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0章 莫敢不从(第五更)
    眼下是晚上八点半钟,正是道观弟子们晚课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无当道观内,有的弟子在练习阵法,有的弟子正在进行晚课,显得是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张禹独自一个人坐在四御殿中,三清四御在道家拥有最崇高的地位。三清不必再说,四御乃是北极紫微大帝、南极长生大帝、勾陈上宫天皇大帝、承天效法后土皇地。

    四御殿内烛光明亮,张禹坐在神台下的蒲团之上,他头戴道冠,身穿八卦仙衣,手拿一大串念珠,不停地在手上转动,好似入定一般。

    念珠并非佛家才有,最早起源于道家,道教的念珠,又被称之为“流珠”。《太上三元流珠经》云:“受之用白真珠,圆正明朗,大如桐子者三百六十五枚,应星宿之度,日月所会之期。”

    又《太玄金锁流珠引》云:“昼夜斗转,周天无穷,如水流之不绝,星圆如珠,故曰流珠也。”

    张禹很少念经,但也不能说一点不念,今天正好没事,也学着念念经。

    这功夫,外面脚步声响起,张禹知道,自己等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没错,熊剑和彭晓跟着知客道士前来,一到四御殿外,就看到外面摆着一口棺材,让二人十分的诧异。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瞧瞧,也不知这棺材是给谁准备的,二人倒是抬着师父的尸体前来,总不会是给师父海道人准备的吧。

    正纳闷的功夫,就听里面响起张禹的声音,“先将尊师海道友的尸体入殓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熊剑和彭晓的心中一阵感动。要知道,在吕祖阁本门,尸体都没入殓,不说是二人个革了道籍,师父也被逐出师门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人家无当道观给准备了棺材入殓,光是这份恩情,也叫人难以报答。

    熊剑有些更呀,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彭晓也是感动地说道:“多谢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二人将海道人的尸体放入棺材之中,安放好了,这才朝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知客道士很是自觉,站在外面伺候着。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来到殿内,在距离张禹还有几步远的时候,躬身施礼,“弟子熊剑参见张真人。”“弟子彭晓参见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张禹坐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都摆有几个蒲团,熊剑没敢坐,说道:“在张真人面前,哪有我们做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们坐就坐,远道前来,吃没吃晚饭啊。”张禹和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是有些饿了......”熊剑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坐、快坐,不必拘泥。来人啊,给两位准备斋饭。”张禹爽朗地说道。

    外面的知客道士立刻答应,回头便去给二人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更为感激,到左侧的蒲团那里坐下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亲切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熊剑见张禹不说话,迟疑了一下,鼓足勇气说道:“张真人,实不相瞒......我们师兄弟二人......刚被洪师叔逐出师门......希望张真人给我们做主......”

    彭晓不知道熊剑为什么会来找张禹,而张禹仿佛对他们事情了如指掌。他心中纳闷,见师兄这么说,也赶紧说道:“洪师叔不分青红皂白,我看是故意报复,还请张真人给我们做主,替我们主持公道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这件事,早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在大城市经过这么久的洗礼,人情世故,他已经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熊剑上次成为住持,对旁人来说,只是权宜之计,没有办法,想着让熊剑背黑锅。现在事情解决,自然不可能让他继续做这个住持。

    不做这个住持,那留在吕祖阁中也碍眼啊。一提到熊剑,不管是谁继任住持的位置,都是看他不顺眼,毕竟当初的事儿已经成笑话了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熊剑给撵走。

    将海老道的尸体给送回去,吕祖阁更加不会待见,连熊剑带尸体一起开革,自然不在话下。唯一让张禹意外的是,竟然还多了一个彭晓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跟我说说。如果却有委屈,贫道作为道教协会副会长,自然会替二位住持公道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,事情是这样的......”彭晓的嘴,可要比熊剑伶俐,他当即将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地讲述一边。最后委屈地说道:“我师兄那天原本已经成为住持,没有想到,他的大度,主动让位,反倒是被洪师叔给开革。我帮着求情,竟然也被开革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照你们的说法,熊剑的住持身份,白天已经在道教协会备案了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已经备案了。”彭晓答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你们的洪师叔也未免太过份了。这样,贫道明天就提请召开道教大会,替你二人住持公道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真人。”“多谢张真人。”熊剑和彭晓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不要着急言谢,我替你二人出头做主,总要出师有名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张真人明示。”彭晓聪明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跑到这里跟我告状,算什么呀。我看这样吧,明天我要去道教协会办公,你们可以去道教协会告状,在那里述说,才是正途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明白。”这次是熊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你们有没有想过,如果说我帮你们讨回这个住持的位置,你们日后该怎么办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熊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因为他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

    彭晓还是比他聪明,马上意识到其中的关节。倘若说,只是恢复道籍,回到吕祖阁,那日后就倒霉了,小鞋得穿死。倘若熊剑回去当住持,那日子也不好过。他们那一支二十来人,道法低微,根本镇不住场面,洪元珀又有吕真人撑腰,他们毕竟是全真教的,以后的日子也不能好过。

    所以,最好是找一个靠山,这个靠山,自然就是张禹。毕竟张禹是无当**师,实力绝对不会在吕真人之下,那可是能够跟吕真人叫板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找张禹当靠山,名不正言不顺不说,一个全真教,一个正一教。再者说,没什么好处,人家张真人凭什么给你当靠山。

    彭晓知道,张禹这是应该跟他们谈条件,而他们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,我们知道,就凭我们这点修为,哪怕回到吕祖阁,也是不成的,还能仰仗张真人的照应,一切全凭张真人马首是瞻。张真人有何吩咐,尽管直言,我们莫敢不从!”彭晓真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乌龟公子,开心坏人,书友201709,全新指南者,淡淡的哭泣,书友2017091,缘缘,玖五六,马尔代夫的海,修真者,永不放弃,包克图,小题大做大大的打赏,还有这些天的300多张月票和1500多张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