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76章 最强一击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他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三个特种兵吓得是面无血色,身子瑟瑟发抖,牙齿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都是最为优秀的士兵,每一个人都见过血、杀过人。即便不像是上校那样,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也算是历经生死。

    眼下看到这一幕,直接就崩溃了。这种场面,他们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铠甲人又抬起手来,对准了一个特种兵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“咻”地一声传来,一根绳子从后面射向铠甲人。

    都不等铠甲人反应过来,绳子就捆住了他的脚脖子,跟着向上缠绕。

    绳子缠绕的速度很快,转眼就来到铠甲人的腰间,再继续往上缠时,铠甲人的左手忙一把抓住向上缠绕的绳子。

    这若是换做一边人,根本不可能挡住绳子的继续缠绕。可铠甲人终究不是一般人,他的爪子使劲拉住绳子,不让玉虚绳继续往上缠。还真别说,玉虚绳被他绷的紧紧的,硬是无法继续向上缠绕。

    由此不难看出,铠甲人的力量要有多大。其实想想也是,叶凤凰相当厉害了,哪怕是张禹,也没有把握干掉叶凤凰。尤其是近战,张禹都是很吃亏的,全靠神打符撑着。

    可铠甲人的爪子竟然能够穿透叶凤凰的手掌,这得是什么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铠甲人大骂一声,但他的右手还是先伸向了那个特种兵。

    特种兵就好像是被吸盘吸住了一下,身子不由自主地来到铠甲人的面前,铠甲人的手按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不到十秒钟,那个特种兵又被吸的只剩下白骨。

    余下的两个特种兵赶紧逃跑,可哪里跑的掉。铠甲人的一只手伸向一个特种兵,跟着张开嘴巴,对准另外一个特种兵。

    两个特种兵都被他给吸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不要......”

    适才两个同伴的惨剧,让二人惊恐万分,想想自己马上也要变成那般,二人除了发出恐慌的叫声,已经别无办法。

    张禹就在铠甲人身后不远处,刚刚他抱着方彤躲到老远,见铠甲人不追自己了,这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随即,他便想到了玉虚绳,自己都被绑的结结实实,估计这铠甲人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果然,玉虚绳确实管用,直接就飞出去,捆住了铠甲人。但张禹没想到,铠甲人竟然还有本事将绳子给拽住,硬是给扯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来,张禹都有点担心。等下若是铠甲人干掉两个特种兵之后,一定会奋力拉开绳子,以铠甲人的力量,搞不好还真有可能让他把绳子给扯开。这样的话,自己抱着方彤或许能够跑出去,但之后呢,这里压着的人,不管之前死没死,之后肯定都得死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若是铠甲人离开这里的话,更是会造成无比的混乱,不知要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乱子,有一半是他张禹惹出来的,他当初若是不好奇下来,估计以海老道的本事,也进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张禹眉头紧锁,琢磨着办法。

    自己的雷法都不管用,还能用什么?金钱剑肯定也白费,火符似乎也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在张禹琢磨的功夫,又有一个特种兵化作白骨。

    铠甲人将目标放到最后一个特种兵的身上,不到十秒钟,又是“哗啦”一声,这个特种兵也成为白骨。铠甲人毫不怠慢,开始奋力的扯动绳子,果然是想将腿上的玉虚绳给硬拽下来。

    张禹之前就被玉虚绳给捆上过,清楚这绳子的厉害,在这绳子下,自己几乎没有半点还手之力,就连那黑色剪刀也剪不断玉虚绳。

    眼下竟然有人能硬将玉虚绳给拽开,那得是什么样的实力。张禹知道,适才铠甲人吸收了四个特种兵的血肉和阳气,实力必然有所增加,自己一定要尽快想出办法,绝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张禹连忙从怀里掏出来一张蓝色的火符,跟着提起金钱剑,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到金钱剑上。蓝色的火符往上面一划,金钱剑立时散发出淡淡的蓝光,蓝光之中,还透着一丝红色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禹右手向前一指,金钱剑脱手射出,直刺铠甲人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当”地一声,金钱剑抵住铠甲人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”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起。

    铠甲人的身子,不停地颤动起来。那金色的铠甲,渐渐变为蓝色,蓝色的火焰,可是极为强悍的,在三昧真火中属于地火。配合金钱剑使用,加上张禹喷出来的血,更加能够发挥其威力。

    铠甲人明显吃痛,他已经顾不得手中攥着的绳子,急忙用手去抓后心的金钱剑。可那爪子一触碰到金钱剑,立刻弹开,铠甲人更是惨叫起来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松开的玉虚绳立刻开始缠绕,紧紧地铠甲人给捆住。

    双臂一被缠绕起来,铠甲人就算是有再大的力气,也无法使出,脚下一瓣蒜,整个身子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蓝色火焰升腾起来,铠甲人不住地挣扎,但哪里挣扎的开。就连在地上打滚,都十分的困难。

    而这种火焰,又岂是随便能够熄灭的。也就是他的,若是换做普通人,估计已经被烧成灰了。

    “不!不......为什么会这样......为什么会这样......我不甘心......我不甘心......”

    铠甲人不停地叫着,声音无比的凄厉,而且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终于,铠甲人整个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张禹收回玉虚绳和金钱剑。

    金钱剑倒是没有什么变化,可这玉虚绳在火烧之下,明显受到了损伤。不少地方,烧出了裂痕,这让张禹不禁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嗯?”蓦地里,他突然听到棺材那边,好像有什么声音,急忙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但是,却没有看到半个影子。

    石室里的人,不是已经死了,就是被乱石埋在下面,怎么可能还有人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叶凤凰,给她丢了个眼色,指了指棺材那边,示意叶凤凰从左边走,自己从右边走,两下进行包抄。

    叶凤凰当即会意,点了点头,两个人一起朝棺材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方彤紧紧地跟在张禹的身边,虽然很是害怕,也壮着胆子。在他看来,只有跟在张禹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。有这个男人在,自己绝对不会有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