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79章 没有符文的法器
    骆晨能变成现在的样子,自然是因为喝了失忆药造成的。当时母子俩是否在一起?如果在一起的话,孩子会不会也被喂下这种药。

    这件事,已经无法找人来确定,知道这件事的人,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进行猜测,他有一种预感,那就是骆晨的儿子也喝了失忆药。可能是因为喝的太多,加上年纪小,直接将这辈子的记忆给抹掉了。按理说,如果没有记忆,就会成为一个小傻子,或许是阴差阳错,这种药竟然唤醒了孩子上辈子的记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是说不清的。

    或许,能孩子喂了解药,他会想起来也说不定。张禹家里还有解药,那是给骆晨留得,还没有用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,一切有待考证,我会进行调查的。等确定之后,咱们再研究如何处置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......”小孩还想说点啥,但转念一想,还能说啥呀,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反正都落到你的手里了,是杀是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。”张禹弯下腰,一把将小孩提了起来,又道:“咱们去先去看一下那个弓,然后开始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凤凰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再次朝后面的石壁走去,来到那个大弓之前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的塑像,托着这张弓,显得无比尊贵。

    这张弓,通体为黑气,上面带有古朴的花纹,看起来平凡无奇。张禹将小孩放到地上,伸手抓住弓臂,他直接感觉到一股古老的气息,弓臂之上,还有着一丝灵气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张大弓是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他把弓抓了过来,又仔细打量一番。弓上有灵气,自然应该有符文才对。张禹找了半天,也没找到符文的所在。这种没有符文,反倒是带有灵气的法器,着实少见。张禹反正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对于弓箭法器,张禹以前也没有用过,只是先前看叶不离用过,看起来似乎也挺厉害。

    张禹决定试一试,他左手抓着弓臂,右手抓住弓弦,使劲一拉......

    竟然没有拉动。

    “这么紧......”张禹自觉有点丢人,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跟着运起真气,再次拉动弓弦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鼓着腮帮子,看那样子,仿佛连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还是没有拉开。

    “让我试试。”一旁的叶凤凰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,顺手将弓递给叶凤凰。

    叶凤凰接过之后,摆出一个十分标准的姿势,然后拉动弓弦。要知道,她的力量,正常是要比张禹大的。

    结果一拉之下,也是没有拉开。

    叶凤凰咬了咬牙,身上跟着血雾外露,又一次奋力拉起弓弦。

    这一回,弓弦终于有了反应,被她一点一点的给拉开,然而也只是拉出来能有二十公分不到,就再也无法拉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当”地一声,弓弦弹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拉不开......”张禹看向叶凤凰。

    叶凤凰无奈摇头,说道:“这弓太重了,以前在宫里的时候,能够拉开五石硬弓,现在全力以赴,也只能拉开一点,这弓怕是要有二十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里,还练习弓箭呢?这五石和二十石,是怎么个说法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弓箭其实也是道家常用的法器,我们紫烟宫是不用符纸的,所以长距离杀伤性法器,就是弓箭。在那个时代,一般的普通士兵,用的是一石弓,差不多是八十斤。想要拉开五石弓,就得有四百斤的力气,这可是相当难得了。但是对于道家高手来说,最多能够拉开十石弓......像这张弓,几乎是没有人能够拉开的......想来它的威力,一定也很大......”叶凤凰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是一件好东西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:“那你们紫烟宫的弓上面,有没有符文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有的,只有有符文的弓,才能算是法器。”叶凤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张弓上,却没有符文,它上面明显有灵气,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又是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叶凤凰检查了一下,疑惑地说道:“还真是没有符文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把弓还给张禹。

    现在也琢磨不出来一个所以然,索性等离开之后再研究。

    这里再没有其他法器,张禹一手提着弓,一手拎起小孩,三人开始寻找叶玲珑。

    转到斜侧方,只有了几步,就见一个人躺在地上。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叶不离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够机智,靠着最后一点力气,跑到了这边。这边几乎没有什么石头落下,倒是让他毫发无伤。只是伤势比较重,躺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没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死不了......”叶不离强撑着身子,勉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看起来,却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他是自己人吗?”方丫头不认识叶不离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跟我一起来救你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......”方彤真挚地朝叶不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都是些小场面......”叶不离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身子一晃,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。

    方彤心眼好,连忙过去将他扶住,说道:“我扶着你吧,别摔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没事,既然你一番好心,那就扶着吧。”叶不离嘴还挺硬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那不用扶他了,让他自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......”叶不离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看到叶不离的样子,方彤忍不住“噗哧”一笑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么久了,心情终于改善,可以说说笑笑了。

    他们找到先前打斗的地方,张禹和叶凤凰一起动手,搬开那里的石头。

    很快就发现了叶玲珑。

    叶玲珑被埋在大石头下面,戴着手铐,顶门和额头都贴着镇尸符。人昏迷不醒,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摘下她的镇尸符,不大工夫,叶玲珑就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一看到叶凤凰,叶玲珑就兴奋地叫道:“小宫主!”

    “玲珑姐......”叶凤凰将叶玲珑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依样画葫芦,用雷法打碎叶玲珑的手铐,让她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叶不离的那张弓,就在旁边,张禹顺手捡了起来。弓上灵气流淌,说实在话,这上面的灵气还要比那张大弓上的灵气多。特别是在弓臂之上,还有一个醒目的符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