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1章 告状
    见彭晓倒也识趣,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海道友仙逝,你们二人现在也没了师父,我看不如就拜我为师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熊剑愣了一下,没想到张禹是要收他俩当徒弟。

    还是彭晓反应的快,一把拉住熊剑,来到张禹的面前跪下,“弟子彭晓拜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以张禹的身份和实力,想要收徒弟的话,估计都得排队。熊剑和彭晓,眼下根本就是丧家之犬,能得到张禹的赏识,愿意帮二人出头,愿意收二人当徒弟,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。

    眼下拜了师,且不说能不能让熊剑成为吕祖阁的住持,单就是有张禹这个师父,再不济也能在无当道观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熊剑跟着彭晓来到张禹面前,他见彭晓跪下拜师,迟疑了一下,便行跪下,恭敬地说道:“弟子熊剑拜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忠厚,可不是傻子。自己的师父海道人都死了,再拜师也没什么问题,哪怕是海道人活着,也是可以另外拜临度师的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没有马上让二人起来,而是说道:“你二人应该知道,当我出头之后,倘若你们重新回到吕祖阁,熊剑成为住持,怕是凭实力也难以服众,日子也不会好过。所以,我额外有一个建议,那就是如果成功过,你们要将吕祖阁归入正一教,成为我无当道观的子孙庙。不知二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没有问题。”彭晓的回答倒是快。

    熊剑的心头则是“咯噔”一下,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上当受骗的意思。一切都在张禹的算计之中,目的就是为了吞并吕祖阁。

    当然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自己别无选择。退一步说,就算张禹之前没找过他,他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。师父贩毒,是贩毒集团的首脑,这种事情,是不可能有假的,官方都已经证明了。自己的海道人的大弟子,不受牵连是不可能的,哪怕自己清白,不用杀头、坐牢,怕是回到吕祖阁后,也得不受待见。谁让师父给吕祖阁抹黑了呢。

    人家张禹唯一做的就是提前通知他,让他竞争这个住持。说白了,也是拉他一把,同样也是利用。能利用他,同样说明他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本来帮大伙顶了雷,当时认了吕祖阁住持,天晓得会有什么麻烦。事情结束,没人领情也就罢了,竟然还把自己给开革了。彭晓替自己求情,也被逐出门墙。

    这口气,谁又能咽得下。

    洪师叔是吕真人扶持的,背后少不得也有什么交易。既然洪师叔能这么做,自己一个丧家之犬,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可。

    拿定了主意,熊剑郑重地说道:“一切全凭师父做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里不是拜师的地方,等下去大殿拜师。饭菜应该也准备的差不多了,你们先回去坐着,等吃了饭之后,随我去大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。”“谢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到蒲团那里就坐,不大工夫,有四个小道士送来饭菜和矮桌。香喷喷的白米饭,还有四个精致的素菜。

    二人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,饭一上来,熊剑也顾不上别人,马上就动筷大吃起来。彭晓勉强还能保持点礼节,吃的慢一点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能够得到如此优待,也让二人心中感激。不管是不是利用,起码说明张禹很看重二人,凭他俩的身份,平常在张禹这种大人物的面前,屁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等二人吃完饭,有弟子过来禀报,大殿的晚课已经做完。张禹随后带着二人前往大殿行拜师礼。

    既然拜入门下,就要遵守十诫。一些完毕,张禹提出尸体就不要停在无当道观了,连夜将尸体安葬。

    安葬的地方,自然不是别处,正是佛爷岭唐嫣墓的旁边。熊剑也希望师父早点入土为安,当晚赶到佛爷岭,该说不说,张禹的效率很高,已经在唐嫣的旁边挖好了坟,直接就能下葬,然后填土掩埋。

    这是张禹答应海道人的事,且不说海道人犯下多少罪孽,但人死债消,他对唐嫣的那份真情,也足以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忙活完这些,车子开往镇西区,白眉山方向。张禹让二人在白眉山不远的酒店先休息一下,等九十点钟的时候再上山,他则是直接前往白眉山。

    来到山脚,天都蒙蒙亮了。坐在车上打了个盹,张禹等天亮上山。

    他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白眉宫的道士基本上都认识他,见他来到山门,一个个客气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禹前去道教协会所在的院里,这里平常没几个人办公,作为审批度碟的副会长,他在这里也有办公室。这里的办公道士们看到他到来,也挺纳闷,不知道今天吹的那阵子风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,张禹便去旁人的办公室闲聊,在这里办公的,每天几乎就是喝茶水,聊天打屁。看似有些地位,其实在道家内部,根本算不得什么,在张禹的面前更加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平易近人,聊的还挺不错。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张禹表示要去见见袁真人和贾真人。难得过来一趟,哪能不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朝楼下走,专门有两个道士送他下楼,起码得送出院子。

    才一下去,没等出院子呢,就见两个很是狼狈的道士从院门口进来。没错,就是熊剑和彭晓。

    二人匆匆忙忙,一见到张禹,立刻冲了过去,来到面前,“噗通”跪倒在地,一同委屈地说道:“请张真人给我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陪同张禹出来的两个道士都是一愣,暗自琢磨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禹也故意露出惊诧的表情,连忙动手搀扶,“二位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没马上起来,仍是委屈地叫道:“请张真人为我们做主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好说,赶紧起来说话。”张禹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这才慢慢地站起来,由彭晓哽咽地说道:“我师兄本来是吕祖阁新任住持,不想遭到本门师叔洪元珀的迫害,非但不承认我师兄这个住持,还将师兄与我逐出吕祖阁的门墙。我二人受了天大的委屈,只能到道教协会来申冤。还望张真人替我俩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还请张真人替我俩做主......”熊剑想到自己的委屈,也不禁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等事......具体是怎么情况,你二人详细说说......据我所知,吕祖阁的住持不是周道兄么......怎么会换了人呢?”张禹揣着明白装糊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