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2章 审判
    见海道人蹬腿,闭上眼睛,张禹立刻拿住海道人的脉门。

    脉搏已然消失,心跳也没了,张禹知道这家伙的花样多,以防有失,还专门用心眼查看。果不其然,海道人的三魂七魄都不在体内了。人彻底死透了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摇头,心中有些感慨。海道人就是真正的玉天王,贩毒敛财,死有余辜。然而可恨之人,也有着可怜之处。如果没有当年的那次交手,海道人和唐嫣能够带着钱顺利回到吕祖阁,恐怕他的命运,将不会这般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的一切,谁又能说的明白。如果换做自己,有人伤害了杨颖,怕是自己会更加疯狂。

    张禹将海道人抱了起来,回到上面放好,然后又继续需找其他人。

    负责搬石头的,主要是叶凤凰和叶玲珑,不大工夫,她们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白袍人。摘下面具,是一个女人,身子都被砸烂了,已然死到家。跟着又挖出三个特种兵的尸体,其中一个奄奄一息,转眼的功夫就死了。

    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,几乎没有可能。饶是海道人都死了,更不消说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响起猛烈的咳嗽声。众人转头一瞧,正是上校躺着的地方。不用说,咳嗽声自然是上校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跟着就见,上校踉跄的站了起来,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还算浑厚,果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张禹冲他一笑,说道:“你就是上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张禹?”上校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我的?”上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认识我,我自然也能猜出来是你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是潘云告诉你的。”上校说着,四下扫了一眼,看到这里都是乱石,还有好几具特种兵的尸体,他立刻回忆起发生了什么,自己被石块砸倒,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上校疑惑地问道:“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里怎么突然就塌了,我的人怎么样,玉天王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这里发生了坍塌,很多人都死了,也就是你的命大。玉天王也死了。”张禹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......”上校踉跄几步,冲到前面堆尸体的地上。

    躺的多是特种兵,虽说干了这一行,就要将生死置之度外,可见到手下士兵的尸体,又是这么多,上校不禁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“小强、阿俊......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只是望着上校。上校脸上的面具都没了,刚毅的面庞,锐利的眸子,眸子中却淌出眼泪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上校擦拭了一下眼泪,再次看向张禹,“我记得先前并没有看到你,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我,我可看到你了,我被人绑了起来,就躺在地上。”张禹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一进来就是激战,上校还真就没有余暇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们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进行搜救,看有没有活着的。你就是我们刚刚挖出来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上校立刻诚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,要不是你们突然冲进来,只怕我很可能已经死了。”张禹苦笑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,咱们现在赶紧搜救吧。”上校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带进来二十多人,眼下一个活着的也没有,看到的只有尸体。他可不希望,自己的同伴全都死了,就算是真死了,也得把他们的尸体找出来,送回家里安葬。

    上校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份,就跟普通人一样,也加入到搬运石头的阵营中。

    张禹因为要负责看着小孩和木头人,工作主要是由上校和两个女尸来完成。当然,上校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女人的身份,只是对于这两个女人的力量十分意外。力量似乎都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又搬开几块石头,再次看到一个白袍人。白袍人没有戴面具,不是别人,正是邱见月。

    邱见月先前受了伤,衣襟已然被染红,但是他的运气不错,加上身子骨硬朗,竟然都没有死。只是躺在下面,不住地大喘气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他们看到了他,他自然也看到了张禹他们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、叶玲珑、叶凤凰、上校都在,邱见月只是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们赢了,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面对死亡,毫不畏惧,从容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杀你的,我要把你抓回去,送交军事法庭,接受审判!”上校直接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闭目就死的邱见月一听这话,双眼立刻睁开,放出精光。身子更是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,狠狠地说道:“想要审判我,根本不可能,这个世上,没有人能够审判我!”

    “邱见月,你也是行伍出身,应该知道,自己犯下的罪行,就必须承担后果!”上校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邱见月毫不示弱地说道:“我为国家死里来活里去,险些丢掉性命,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!这十年来,我比任何时候都要风光,也算是够本了!不就是一死么,又何必那么麻烦!”

    “死和死是不一样的,你即便复原,也是军人!军人就要有所担当,除非你是个懦夫,不敢承担这一切!”上校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懦夫......当年若不是我在边境拼死一战,又怎么会落下如此重的伤!在复原之后,国家管过我么,部队管过我么,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,够干什么的!”邱见月咬着牙,瞪着上校,“你想要把我带上军事法庭,也不是不行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你若是能打得赢我,我就跟着你就,你若是不敢,我就一头碰死在这里,你带着我的尸体回去邀功就好!”

    “邱见月......”上校的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邱见月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同样锐利,邱见月露出狞笑,“怎么了?我当年从军的时候,就听人说,贩毒特种部队的狄火是第一兵王,一直都想领教领教,只是没有机会。今天不如就成全了我,你应该也想亲手抓住我,为你的手下报仇吧!只要你能赢了我,我就跟你去军事法庭受审!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!”邱见月的话,仿佛是刺到了上校的骨头里,上校连想都没想,就直接答应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