕祖阁的高功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吕祖阁的不少弟子们,都是暗自汗然。王修是洪元珀的师弟,本事实在稀松的很,由他出任高功,属于难以服众。

    可洪元珀是住持,他说让王修当高功,旁人说多了也没有用。反而还有可能得罪这位新住持。

    一个能有四十岁的道士从人群中站出,此人正是王修,他激动地说道:“多谢住持师兄信赖,我一定会竭尽所能,辅佐师兄,振兴吕祖阁!”

    这家伙之所以能被洪元珀选中,成为高功,原因无外乎是平日里关系好,昨天洪元珀确定住持的身份之后,王修又带着礼物去探望洪元珀。洪元珀当时没说什么,但心中已经打定主意,让王修来当这个高功了。

    洪元珀满意地点了点头,让王修退下,跟着宣布,吕祖阁内部的一些职司,今天要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道观内的职司向来很多,就跟一个大公司没有什么区别。这些职司,自然也是有的权力大,有的权力小,有的油水多,有的油水少。

    用人唯亲,自古有之。周真人当住持的时候,吕祖阁内的好位置,自然都是自己门下弟子的。海道人作为高功,门下自己的职位也还可以。

    洪元珀当了住持,不可能继续让周真人的子弟们继续把持好的岗位了。他直接进行了岗位调整,让自己门下的弟子接替青梅子、屠牙子这些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真人门下的弟子们,那是敢怒而不敢言,谁都明白,这是新官上任二把火,昨天撵走了熊剑,今天就要对吕祖阁内的权力进行重新分配、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洪元珀门下的弟子少,海道人门下才二十来个,他的门下总共才十个。这么多岗位,人手肯定不够用,王修的弟子更少,势必还有一些岗位没有调整。这样一来,让一些其他派系的人看到机会。洪元珀也是故意这么做,多拉拢一些人将主要的岗位占据之后,等并入阳春观时,不会出现什么反对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忙活着呢,有道人从外面走进来,通秉道:“住持,刚刚接到道教协会打来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洪元珀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明天召开道教临时大会。”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出什么事了……”洪元珀撇了撇嘴,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对了,正好还打算明天给各家道派发送请柬,邀请他们三天后来参加升座大典呢。如此也好,省了一番麻烦,明天带着请柬,去道教协会派发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住持。”道士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今天的接任仪式,到最后成了利益重新分配的仪式,有人欢喜有人愁。海道人那一支的弟子,不说是最倒霉的,也差不多。不过他们自己心中清楚,师父出了事,两个师兄都被逐出门墙,没把他们开革就不错了。现在最好是老老实实,不要多言多语,怎么安排怎么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