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7章 归属
    “请坐!”

    张禹连看都没看来人,只是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未几,伴随着脚步声,一个人走了过来,正是上校。上校穿着黑色的衬衫,黑色的西裤,已然换了行头。

    他在张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张禹扭头看了过去,脸上带着微笑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必这么客气,毕竟你说的没错,姓海的道人是玉天王,我们理所应当将吕祖阁的情况调查清楚,以免有漏网之鱼。至于说,你从中有什么图谋,那就不该我们的事儿了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调查的结果如何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吕祖阁无人涉案。但既然抓来了,肯定不能是一天两天就送他们回去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。对了,如果吕祖阁无人涉案,你们方面可否将海道人的尸体还给吕祖阁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死了,验明正身之后,我们要他的尸体也没用。届时自然会还给吕祖阁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“像吕祖阁的这种地方,有了前科,就一定要好好监管。我有一个小小的提议,能不能将新住持的身份,拿到道教协会登记一下,日后严加进行监督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上校轻笑一声,“你又有什么花花肠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张禹咧嘴一笑,“我这只是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上校站了起来,“这次完事,我也就要离开镇海了,你的救命之恩,咱们就算两清。”

    张禹也站了起来,目视上校,笑着说道:“错了!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如果日后有用上我张禹的地方,尽管来光明山无当道观找我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,蛮有趣的。希望咱们后会无期。”上校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正如上校所说,调查吕祖阁是必然的,也算是例行公事。毕竟住持周真人失踪,海道人就是彻彻底底的玉天王。

    甚至,警方已经开出通缉令,寻找周真人。

    但是,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找到周真人,因为周真人已经死了。前面说过,张禹去了海道人所说的那栋别墅,不仅找到了请柬,救出了唐婉颜的父母,还从一个密室中找到了周真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周真人是被活活饿死的,当时被绑的严实。之所以用圆光术看不到他,乃是因为密室内全都是镜子。海道人不仅仅用了破镜术,还借助这些镜子摆了一个困阵。困阵和破镜术相结合,令这个房间根本无法窥视。

    正如周真人所说,这是雕虫小技,没看到的时候,觉得挺神秘,看到之后,知道了窍门,那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张禹当时算是超度了周真人的尸体,然后予以火化,警方怎么可能再找得到。

    上校的手下,一直审问了三天,在疲劳轰炸之下,吕祖阁的道士们被折腾的都有些精力衰竭。

    见没有问题,那也得经过道教协会和宗教管理局,予以确定承保。当场要求吕祖阁的住持,也就是熊剑,在一张承保书上签字,如果吕祖阁再发生类似的情况,便会被取缔。

    这份承保书,其实也是给熊剑在道教协会上挂名备案了。

    一切处理完毕,武警们又用车将吕祖阁的人重新送回道观。不但是把人都给送回去了,另外还有海道人的尸体,一并给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天,海道人的尸体虽然一直放在冷柜了,可已经满是尸斑。拿出来之后,放一段时间,那就有味了。

    尸体被摆在吕祖阁大殿外的广场上,办理了一个小小的交接仪式,武警们就下山离开。广场上,只剩下吕祖阁的道士们。

    武警在的时候,大家伙谁也不说话,等人都走了,洪元珀就指着海道人的尸体骂道:“这姓海的,可真是害人不浅!吕祖阁这么多年基业,差点就被他给毁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他死就死了,还连累了咱们。差点把咱们都给害死!”又有道士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尸体交给咱们干什么,他的骨灰,根本没有资格留在吕祖阁!我看一把火给烧了算了。”又有一个道士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反正他也没有家属,烧了算了。”“我看也是,害人不浅,难道还要找块地方把他给葬了呀。”“根本没这个必要!烧了就行。”......

    一听众道士如此说话,群情激动,熊剑心头大惊,不管怎么说,海道人也是他的师父,对他相当不错,就跟父亲一样。

    熊剑连忙说道:“师父不管怎么说,也是咱们吕祖阁的高功,现在仙游,于情于理,也不能让他尸骨无存。我看要不然的话,送去火葬场火化之后,找个公墓,给他葬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仙游,他还有资格仙游呢!吕祖阁的脸面,都让他给丢进了!”这次说话的青梅子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刚落,洪元珀又道:“你以为你师父好到哪里去呀,八成就跟姓海的是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”青梅子立刻反唇说道:“我师父一向正派,能干出这种事儿么。当初大伙也看到了,我师父是被人害死的。十有**已经尸骨无存,凶手就是姓海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师父怎么可能是这种人,肯定是被姓海的给害死的。”“没错,就是被姓海的给害死的。”......住持一脉的弟子们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终究人多,这一吆喝,马上就将周真人给洗白了。

    洪元珀一看说不过人家,随即扭转话头,说道:“我不跟你们争论这个,但是有一件事,咱们现在必然得说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“什么事?”......住持一脉的弟子们又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洪元珀这次搞不好又是正对师父周真人。

    然而,洪元珀却是将目光落到高老道和迪老道的身上,“两位师叔,咱们吕祖阁不能一日没有住持,我看现在,是不是应该赶紧将住持的人选落实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“应该把住持的人选落实一下了。”“我看应该由青梅子师兄来当这个住持。”......住持一脉的弟子们一听说这事,精神头更足。

    这里面不乏先前被带走审问的,可住持的事儿,事关重大,让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话的口气,显然是没把熊剑这个“住持”当回事。

    熊剑的师弟彭晓登时急了,扯起嗓子喊道:“住持不是已经定了么,是我师兄熊剑,现在还选什么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