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9章 公道
    洪元珀直接就把熊剑逐出门派,熊剑登时大骇,急切地说道:“师叔,我根本就不知道师父的事情......请您不要把我逐出吕祖阁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师弟彭晓跟他平日里关系很好,眼下也是心中着急,快步跑到熊剑的旁边,恭敬地说道:“住持师叔,我师父人已经仙游,我师兄一向循规蹈矩,吕祖阁内无人不知。请您高抬贵手,不要逐他出观。”

    熊剑为人忠厚,海道人的那些弟子们,跟他的关系都不错。其他的弟子们,见彭晓站了出来,也都赶紧抢了过去,纷纷替熊剑求情。

    “住持师叔,熊剑师兄不是那样的人,请您开恩啊。”“住持师叔,请您不要逐师兄出观。”“住持师叔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洪元珀以前在吕祖阁内,都是逢迎讨好,巴结别人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终于当上住持,本以为能够一下子能够大权独揽,尝试一下一言九鼎的滋味。可没想到,自己新官上任,刚刚发号施令,就有这么多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这把洪元珀气的够呛,要是这第一条号令发出来,还得被迫收回成命的话,面子上实在挂不住。

    当下,洪元珀怒声叫道:“本住持已然下令将熊剑逐出吕祖阁,那就是言出必践,绝无更改。彭晓,你是二徒弟,恐怕也有问题!今日,我就将你一并逐出吕祖阁!如果还有谁敢多言,下场就跟彭晓一样!”

    “师叔......您逐我出观也就是了......请您不要将彭晓也给开革啊......”熊剑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......您这么做,没有道理呀?”彭晓有些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住持,眼下吕祖阁又是多事之秋,我为大局着想,怎么没有道理!你们两个,马上交出度碟,收拾东西,给我滚!”洪元珀又是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海道人一脉的其他弟子,见到洪元珀又把彭晓给开革了,一个个再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洪元珀的弟子,眼瞧着师父成为新的住持,一个个是得意非凡,马上有弟子喊道:“你们两个是败类海道人的徒弟,让你们留在吕祖阁,肯定会给道观招来麻烦的。你们俩还是赶紧走吧!”“就是,住持说的话,你们还敢不从么,信不信我们动手将你们赶出吕祖阁!”“要是再敢顶撞住持,后果你们可担当不起!”......

    不仅是洪元珀的弟子,还有一些其他弟子,眼瞧着洪元珀当了住持,也得赶紧巴结,也都跟着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架势,彭晓也知道,自己和师兄必须得走了,如果再敢废话,恐怕要挨揍。

    彭晓从怀里掏出度碟,气鼓鼓地说道:“走就走!我也没什么可收拾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本想把度碟摔到地上,却也没敢,只能交给旁边的师弟。

    熊剑此刻已经落下眼泪,依依不舍的从怀中掏出度碟,也交给了旁边的师弟。

    他跟着走到师父海道人的尸体旁,尸体下面是担架,可以抬着。

    “师父......”熊剑哽咽地说了一声,一双手从下面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彭晓快步抢上,过来帮忙,恨恨地说道:“师兄,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熊剑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抬着担架离开,海道人其他的弟子们,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无比的心酸。可是他们实在太过忌惮洪元珀,有心相送都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熊剑和彭晓抬着海道人的尸体出了山门,一路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熊剑走在前面,默不出声,彭晓在后面,脸上尽是愤愤之色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看洪师叔就是公报私仇,上次比试的时候,让你打倒了,觉得面子上过不去,才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熊剑叹息地摇头,“别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咽不下这口气......你说现在,咱们俩去哪......上次赚来的一百万,都已经算上功德了,早知道这样,把这笔钱留着,咱们是不是还能过日子。”彭晓又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......”熊剑迟疑了一下,随即想到了一个人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跟他说过,哪怕是你不当这个住持,吕祖阁恐怕也容不下你了。

    当时熊剑还不怎么相信,结果现在发现,事实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张禹不仅说了这话,还说了一句,只要去光明山无当道观找他,就会自己住持公道。

    眼下熊剑那叫一个委屈,不但自己被开革了,连师弟也跟着沾包。这口气,实在让人难以咽下。

    说真的,自己想要找人帮着出头,除了张禹之外,恐怕也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有资格管这事的,恐怕也只有三个。白眉宫的袁真人,阳春观的吕真人,这两位显然不可能帮他。

    熊剑咬了咬牙,说道:“咱们去找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找谁?”彭晓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到了地方就知道了!”熊剑又是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下了山,二人犯起愁来。他俩也没有个车,想要找出租车,怕是也没有司机愿意拉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一辆货车路过,二人求着司机,更是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,司机才勉为其难的让他们上车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找个东西将尸体盖上,二人也不坐到前面,就坐在后货箱里。告诉司机,前往光明山。

    司机当即开车,彭晓一听说是去光明山,立刻想到那是什么地方。好奇地问道:“光明山不是无当道观的所在吗?咱们为什么去那里?”

    “此时此刻,恐怕只有无当道观的张真人能帮咱们主持公道了!”熊剑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......他、他能帮咱们么......”彭晓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应该能的!”熊剑咬牙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前往光明山,从这出发到光明山可不近,等到了山根底下,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二人饿的是前心贴后背,下车之后,向司机道谢,便抬着尸体上山。

    来到无当道观山门外,山门都关上了,熊剑上前叩打山门,很快有知客道人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见熊剑和彭晓抬着尸体,也穿着道袍,难免很是纳闷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不知二位道友到此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这位道友,我二人从吕祖阁前来,求见张真人。我的名字叫作熊剑,他是我的师弟,叫作彭晓,还请道友帮忙通禀一声。”熊剑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稍等。”知客道人马上拨打电话,说了几句,挂了电话之后,说道:“方丈师尊有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