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4章 鼠疫
    “我应该能想到......”上校迟疑了一下,旋即猜出张禹说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上校说道:“我说你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,原来是这样......那她可有对你做过什么交代,该如何善后?”

    没错,上校想到的人,自然是温琼了。上次杨河口的事情,显然是潘云得到的消息,结果没有向他汇报,倒是镇东区警方杀了过来,连同办案,立了个大功劳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虽然没有真正亮出温琼的字号,但估计也是这么回事。想必又是打算在其中捞一笔功劳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就是一个帮忙的,其实镇东区的警方已经来了,具体事宜,你们内部协商,就不要把我给算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镇东区的警方来了?”上校这一惊也不小,实在没有想到,人家的布属挺周密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就这样了,我看咱们还是先撤出去,你们军方和警方汇合,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不过上校,我刚刚也说了,我这个人低调,最好不要把我给牵扯进去。这次来,也就是帮忙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上校迟疑了一下,想到张禹的救命之恩,加上张禹也是有明面上的身份,人家都这么说了,让他也不便拒绝。

    上校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。”张禹朝上校打了个揖手,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镇东区警方怎么会到这里,自然是和温琼商量的结果。

    此番下到古墓,最后终究都要有官方的人出面。早在这之前,张禹和温琼就说好了,一切都按到牛小鹏的头上。

    上次举报的人,就是牛小鹏,这次说出古墓所在的人,那也是牛小鹏。镇东区警方只是前来核实,打前站的当然是张禹。

    上校四下扫了一眼,几乎都是自己手下的尸体,活着的两个,还是重伤。上校有些黯然,有心离开的时候,把人给背出去,又担心经不起折腾,丢掉性命,还不如等调集人手过来,进行救援稳妥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看向失去双臂的木头人,还有小孩,说道:“这两个人,都留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连忙说道:“上校,不是我不想把人给你,你看看这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张禹伸手指向木头人,“你看他就是个怪物,根本不是人,你带回去干什么?我觉得吧,交给我处理掉才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上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说出来就有点匪夷所思了……所以……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……到时候,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上校迟疑了一下,仔细打量了两眼木头人,胸口穿了个大洞,两个胳膊都掉了,这都没死,显然不是人。这种怪物,如果公诸于众,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上校点了点头,又指向小孩,“他呢?”

    “他的事就更麻烦了,我刚刚审了他一下,他说……他是明朝人……你说我把他交给你,你肯定得交给国家,进行一顿研究……再出点差池,只怕会引出很多不必要的事情。你让我进行处理,我可以保证,不出任何问题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朝人……”上校皱了皱眉,真没想到,玉天王的团伙还挺复杂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,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。我觉得吧,让我低调处理,应该是简单的……要不然的话,我当场把他俩给杀了算了……”张禹又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经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挺想让你把他们俩杀了的。我这次来的任务,主要是铲除玉天王团伙,现在案子已经解决,我也不想再多生无谓的事端。希望你能够妥善处理,如果出现什么麻烦,我相信就算我不去找你,国家也会派人去找你的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放心好了。”张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几个人这就离开。经过先前的搜索,叶不离的皮箱、包裹也找到。

    从洞口上去,直接就能看到几具尸体,都是玉天王的手下,一看就是被乱枪打死的。

    洞口外除了有人的尸体,还有不少老鼠的尸体,阵阵烧焦的臭味,令人有些作呕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老鼠太多,我们是靠燃烧弹解决的。”上校回答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旋即发现不对,惊呼一声,“不好!是鼠疫!”

    “鼠疫?”上校一愣,好奇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味道不对……”张禹肯定地说道:“这些老鼠有问题,好像带有鼠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那个坏蛋说了,他们把老鼠赶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让你放火,烧他们。那样的话,就会有鼠疫传播给你,让我担心坏了……现在、现在怎么办……”方丫头想起了在车上时,海道人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海老道还有这么一手,不过他未免太小瞧人了。”张禹说着,从怀里掏出来几张空白的符纸,咬破手指,在上面画起了避瘴符。

    画好之后,他把避瘴符分给大家,当然木头人和叶玲珑、叶凤凰是用不上的。

    “把符纸含到嘴里就没问题了。”张禹率先将符纸含到嘴里。

    方丫头直接照办,小孩被紧紧捆着,张禹把符纸塞进他的嘴里。方丫头十分听话,叶不离也知道厉害,只有上校半信半疑,但还是将符纸含进嘴里。

    他们就此出了古墓,不再碰到什么麻烦。上去之后,张禹和上校分别打电话,招呼人手前来。张禹招呼的,自然是从镇东区那边赶过来的警察,乃是以白队为首。

    这都是事先商量好的,张禹这次前来,绝对是做足了功课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又掏出来一张空白的金色符纸,用血画了张符,交给上校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鼠疫很厉害,哪怕咱们没事,但天晓得日后这里的疫情会不会传播。这张符纸你拿着,等下人来之后,准备几桶水,将符纸点燃后,纸灰放到水里。就用这些水,洒入那个大殿内,疫情就会解除。”张禹叮嘱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么郑重,上校接过符纸,点头说道: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里没我的事儿,上校……咱们……”张禹刚要跟上校告辞,可话说到这里,到了嘴边的话,又让他给咽回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