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9章 熊剑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让我当道士吧,我没出家的想法......”祝少雷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就是个小孩,这一皱眉,看起来还蛮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跟着正色地说道:“我只是让你皈依道家,并没说一定让你当道士。像你这种情况,属于比较特殊的,所以必须皈依我道家,以免惹下什么是非。你自己都干过什么事儿,你自己也清楚,特种部队都把你盯上了,人家千叮万嘱,自己没点数么!”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这样......那我......就皈依吧......”祝少雷见张禹说的认真,大有一种不答应就不让他走的意思,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虽说他轻功高强,现在重获自由,直接逃跑的话,张禹也未必能追得上。可张禹手里有玉虚绳,这东西何等厉害,祝少雷情知跑不过这个绳子,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答应了,那等下就跟我去无当道观,行皈依之礼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祝少雷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回家,主要就是为了拿解药给祝少雷喝,以确定这小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一切解决,张禹带着他下楼,家里只留方丫头和叶凤凰,有叶凤凰在方彤肯定不会有事。方彤自然不舍得让张禹走,张禹哄了一会,最后在方彤的耳边补充了一句,“你好几天都没洗澡了吧,赶紧去洗澡,等会回来,咱俩玩生小孩的。”

    方彤一听这话,立刻红霞满面,低着头,抓住衣角,低声说道:“我才不跟你玩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朝楼上跑去,估计肯定是去洗澡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离开,坐车前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在祖师爷殿上,张禹让祝少雷行了皈依之礼,拜入无当道观门下。管他是不是心甘情愿,只要宣誓之后,戒天尺对他就管用。

    之后,张禹才准他离开,格外还给了这小子一笔路费,省的万一没钱,这小子干起老本行。以他的偷盗技术,估计穷游全国一圈下来,都能成亿万富翁。

    把祝少雷打发走,张禹又超度了木头人。木头只是阴灵附在上面,连离开都无法离开,没有双臂,可是十分遭罪的。

    张禹将他超脱,只剩下一块木头躺到地上。

    办完正事,张禹又去见了孙昭奕,将古墓发生的事儿,跟孙昭奕说了一下。关于打造坠月弓的事儿,现在没有柘木,等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就亮了,杨颖、萧洁洁、骆晨都起床了,张禹带她们回家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三女是问长问短,张禹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。等回到家里,明知道方彤平安无事,她们也是好一番安慰。家里那是空前的团结,今天也不用去上班,干脆就在家里的游泳池庆祝一番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杨颖专门和萧洁洁一起睡,给张禹和方彤腾了房间。小丫头有惊无险,也得好好安慰。

    当然,如何安慰,就不必细说了。

    熊剑,海道人坐下大弟子。

    此人一脸的忠厚,看起来就是一个耿直之人。通常来说,大弟子一般都会受到师父的器重,就好像张禹门下的四大弟子,待遇明显是要比其他弟子高的。

    海道人贩毒,如果说需要使用心腹的话,肯定得从弟子里面选人。可他没有让熊剑参与,并不是说信不过,而是在于不愿将这个弟子拉下水。

    眼下海道人一脉的弟子,都在值房里坐着。一共能有二十多人,他们都看着熊剑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叫彭晓的弟子说道:“师兄,师父说出趟门,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,你有没有他老人家的消息。明天可就是斗法定住持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要是再不回来,能来得及么。”又是一名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就给师父打电话,结果打不通了。今天早上也打了,同样打不通,也不知道师父到底哪去了。”熊剑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师父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彭晓又说道:“这次住持之争,已经是明显了。师父的实力最强,住持一脉的大弟子青梅师兄次之,但是洪师叔有阳春观的吕真人做靠山,一切也都难说。可如果师父不能回来,搞不好会让洪师叔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经你这么一说,我现在都有点怀疑,师父会不会遭到阳春观的暗算。”马上有一名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胡说!”熊剑赶紧阻止,接着说道:“一切都没确定,这种话千万不要乱说,也许等一会,师父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的功夫,熊剑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熊剑掏出手机一瞧,是知客那边的固定电话,他不知道什么事,好奇地接听,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熊师兄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干什么的,找我什么事?”熊剑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自称是炒股的,最近很是不顺,想找你帮忙看一下风水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看风水,我今天哪有时间,让他等等吧,要是着急的话,就去找别人。”熊剑正为师父没回来的事情着急,哪有闲心去给人看风水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师兄没什么时间,但是来人说了,不会耽误很久,而且愿意结一百万的善信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......”熊剑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人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在道观门口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看看。”熊剑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让一众师弟们等着,自己一个人到道观门口查看。

    吕祖阁出了事,上次张禹来的时候,已经谢绝会客。可这么大的道观,总不能天天关门,很快也就打开门,继续接客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熊剑就见知客道士和一个中年人站在一起说话。知客道士看到他来,连忙打招呼,中年人更是连连客气。

    熊剑和中年人聊了几句,中年人表示,最近特别不顺,不仅股票赔钱,而且家里还出了状况,也不知是不是风水问题。听说熊道长精通此道,所以专门来请。如果能够解决,愿意结一百万的善信。

    见对方这般说,熊剑马上给师弟彭晓打电话,让彭晓带着法器出来,一同去这中年人家里看看。

    随同中年人离开吕祖阁,坐车来到镇南区的一栋别墅。中年人请二人进去,熊剑也是有些本事,看了半天,没有看出毛病。

    熊剑为人耿直,当即就实话实说,“你这里风水,我看没......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“没什么问题”,可能就是正常的有兴有衰,对方想多了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口,彭晓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里的毛病也太大了,要是没有我们帮忙化解,你不仅仅是破财,怕是不日内还会有血光之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