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3章 七星枣木剑
    洪元珀说完,李凡马上跟着说道:“没错,就算这一局不碰上,下一局不是一样也要碰上么。我看不如干脆抓阄,顺便也分出来,哪两个先上,哪两个后上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个靠山,在吕祖阁内的地位也不是特别高,哪怕是现在,也没有住持一脉强势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抓阄相对公平一些。

    “也行,那就抓阄。”青梅子点头赞成。

    熊剑是跟谁比都一样,反正谁也打不过,便点头说道:“抓阄也成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都答应了,洪元珀也不便反对,也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吕真人见状,说道:“好,那就按照你们的意思,抓阄决定次序。”

    做这种事,自然简单的很,都不用写纸条什么的。

    道观里都有签笼,用来进行抽签的。拿出来四个竹签,分别写着一二三四,将竹签放到签笼里,吕真人宣布了一下规则,那就是一号和二号进行第一轮较量,三号和四号第二轮上。

    随后,便按照辈分上来抽签。这里面,李凡算是辈分最高的,由他先来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抽出来一个“二”号签,接着是洪元珀来抽。

    洪元珀抽出来一瞧,是个“一”号。好家伙,二人直接对上了。

    为了以示公平公正,青梅子和熊剑也上来抽了一下,果然是三号和四号。

    顺序都抽定了,也就不能再多说什么了。洪元珀和李凡走到广场中间。二人先客气了一下,随后拉开架势。

    李凡夹出四张火符,洪元珀也跟着亮出火符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火符登时点燃,化作火球朝对方射去。八个火球相撞,掀起绚丽的火花。

    然而,李凡的修为明显要比洪元珀高上一些,其实符纸的等级,都要比洪元珀的高上一级。

    洪元珀的火符直接被打散,而李凡的火符虽然被冲散了大半,但仍旧朝洪元珀飞去。

    洪元珀吓了一跳,身子向前一趴,狼狈的躲开火符。

    其实,光凭着一上手,已然可以分出胜负了,洪元珀不是李凡的对手。

    李凡马上又掏出四张火符,而在地上趴着的洪元珀知道不好,自己现在必须得亮出七星枣木剑了,要不然的话,这一局就输了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爬起来,忙从背后抄出七星枣木剑,既然是斗法,桃木剑自然是允许佩戴的。只是旁人没有注意到,洪元珀背的不是普通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剑一拿到手里,洪元珀就默念真言,跟着用剑身的七星对准李凡。

    李凡的四张火符已经点燃,刚要抛出去,突然眼前白光一晃,刺的眼睛连忙闭上。趁这功夫,洪元珀爬了起来,掌中的七星枣木剑脱身射出,直取李凡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李凡痛呼一声,仰天摔倒在地,四个火符也都丢到一边,嘴里更是喷出鲜血,“噗......”

    洪元珀抬手收回七星枣木剑,微微一笑,说道:“多谢师兄承让。”

    李凡门下也有几个徒弟,急忙跑过来将师父扶起来。李凡根本无力站在,胸口窒闷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被弟子扶了下去,洪元珀也大摇大摆的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在场有不少明眼人,都能看出来,李凡比洪元珀的修为高。只是看不懂,李凡明明有机会先下手用火符攻击洪元珀,为什么反倒是火符没等出手,就被“桃木剑”给打中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谁也不会去追究,洪元珀用的“桃木剑”上面,到底有何文章。

    第一轮就此结束,跟着便是第二轮青梅子和熊剑比试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广场中间,难免也要客气一下。

    青梅子打着揖手说道:“无量天尊,等下还望师弟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师兄......”熊剑也开口客气,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,根本不是青梅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他的话还没说完,前面突然炸锅了。

    就听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涌来,更是有人大声喊道:“武警来了......武警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在场的道士们全是一愣,武警没事跑这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便看到几个小道士先跑过来,在他们的身后,则是跟着大队武警,看人数能有二三百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阵势,众道士们心里打突,一个个小声嘀咕,“怎么回事?”“怎么来这么多武警?”“这算是非法聚众么。”“不算吧。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正嘀咕呢,就听武警大声喊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这么多人聚在这里?你们这里,谁是带头的!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武警的喊声,来到武警们纷纷散开,他们的手里,不少都端着枪,看起来像是执行什么重大任务。

    看到枪口对准自己,道士们心里都发慌,谁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有四十多个装备精良的武警和特种兵簇拥着一人朝广场中间走去。外围的道士们,纷纷让开,谁也去触霉头。本来想要交手的青梅子和熊剑,也是快步闪开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熊剑还是知道一点的。原本在他看来,吕祖阁能有什么灾劫,一点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眼下可好,竟然杀来这么多武警,到底是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被簇拥之人,挂着军衔,不是旁人,正是上校。上校面容严肃,一言不发,身上透着威仪。

    来到广场中间,马上就能确定,大概这里谁说的算。阳春观的人坐在大殿门口的位置,也算是最靠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谁说的算?”一名武警直接朝阳春观的位置指去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站了起来,打起揖手,说道:“无量天尊,贫道镇海市道教协会副会长,阳春观住持是也。诸位到此,不知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报号,上校只是向前一挥手,又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旁边立刻有四个武警冲到吕真人的桌前,其中喊道:“这么说来,这里就是你说的算来!那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“跟你们走,上哪呀?我又没犯法!”吕真人沉声叫道。

    他终究是阳春观的住持,什么大场面没见过,哪能让这些武警给吓住。

    “还敢说没犯法!”那武警厉声叫道:“我们刚刚破获玉天王贩毒团伙,并且击毙玉天王,还就是吕祖阁姓海的道士!海道士贩毒数量巨大,据我们了解,吕祖阁住持也不见踪影,极有可能是贩毒集团的首脑之一。你们现在这么多人在此集会,是不是有什么图谋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吕真人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。这算什么呀?你们吕祖阁的胆子未免太大了,竟然还敢贩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