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5章 烫手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这、这......”“怎么连这招都没躲过。”“故意的吧。”“未免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眼瞧着青梅子被熊剑并不厉害的一招给打趴下,而青梅子中招时的惨叫声,更是无比的夸张,仿佛是受了很重的伤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大家伙先是一愣,随即都反应过来,青梅子是不想当这个住持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这么多武警找来,海道人贩毒的事情,只怕是铁证如山。另外还有失踪的周真人,也不知是死是活,搞不好真的有关系,已经携款潜逃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的话,吕祖阁不仅仅是要吃瓜落的,还要承担很大的责任。特别是这个新住持,危险更大。

    青梅子作为周真人的首徒,且不说是否当这个住持,哪怕是不当,也得是主要调查对象。当了住持,更得倒霉,所以他哪敢去赢熊剑,赶紧输了吧。

    住持一脉的弟子当然知道眼下情况眼中,眼瞧着师兄躺下,也不管是真伤假伤,赶紧过来两个人搀扶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没事吧。”“师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青梅子被扶起来之后,一脸的痛苦,“熊师弟果然厉害,我看就由他和洪师叔来决出住持吧。我是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就看熊师兄和洪师叔的了。”青梅子的师弟屠牙子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就把青梅子给架了回去。

    高道人见他俩的较量结束,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洪师侄,你现在赶紧和熊剑比试,决出住持!”

    洪元珀此刻站在吕祖阁座位这边,一听高老道这么说,他不禁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刚刚都打算把住持的位置让给洪元珀,这个烫手的山芋绝对不能接。现在可好,又得继续比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走到熊剑面前,微笑着说道:“熊师侄,还望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熊剑连忙恭敬地说道:“弟子哪敢,还望师叔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现在咱们就要客气了,你是晚辈,我让你先出手。”洪元珀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熊剑点了点头,将地上的桃木剑收回,摆了个架势,跟着便大喝一声,催动桃木剑朝洪元珀射去。

    “师叔,得罪了!”

    声到剑到,桃木剑直奔洪元珀的胸口。

    以洪元珀的实力,要是想打败熊剑,连七星枣木剑都不需要使用。熊剑的桃木剑,又如何能伤得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一声痛苦的惨叫响起,洪元珀胸口中剑,身子向后抛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看到师叔飞出去,熊剑直接傻了眼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剑有多大的份量,熊剑哪能不清楚,洪元珀飞出去的架势,也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当然,熊剑也不傻,知道现在当住持不是好事,人家武警都来了,就是要找说的算的。特别是贩毒集团的头子,还是自己的师父,这简直是要人命。

    只是他为人忠厚,没有其他人那么多花花肠子。现在师叔躺下了,他也无比的紧张,等下被武警带走,会不会倒霉。

    “这洪师叔,未免太夸张了吧。”“这演技,太高明了。”“可以拿奥斯卡了。”......周围的道士们,一个个小声嘀咕起来,全都能看出来,洪元珀这是在装死。

    洪元珀已经拿定主意,眼下不能出头当这个住持。省的不明不白的惹上牢狱之灾。再者说,出了这么大的案子,吕祖阁被直接查封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适才过去的时候,也是藏了心眼。青梅子先装死,他是怕熊剑学会了,所以让熊剑先出招。到时候,不管熊剑出什么招,他都会中招躺下。

    洪元珀的徒弟,也明白师父的意思,有两个小道士跑了过来,一边搀扶,一边关切地问道:“师父,您没事吧。”“师父,不要紧吧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洪元珀屁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徒弟的搀扶下,洪元珀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,演技要比先前的青梅子还要浮夸。

    “师侄果然厉害,佩服佩服……吕祖阁住持一职,非师侄莫属……我是心服口服……”洪元珀说到这里,郑重地说道:“参见住持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现场吕祖阁的道士们纷纷喊道:“参见住持!”“参见住持!”……

    这喊声,让熊剑是直头痛,这不是要人命么。

    等众人的喊声落定,高老道说道:“熊剑,按照事先说好的,你获胜之后,便是吕祖阁的住持!眼下众望所归,就由你才接掌吕祖阁住持之位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熊剑不想当这个住持,可眼下的局势,好像也由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武警指向高老道,说道:“你们的住持现在选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选出来了,就是他!”高老道连忙指向熊剑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说道:“就是他。”“他现在就是住持。”……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武警指了指熊剑。

    熊剑赶紧走过去,小心地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里你是住持,那我先问你,你可认识姓海的道士?”武警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师父……”熊剑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师父,那他贩毒的事儿,你可知情?”武警马上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真的不知道……”熊剑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知道?”武警迟疑了一下,跟着一挥手,“先把他给带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当即上来两个武警,其中一个亮出手铐,直接就把熊剑给铐上了。

    看到熊剑这般待遇,吕祖阁的人都是暗自心惊,特别是青梅子和洪元珀都暗自庆幸,幸亏没当这个住持,要不然的话,现在被铐上的就是自己。虽说根本不知道贩毒的事情,可这么大的案子,真的清白,也有可能受到牵连蒙冤。

    熊剑更是吓得要命,他终于知道大劫的意思。可张禹让他争取当上住持,又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让自己背着个黑锅,不至于吧。毕竟,自己和张禹无冤无仇的,以前更是不认识。

    武警也不算完,让人把熊剑先给带走,接下来说道:“不是吕祖阁的人,现在可以离开了!”

    其他道观的人听了这话,如蒙大赦,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想走,可他刚从桌子旁绕出来,武警就指着他喊道:“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什么事?”吕真人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什么副会长么,等下也得跟我们协助调查!”武警趾高气昂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