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3章 第一兵王
    张禹在一边瞧着,眼睁睁地看着邱见月上校约架,看这架势,这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二人的举动,分明是要把自己当空气。不过眼下大局已定,邱见月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,而且看二人的状况,上校的伤势明显要比邱见月的轻。动起手来,肯定也是邱见月吃亏,上校这要是还赢不了,买块豆腐碰死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也不出声。就见邱见月慢慢从坑里爬了出来,他看了眼周边的张禹等人,说道:“能不能借块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禹摊了下手,招呼叶凤凰等人向后退,给邱见月和上校留出来动手的空间。

    等他们退出去一段距离,邱见月和上校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二人之间相隔两步,彼此空着手,互相的摊了一下,示意没有兵器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上校看着邱见月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邱见月说着,一个箭步抢了上去,一脚扫向上校的双腿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是说打就打,二人一动手上,速度极快,不说招招致命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呼......”“砰砰砰砰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等人在一旁瞧的真切,张禹虽然不善于近战,那也是分跟谁比。加上有雷法、火符这些杀伤力强的道法,根本没有必要用武功。

    他虽然比不上叶凤凰这些尸修,可他的功夫也是可以的,能够看的出来,邱见月和上校之间的实力差不多,如果说邱见月之前不受伤,或许应该比上校还高出来一点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邱见月的身上就掉下血点,先前的伤口,本来就不轻,估计也就是才止血,现在这一动手,血又不停地流出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这个,邱见月似乎丝毫没放在心里,只是全神贯注的跟上校决战。

    当然,对他来说,这或许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与人较量。不论胜负,以后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张禹第一次看到邱见月全力以赴与人过招。之前两次,在佛爷岭的时候,邱见月几乎没有出手,就仓皇而逃;在和叶玲珑动手的时候,也是吃了亏,但并不是说武功不济,主要是双方不在一个级别上。

    此番动手,邱见月将自己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。木头人的功夫也高,功夫应该是邱见月学的,可跟邱见月的功夫比起来,还是要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全力以赴的邱见月,每一招每一式都恰到好处。他和上校都是特种兵部队的,学的功夫也差不多,就是看谁的更加巧妙。实战之中,不能有半点差池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二人就打了六十多个回合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上校猛地一拳朝邱见月的面门打去,邱见月抬手招架,不想上校这一拳突然打沉,直取邱见月的胸口。邱见月反应不及,被上校一拳打中。而且打中的地方,正是邱见月受伤的位置。

    原本张禹以为,邱见月挨了这一下,基本上就报销了。可张禹没有想到,邱见月在吃了这一拳之后,身子猛地一侧,向前一欺,右手抓向上校的咽喉。

    上校本来以为这一拳足够将邱见月解决,结果当这一拳打在邱见月的身上时,被邱见月这一侧身,竟然将拳上的力道卸下大半。而邱见月的这一爪,上校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上校知道,这下完了。二人的杀招本来就差不多,自己刚刚那一拳,在特种兵的教学战中,时常会用上,是一招极为典型的杀招。自然,这种招数,如果用在普通人的身上,拳头根本不用下沉,直接就能把人给打飞。

    邱见月显然也是知道这一招的,他没有用常规的手段来拆解,反倒是用巧劲卸力,让上校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就连张禹等人也有些意外。想要搭救,根本是来不及的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下,邱见月的大手就抓住了上校的脖子。

    上校就觉得喉咙一紧,都有点喘不上气了。他闭上眼睛,自知必死,不想却只是小腹一通,身子向后摔去。

    再一睁眼,人已经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邱见月得意地大笑起来,他的笑声,显得有些凄凉、萧瑟。

    “第一兵王!我才是第一兵王!我说过,没有人能够审判我!没有人......”说到这里,邱见月猛地抬起手来,朝自己的太阳穴上重重就是一拳,“砰!”

    “扑通......”

    邱见月的身子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立刻跑了过来,他一把抓住邱见月的手腕,人已经没了脉搏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拳,邱见月是用上全力,又是打在自己的要害上。绝对是一招毙命!

    “他死了......”张禹站了起来,转头看向上校。

    上校的身子直了起来,还坐在地上,他的脸上只是苦笑,伤感地说道:“这又是何必呢......唉......以你的实力,本不该是这样的结局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他惋惜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看向邱见月的尸体,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,但是邱见月的身上,有着他的优点,即便是对手,也同样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一生,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,或是艰辛,或是苦涩,或是畅快......我知道,在你的心中,或许问心无愧,但人生在世,务必顶天立地......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;人之道,损不足而奉有余......这些,都是人之道啊......”张禹心中感慨,忍不住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邱见月的尸体,张禹站了起来,人死之后,一了百了,以往的恩怨,也就就此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先前被这家伙踹了几脚,还没来得及报仇,人就已经死了。但以张禹的胸襟,也不至于再跟一个死人清算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又继续搜索,仗着叶凤凰和叶玲珑有使不完的劲,还不用吃饭,先后又找出一些特种兵的尸体。

    大多都死了,只挖出两个重伤的。

    上校清点了人数,发现够数了,便朝张禹真挚地说道:“张禹,这次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这么客气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回去之后,会汇报军部,为你请功的。”上校又是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......”张禹连忙阻止,“上校,我这个为人低调,你可别给我请功,最好当我没来过......我这次过来,也是受人之托,没有办法......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?”上校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能想到。”张禹故意卖了个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