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6章 坠月弓
    张禹见过叶不离那弓箭法器的厉害,当时一箭就把海道人给打伤吐血,估计若非这一箭,恐怕海道人也不至于就这么挂掉。而且弓箭还把木头人给震出去,若非小孩在后面偷袭,叶不离真有可能一个人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这弓没有箭,全靠发射符纸,然后打出一道紫光。紫光的速度,远要比射出符纸的速度快,威力也不小,张禹想给学会了,日后批量生产。

    叶不离哪知道张禹的心思,他颇为得意地说道:“这弓叫作坠月弓,乃是我茅山派的厉害法器之一。射出来的符纸,叫作紫霄箭,威力极大......当然,也是我修为不够,要不然的话,中者就算不死,也爬不起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紫霄箭......你那个箭符能给我看看么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我们无当道观是小庙,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端的法器,着实好奇的很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也是间接的捧了一下茅山派。

    叶不离又是得意地笑道:“坠月弓这种法器,不说是我们茅山派的独门法器吧,但天下道门之中,能以弓箭作为法器的,屈指可数......你既然想看,那我就借你看看......也让你见识见识,我们茅山派的神威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叶不离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符纸,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一瞧,这是一张鹅黄色的符纸,从这里也能看出叶不离大概的实力。符纸上画着符文,不过这符文有些特殊,并不是用朱砂画的。符文为紫色,用朱砂画的话,肯定得是红色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叶兄,这符文怎么是紫色的?从来没见过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用紫色的砂画出来的。”叶不离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紫砂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紫砂,还紫砂壶呢,这两样东西可不一样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不一样?”张禹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紫砂,那是砂泥,是用来做壶的,跟朱砂是两门子。我们茅山派用的这种紫色的砂,只从朱砂中提炼出来的。”叶不离得意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提炼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,这可是我们茅山派的机密。”叶不离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想也是,叶不离充其量只是茅山派的精英弟子,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高尖端的秘密。这问了都是白问。

    张禹记住了符文的画法,等回到无当道观再说。

    他随口又道:“能不能把你的坠月弓借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不离不知道张禹的本事,不过他料想,张禹应该是有心试试,索性笑呵呵地将坠月弓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打量了一下弓臂上的符文,跟着将符纸搭在弓弦上,用力一拉,弓弦登时被拉开。

    他松手一射,符纸轻飘飘的射出,根本不见有紫光出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叶不离见状,不由得大笑起来,“我就知道你想试试......我们茅山派的法器,岂是随便就能用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也在张禹的预料之中,因为这种法器,想要驾驭的话,必须要有咒语,否则的话,岂不是谁都能用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张禹钦佩地说道:“茅山派的法器果然厉害,不知道......该怎么用?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在套叶不离的话。

    叶不离得意地说道:“这可是本门不传之秘,哪能告诉他人。即便咱俩的交情再好,这个也不能说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立刻说道:“叶兄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对了?”叶不离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呀,当初你可是说过,我救了你的命,原因用还魂咒来作为报答的。这还魂咒应该比这个还秘密吧......该不会是,你只愿意用不会的来作为报答,会的就成机密了吧......”张禹故意挤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叶不离尴尬一笑,说道:“这个......我还把这茬给忘了哈......行行行,我服了......不过告诉你之后,你以后可别再管我要还魂咒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小子也不傻,直接就打算将以前的承诺给抹掉。反正在他看来,就算告诉张禹也没用,因为张禹没有弓,也没有箭符,知道了咒语,又能怎样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不指望能从叶不离的身上弄到还魂咒了,这事恐怕还得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从他的手里,弄到了灵图,现在又弄到这个弓,已经算是没白忙活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说道:“成,就这么定了。但是,你这弓得借我把玩一会。”

    叶不离琢磨了一下,就算借给张禹玩,还能玩出什么花样。于是叶不离点头说道:“借你俩小时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坠月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无非就是靠咒语来催动,咒语是月落七玄......”叶不离当下将咒语说给张禹知道。

    记下咒语,张禹拿着故意拿着弓研究了一会,眼下走在通往高速的路上。道路两旁都是树木,周边又没有什么车,张禹干脆拉开车窗,张弓搭符,朝外面射去。

    “嗡”地一声,弓弦弹射,符纸化作一团紫光朝外面射去。

    一棵大树,登时中招,跟着就开始不住地乱颤,树叶乱飞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厉害吧。”叶不离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箭,速度极快,远超过使用符纸。眼下用的只是鹅黄色的符纸,就能这般,如果说用金色的符纸,估计一下子就能把树给轰塌。

    虽然威力,目前看来不及雷法,可雷法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会的,需要一定的天赋。就好像叶不离,他的修为,肯定强过张禹最初的修为,却也不会雷法。

    如果说,无当道观有了这种法器,子弟们组成弓箭队,威力得何等强大。

    “厉害,果然厉害......”张禹赞叹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道:“叶兄,不知道能不能再借我一张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试呀?”叶不离皱眉,“我身上可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张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这可是你说的......”叶不离又掏出一张符纸,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之后,却没有发射,只是低头看。

    他们在古墓之中可没怎么休息,叶不离还受了重伤,其实困的要命。张禹现在不说话,只管低头研究,这让叶不离又犯困了。

    之前说好两个小时,他倒是想盯两个小时,奈何眼睛睁不开,没一刻工夫,人就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