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6章 提醒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吕真人颇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。区别只是,他这个秀才很有战斗力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吕真人说道:“行行行,我脚正不怕鞋歪,就跟你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道人等阳春观的人见吕真人要跟武警走,连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“师父。”“住持师伯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就是协助调查么。你们都回去忙你们的,不必受到影响。”吕真人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众人只能点头,说了些“小心”之类的话,才随着人流离开。

    吕祖阁的人,都留在原地,有武警上前寻问他们在道观中的职司,像高老道、迪老道、洪元珀、青梅子这些在吕祖阁中辈分高,有些地位的,都没被放过,全要跟着武警前去协助调查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办法,总不能造反吧。不过他们的待遇要比先前的熊剑好一些,熊剑被戴上手铐,他们不用。

    吕祖阁的人,被点出来二十多号,加上吕真人在内,一并跟着武警离开。

    被带走的人,下山之后,被推上武警的大车,难免是忧心忡忡。吕祖阁遭逢如此大变,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如何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众人被押送到镇南区的一个军事封闭的地方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栋迷彩小楼,被带进去之后,每人一个房间,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房间的窗户上都挂着黑色的窗帘,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。熊剑跟其他人一样,也被关进了一个房间,可他的房间内,一个人也没有,就是挡着黑色的窗帘,亮着昏暗的灯光。

    “进去等着,不要乱动!”武警说了一句,直接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倒是有椅子,熊剑比较老实,因为武警说了一句,不要乱动,他就站在门内的位置,一动也不动。别说去拉开窗外,往外瞧瞧,就是连椅子都不敢坐。

    这一等,都不知道是几点,路上的时候,手机都被人家给没收了。

    终于,外面有脚步声响起,房门打开。开门的是两个身穿便衣的汉子。这两个汉子,看起来身份结实,太阳穴凸出,绝对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走。”一个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熊剑也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,但人家能进到这里,绝对不会是外面杂七杂八的人。

    再者说,手上还戴着铐子,反抗都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他跟着二人一直下楼,在外面上了一辆面包车。进到面包车里,熊剑很是纳闷,小心地问道:“你们这是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汉子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面包车上,加熊剑一共五个人,车子开动,朝外面驶去。出去的路上,都是警戒,熊剑心中更是打鼓,自己是海道人的大弟子,肯定是重点审问的对象。

    就算是清清白白,遇到这种大案子,人的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离开军事封锁区,车子开出老远,进了市区,在万豪酒店外停下。

    从军事区出来的时候,天就傍晚,现在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汉子打开熊剑的手铐,说道:“跟我们下车。”

    熊剑老实地跟着,下车进到酒店,一直来到十二楼的客房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套间,汉子把熊剑带进去之后,丢下一句话,“有人要见你,在这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汉子就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熊剑更加的莫名其妙,谁要见我呀,还跑到这个地方?

    正纳闷着,前面的卧室的门响起“咔”地一声,门跟着打开,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年轻人,熊剑又是一惊,忙诧异地说道:“张、张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没错,走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面带微笑,指了指会客厅那里的大沙发,说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人就从容自若地走到沙发那里坐下。

    熊剑跟了过去,却没敢坐,等张禹坐下,他小心地说道:“张真人,您怎么会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等你呀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等我……他们……他们可是……”熊剑更为惊诧,实在想不到,张禹竟然还能跟这些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要提这个,咱们还是说正事吧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……”熊剑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就跟你说了,吕祖阁要遭逢大劫,当时我没有跟你说,原因是什么,想来现在你已经清楚。你师父海道人就是玉天王贩毒组织的首脑人物。加上你师伯的失踪,你们吕祖阁风险很大,很有可能是一个贩毒窝点。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吕祖阁肯定不能干这种事……我师父……他也不像是那种人……怎么会这样呢……”熊剑很是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有些时候是说不清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……但我始终无法相信……”熊剑低着头说道:“张真人,不知道……您让我当吕祖阁的住持……又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忠人之事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受谁之托……难道是我师父?”熊剑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要管了,有机会的话,我会告诉你的,但是现在不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张禹接着问道:“如果说,吕祖阁能够平安无事,那你愿意做这个主持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熊剑摇头,“我不想做,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只怕你不做也不行了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熊剑不解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做,吕祖阁恐怕再没有你的容身之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熊剑不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张禹自信地一笑,说道:“万事都有可能,好自为之。我看这样,现在我不多说,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,记得来光明山无当道观找我。我会替你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……”熊剑点了点头,心中还是糊涂,什么住持公道,根本想不明白,公道从哪里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你回去吧,记住我说的话。”张禹摆了摆手,示意熊剑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“是,张真人。”熊剑再次点头,“那弟子告辞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他是和张禹平辈,但张禹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能够跟袁真人、吕真人平起平坐,地位自然就提高了。

    熊剑走出房间,两个汉子在外面等着,当即带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望着他关门离开,然后拿起桌上的矿泉水,喝了一口。当了不到五分钟,房门被人用房卡从外面打开。一个男人严肃的声音跟着响起,“张先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