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8章 道籍
    彭晓不说这话还好,这话一出口,洪元珀登时就火了,怒声叫道:“熊剑有什么资格当住持啊?吕祖阁这次遭逢大劫,都是因为你们的师父造成的。现在还好意思当住持,有没有脸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我师父就是被姓海的给害死的,现在熊剑还想当住持,是不是想把我们都给害死啊?”青梅子随即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熊剑有什么资格当住持?”“这次就是被熊剑的师父给害的,天晓得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。”“要是日后再贩毒,咱们吕祖阁的基业就彻底毁了!”......好家伙,这一次提出反对的,可不仅仅是住持一脉的弟子了,整个吕祖阁的道士们,纷纷提出反对。

    海道人这一支,人不是很多,也不是很强,见同门都这么喊,他们吓得都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的声音落定,熊剑硬着头皮站了出来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诸位,我师父的事情,是他不好,但死者已矣,我在这里向太师叔、诸位师叔、师兄、师弟们道歉了......还有住持的位置,我自认为没有实力担当,还是由有能者来充当住持吧......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不少人点了点头,又吆喝起来,“重新选出住持!”“重新选出住持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喊声,洪元珀和青梅子都是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等众人的声音停歇,洪元珀说道:“二位师叔,上次咱们是以道法决出住持一位。当时李凡师兄败下阵来,我赢下一局,青梅子师侄输给了熊剑,眼下熊剑主动放弃住持位置,理应有我来出任住持吧。”

    “洪师叔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。当时你可是也输给了熊剑,而且也飞了出去。谁都知道,以当时的局势,大伙都是权宜行事。眼下大局一定,你若想得到住持的位置,也不是不行,起码得赢了我!”青梅子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想要当住持,就得赢了青梅子师兄!”“对,必须赢了青梅子师兄,才有资格当住持!”......住持一脉的弟子们,马上又都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洪元珀想要投机取巧,那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其实洪元珀自己也知道,不跟青梅子一决胜负,这个住持的位子,根本拿不到。他之所以这么说,只不过是挤兑一下,确定了自己和青梅子单挑的计划。

    七星枣木剑先前虽说被武警没收了,可释放的时候,也都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凭着七星枣木剑,洪元珀自信能够赢了青梅子。

    洪元珀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诸位师侄们都这么说,那就这么定了。眼下吕祖阁动荡,咱们不如这就动手,决出住持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青梅子立刻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当即向前走了几步,亮出架势。在场的众弟子们,纷纷散开,以免误伤自己。

    洪元珀知道青梅子的实力,担心有失,故意说道:“稍等一下,我去解个手。咱们回来较量。”

    斗法之前方便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旁人也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洪元珀快步跑进卫生间,他倒也真是憋了泡尿。但是尿完之后,则是从怀里掏出来那枚少阳丹服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少阳丹下肚,丹田内暖洋洋的,疲惫尽扫不说,功力还提高不少。

    他抖擞精神,从卫生间出来,再次来到广场,直接站到青梅子的对面。

    二人客气了几句,洪元珀就从背后抽出七星枣木剑。青梅子也是抽出桃木剑,另一只手亮出火符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洪元珀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师叔接招!”青梅子也不客气,左手的火符登时朝洪元珀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洪元珀自知自己的火符白费,也不用火符应战,凭着增加的真气,快速朝旁边一闪,躲过火符。

    旋即,他手中七星枣木剑剑身一横,上面的北斗七星聚集日光朝青梅子的眼睛照住。这一幕,旁人根本看不到,青梅子眼前大亮,刺眼的厉害,忙用双手挡住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洪元珀怎么可能再给他机会。洪元珀掌中的七星枣木剑直接射出,“噗”地一声,刺中青梅子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青梅子一声惨叫,人就向后抛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,就跟洪元珀战胜李凡是同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“师兄。”......屠牙子等住持一脉弟子见青梅子被打倒,赶紧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青梅子口喷鲜血,躺在地上连趴都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洪元珀服用了少阳丹,功力要比以前强出不少。青梅子受的伤,自然要比李凡的重。

    现在获胜,洪元珀歉意的一笑,说道:“师侄,我出手重了一些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根本说不出话来,胸口窒闷无比,全靠师弟将他扶起来。光凭这个伤,起码得在床上躺几天。

    屠牙子等人恨恨地看了眼洪元珀,却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不少其他弟子,纷纷喊了起来,“洪师叔出任住持,众望所归。”“恭喜洪师伯出任吕祖阁住持。”“恭喜洪师叔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大家伙的喊声,洪元珀是更加得意,转头看向高老道和迪老道,说道:“二位师叔,你们看......”

    高老道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师侄如此修为,足以胜任吕祖阁住持一职。我看这样,眼下时间也不早,今晚师侄斋戒沐浴,明天早上行接掌住持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!”洪元珀马上说道:“诸位师兄、师弟、师侄,今晚早些休息,明天一早进行接掌住持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尊法旨!”“尊法旨!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纷纷答应。

    洪元珀满意地点了点头,这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可没走两步,熊剑就急忙喊道:“住持师叔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洪元珀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的尸体,还摆在这里,您看该怎么处置?是不是应该及时安葬。”熊剑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不能让自己的尸体就扔在这里吧。

    洪元珀一看到他,就皱了皱眉,不禁想到上次斗法之时,自己故意装输的场景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一个污点,日后少不得会有人拿这个说事。而且,今天早上的时候,熊剑还在道教协会备案了,就算明天自己接任之后,也得重新到道教协会更换档案。

    道教协会肯定也要问具体情况,自己就算说的再漂亮,当时装死的事儿,也得被同行们知道,成为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所以,越想到这个,洪元珀心中越气,再也不想见到熊剑。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,洪元珀沉声说道:“熊剑,你师父败坏门规,即便已经身死,也应革掉道籍,逐出吕祖阁。你身为他的大弟子,难免也要存在嫌疑,为保证我吕祖阁日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端,本住持今天就革了你的道籍,同样将你逐出吕祖阁!”

    “师叔......我是清白的......警方也证明,我一概不知啊......”熊剑立刻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过,你是嫌疑重大,为了我吕祖阁的名声,也不能让你继续留下。你和姓海的都已经被逐出吕祖阁,带着他的尸体走吧!”洪元珀朗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