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5章 现在该你告诉我了吧
    上校听张禹的口气,就知道是要告辞,结果可好,话快说完了,竟然不说了。上校有点纳闷地问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上校,我有一件事,想要麻烦你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上校更是纳闷了,张禹的本事很大,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张禹出手,但他完全可以从张禹的身上看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以上校这样的人,见过的很多形形色色的人,什么大人物,什么各种各样的高手,亦或是各种杀人不眨眼的罪犯。

    但不管什么样的人,身上都有一股气质。有的威严,有的很辣,有的更是让人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不同,张禹让上校觉得特别容易亲近。那种亲和力,是上校从来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亲和力,并不是什么卑躬屈膝,奉承讨好,而是在平等的基础上相处。不管高低贵贱,都能够平易近人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一般的人在上校面前,肯定要显得第一头,哪怕是一些商人,也都是如此。像张禹这样的大商人,背后也有靠山,本事还有能耐,却没有一点傲慢之色。

    这种亲和力,让上校很舒服,就像是见到相熟的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上校微笑着说道:“你还有事情能劳烦到我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借一步说话,万一你不答应,也不会当众打脸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上校忍不住一笑,点头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上校一向严肃,很少露出笑模样的可是在张禹面前,他却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请上校走到一边,然后压低声音,在上校的耳边嘀咕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张禹说完,上校明显皱了皱眉,说道:“这怎么能行?这是警察该做的事情,我能瞎搀和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光是警察做的事情呢,难道你们就不需要善后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善后......那好像也不需要我们......”上校仍然皱眉,可看着张禹的笑模样,上校还真不太好拒绝。毕竟人家救了他的命,要是没有张禹给他挖出来,估计就得埋葬在那里。

    再者说,像上校这种人,虽然说恪尽职守,却也不是油盐不进,不懂得一点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上校为难地说道:“算了算了,我尽力而为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,这次算报答你的救命之恩,而且这件事也算是善后事宜。以后咱俩,就一拍两散。”上校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举手之劳,也别提什么报恩。既然你答应了,那我就告辞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走回方彤等人那边,众人一起联袂下山。

    上校没有动,就是站在原地,望着离去的众人。直到看不见张禹他们的影子,他才昂起头来,有些伤感的叹息一声,“唉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等人一路下山,在路上打了个电话,来到山脚的时候,便有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在他们。上车之后,一路来到镇上,换乘一辆旅游大巴。

    大巴是双层的,他们都坐到上面,位置多,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可一坐下,叶不离就突然一拍大腿,嘴里叫道:“糟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儿......我师妹的父母被关在什么地方,还不知道呢!”叶不离说着,看向小孩和木头人,急切地叫道:“你们两个知不知道,人关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,不需要我参与。”小孩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知道,人好像就关在海道长说的那个别墅里。”木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那里还有人负责看守了。”这次是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人,不过你放心,他们认识我的,不会加以阻拦。”木头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你也没事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木头人尴尬一笑,说道:“那是自然......谁能拦得住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呀?现在也没有胳膊了,就在这木头人里,有意思吗?”张禹突然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也不知道......只能是凑合一天是一天......”木头人有点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要不然这样吧,你的地魂应该是在阴间受苦,无**回。我将你给你做个法事,让你超度,早日投胎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也好......谢谢了......”木头人立刻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阴灵,如此的存在,几乎没有什么意义。特别是他现在只能存在于木头之中,根本离开不了,眼下没了胳膊,更是行尸走肉。也不如再点投胎,重新做人呢。

    张禹扭头看向叶不离,说道:“叶兄,你那小仙好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们茅山派乃是道教三大仙山之一,能不厉害么。”叶不离见张禹这般说,马上吹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件事,让我挺纳闷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不离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茅山派......为什么会供养小仙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吧。”叶不离咧着嘴说道:“小仙拥有灵性,其中也分为善为恶。若是为善的话,我们茅山派就会予以饲养,并加以驱策。这次我下山,我师叔专门借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够分出善恶呢?”张禹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叶不离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,你们茅山派果然了得。对了,我看你还会射箭呢,而且不用箭,只用符纸......那是什么东西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叶不离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叶兄,就凭咱俩的关系,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成......不过......我有个问题得先问你......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用了一个能发出银光的东西,跟我们茅山派的灵图挺像,那是怎么回事?”叶不离对于这个,十分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这个呀,这是我们无当道观的秘术,叫作银光术。不过这法术,比起你们的茅山灵图,可要差的远了。”张禹信口就来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,自己的无当灵图是从茅山灵图上复制的吧。那样的话,搞不好会有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叶不离点了点头,撇着嘴说道:“这倒是没错,你这银光术,比起我们茅山派的茅山灵图真是差得远了。要是我用茅山灵图的话,绝不可能直接被震碎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现在该你告诉我了吧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