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2章 见识
    彭晓为人机灵,十分配合地说道:“住持周师伯已经失踪,饶无音讯,那日阳春观吕真人提出让我们吕祖阁重新确定住持。商谈之下,决定斗法决出住持......”

    他当下就将发生的一切,从头到尾,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。全当张禹是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关于吕祖阁的事情,道教协会的人,自然是知道的。昨天早上甚至还在道教协会由官方确认,住持的名字写的熊剑,由他来承担一切。

    至于说,人家回到吕祖阁之后发生的事儿,道教协会方面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听了彭晓的讲述,张禹立刻沉声说道:“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,那你师叔洪元珀未免有些欺人太甚。当日武警抓人的时候,他不敢出头,事情解决了,他反而来了精神!如此没有担当的人,有何资格成为住持!这件事,贫道管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张真人。”“多谢张真人。”彭晓和熊剑赶紧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道教协会的人,暗自琢磨,这是人家的家务事,张禹打算怎么管。

    就听张禹接着说道:“走,跟我一同前去见会长袁真人,将此事说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外面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彭晓和熊剑一同跟着,另外两个道士,原本是打算将张禹送出院子就完事了。眼下突然发生这种事,他俩也是好奇,索性跟着去瞧瞧。二人终究也是白眉宫的道士,加上在道教协会还有职位,出了这档子事,跟着去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身份,通传一声,袁真人必然是有情。

    几个人来到后院,早有一个妙龄道姑在院门口等着,不是别人,正是上官宁。上官宁身穿海青色道袍,头戴浩然巾,亭亭玉立,虽说相貌不是特别出众,却给人一种超然脱俗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,上官宁礼貌地说道:“张真人,方丈师尊正在静室等候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上官宁在前引路,她走路的姿态,如同仙鹤,看起来是那般的漂亮。张禹等着随后前来一个小跨院,院内只有一间房,不过景观却是十分的漂亮。鱼塘、花园,在鱼塘上面,特别加了个小拱桥,有鲤跃龙门之意。

    走过拱桥,是古风古色的房间。上官宁先行敲门,听到里面传出袁真人“请进”的声音,才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张真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跟着跨步而入,马上见礼,“无量天尊,弟子张禹参见袁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请坐。”袁真人坐在中间的蒲团上,她满脸微笑,坐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静室蛮大的,里面特别的静,点着香烛,味道怡人。张禹直接到袁真人左下手的蒲团上落座。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跟着进来,随即躬身见礼。

    袁真人并不认识他俩,听了二人报上名号,不禁有些纳闷,张禹怎么和吕祖阁的弟子一起来了。但人是跟张禹一起来的,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,袁真人微微点头,示意二人进来坐。

    接下来进来的是两个道教协会里的工作人员,施礼之后,袁真人越发的狐疑,你们俩跑来做什么?袁真人又让二人进来坐,上官宁本来想要出去,袁真人见都进来这么多人了,便让上官宁也留在,就在下手落座。

    人都坐齐,袁真人看向张禹,说道:“你这次登门,不知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今天本来是到白眉宫探望师父和师伯的,顺便到道教协会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公务。不曾想,从协会出来的时候,遇到了这两位吕祖阁的弟子,说是受了天大的委屈,被逐出师门,想要请道教协会为他们做主。是以,我就将二人带了过来,未经请示,还请师伯恕罪。”

    上官宁早就看出来不对劲了,因为熊剑和彭晓穿着的道袍是全真教的款式,跟正一教有些不同。普通人看不出来,道派内部,一眼就能区别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有这样的事,不知具体是什么情况?”袁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熊剑和彭晓,说道:“你们俩有什么委屈,尽管跟袁真人说,我们会替你们主持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张真人。”彭晓立刻接茬,苦哈哈地说道:“我和师兄......”

    他又将先前同张禹说的那番话,在袁真人的面前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袁真人听了之后,微微皱眉,她心中暗说,这种道派立方丈、住持的事情,都是本派内部自行决定,到道教协会登记一下就好,没有说找道教协会主持公道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吕祖阁属于全真教,有什么事情,也得找阳春观。

    她发现问题不对,迟疑了一下,便朝张禹说道:“贤侄,你的意思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熊剑既然已经成为吕祖阁的住持,并在道教协会登记,哪有说回头就被逐出师门的道理。这岂不是将咱们道教协会当成儿戏。我的意思是,明日召开道教大会,将此事说明,给熊剑主持公道,让他重回吕祖阁,充任吕祖阁的住持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”袁真人暗吸一口凉气,心中暗说,你张禹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。

    以她的阅历,自然能够看出,这里面必有文章。

    她心中跟着有了计较,平和地说道:“那就如师侄所说,现在就通知各家道观,明天上午十点,召开道教临时大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师伯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、无妨......”袁真人点了点头,随即吩咐那两个随张禹来的道士,让他俩这就去下达通知,不必说因为为什么开会。

    二人这就退下,张禹又跟袁真人闲聊了一会,提出要去见见师父贾真人。袁真人让上官宁送张禹三人出门。

    上官宁将人送走,重新回到静室,“师父,人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宁儿,过来坐。”袁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宁过去坐下,袁真人随后又道:“关于刚刚张禹所请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本是吕祖阁的家务事,张真人如此积极,显然是无利不起早。否则的话,哪能这么巧,张真人今天突然来道教协会,就能碰到二人。要我看,他应该已经私下跟那两个人达成协议了,故意在这演戏。”上官宁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真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你猜猜,会是什么样的协议呢?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什么协议,徒儿不敢确定,但二人身无长物,好似丧家之犬,肯定给不了张真人什么好处。不出意外的话,是想趁机吞并吕祖阁,让吕祖阁成为无当道观的子孙庙。除了这个,恐怕再没有其他的理由了。”上官宁从容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