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0章 重任
    “啊?”中年人听了彭晓的话,吓了一跳,说道:“不会这么严重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,走走走,你跟我来,上二楼卧室。”彭晓说着,就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适才他们在别墅内转了一圈,根本没有看出一点毛病。熊剑也很是纳闷,因为中年人的气色可以,不像是正在倒霉,或者是将要倒霉。

    可彭晓的说法,让熊剑都有点犯嘀咕,难道师弟的眼界这么高,还能看出旁人所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重新来到楼上,进到主卧室。彭晓走到窗前,窗外的景色不错,这别墅区属于半山别墅,中年人所居住的位置,算是比较正中。

    正对着卧室窗,就有一套别墅,彭晓指着这套别墅说道:“看到没有,你这套别墅,地势要比那套高。特别是主卧室,一眼就能看到人家的房山头,这可是大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那这怎么办,要不然,我换个房间当卧室......”中年人显然也听说,卧室对房山头不好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熊剑暗自皱眉,师弟这明摆着是糊弄人呀。

    卧室对房山头是不好,可是这间房并非正对人家的房山头,顶多是能看到罢了。所以,这根本就不算。

    “搬已经没有用了。我看你们家,也没一个风水局用来镇宅、生财,我看要不然这样,我们给你摆一个风水局,保管能够让你出入平安,大吉大利。”彭晓还真是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觉得有道理,于是点头说道:“那就麻烦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好说,我看这样,就给你摆一个玉盖玲珑局,这可是这么高深的风水局,一般人根本不会。”彭晓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被彭晓唬的直迷糊,点头说道:“成、成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我去楼下布局,师兄你在楼上布局。”彭晓说道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他成总指挥了。

    熊剑点了点头,虽说中年人也没什么问题,可若是摆上一个玉盖玲珑局,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毕竟修道也要结信善,否则的话,没有功德。

    当下,师兄弟二人分头行动,彭晓负责楼下,熊剑负责楼上。

    楼上的布局,当然得是以卧室和书房为主。彭晓和中年人下楼,就把熊剑一个人留在上面。他在卧室中观察了一番,就开始摆设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没关,才略微挪动,熊剑就感觉到门口好像有人。

    他连忙转头看去,只进一个青年人站在门口,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熊剑不由得一愣,先前在别墅内已经转了一圈,除了中年人之外,还有一个保姆,再有没有他人,这个人是怎么冒出来的。仔细一打量,还觉得有些面熟,自己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贫道无当道观张禹。”没错,门口站着的青年人便是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面带微笑,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......您怎么来了......”熊剑说话有点结巴。

    他已经反应过来,一点没错,怪不得看起来眼熟,不正是那位年纪轻轻,就叱咤镇海市道门张真人么。

    几次的道教会议,包括华山论道,熊剑都去过。

    他很是好奇,不知道张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。如果说是雇主请来的,那还请他来干毛线,张真人的实力,明显远胜于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来,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人已经从熊剑的身边走过,来到靠窗的藤椅处坐下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对面的藤椅,示意熊剑也坐下。

    熊剑不明就里,张禹的年纪虽然没有太大,可因为是无当道观的方丈,镇海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基本上算是和阳春观吕真人平起平坐的,地位甚至比吕祖阁的住持还高,熊剑怎么敢跟张禹面对面的坐。

    毕竟道家的礼节还是很重的,不亚于官场。

    熊剑站到一边,没有就坐,又是恭敬地说道:“张真人有什么事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吕祖阁即将要遭到灭顶之灾,大家同属道门,贫道不忍见吕祖阁覆灭,所以特来通知。”张禹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......这不可能吧......”熊剑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能,明日便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这......”熊剑支支吾吾,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吕祖阁要是有这么大的麻烦,张禹告诉他干什么,轮也轮不到他的头上,该找也得找师叔祖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......您为什么告诉我......这事......我的本事......好像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为什么找你,日后再说。此事你回去之后,切记莫要告诉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熊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明天便是你们吕祖阁斗法决定住持的日子,我希望你能够挺身而出,得到住持的位置。”张禹又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这个本事......”熊剑老实地说道:“不瞒张真人,我师父至今未归,也不知道哪去了。明天斗法决定住持不假,可住持一脉的弟子都十分厉害,我根本不是对手。另外,阳春观吕真人还扶持我洪师叔,想要立洪师叔为住持......我师父在还好,没有我师父......我们这边根本是没有机会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当吕祖阁的住持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熊剑马上摇头,“我从来没想过......就凭我那点本事......当什么住持......老老实实的修炼才是真格的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打量了熊剑几眼,接着问道:“吕祖阁将要遭逢大劫,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来能化解。如果没有人愿意挺身而出,那你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熊剑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张禹站了起来,拍了怕熊剑的肩膀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身份,自然足够,特别是他看起来平易近人,令熊剑还觉得很亲切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说的话,不要告诉任何人,明天一定要拿出勇气,去争夺这个住持的位置。”张禹郑重地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熊剑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知道张禹这到底是什么事,可他隐隐觉得,张禹应该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,像他这种小喽喽,根本不值得张禹这样的人物去算计他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再多言,径直走出了房间。熊剑望着张禹的背影,仍然在纳闷,明天吕祖阁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大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