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68章 真相大白
    周腾就是周真人的名字,但一般没人直呼名字,都是称呼“道友”、“道长”、“真人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海道人作为周真人的师弟,现在直呼其名,可见对这位师兄十分痛恨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地上,望着海道人的表情,自然也能看出一些海道人的心情。张禹心中清楚,眼下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虽说身上有法衣,还有神打符护体,可身子被绑的结结实实的,若是一个劲的挨揍,谁也受不了,早晚得被打死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张禹又淡定地说道:“除了这点我佩服你之外,还有很多地方,你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不到,竟然还能够让无当**师佩服,实在有点叫人受宠若惊啊。”海道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别的,就说那个被你们干掉的卧底吧,那个女人,跟镇东区区长温琼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。她当初的死,估计应该是中了你的迷心符,自己开车撞进黄浦江的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很对。”海道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唐道友的死,不出所料的话,应该是由那个木头人下的手。唐道友的修为虽然也可以,但若是受到重手法的偷袭,自然是必死无疑。杀他的目的,想必也有两个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能看出来?”海道人用意想不到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肯定是看不出来的,眼下真相大白,只需要略一分析,就能分析出来。杀他的第一个理由,自然是因为唐道友跟吕道友说出玉虚绳的事情,引来阳春观对玉虚绳的觊觎,你心中愤恨,杀了他也不足为奇。第二个理由,就要从高邱兄那里说起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说着,扭头看向邱见月,“那天邱兄给我们留了一个纸条,上面写的是:11点到渔夫海滩接贝贝,四左两右。这话说的很含蓄,不给人留下丝毫把柄,又会让人觉得可疑。当时我还以为邱见月只是在试探,现在才知道不是,因为你们早就知道潘云的身份。所以,邱见月这么做,目的无非是让我们去渔夫海滩将阳春观的罂粟花汁的交易给截下来。确切的说,是让警方给截下来,如此一来,只需要一审,阳春观贩毒的名头就很难洗清,加上唐道友正好晚上死在那里,事情怕是就会十分有趣。我当时原本是打算给截下来的,结果一不小心看到了一个黑影,让我没敢轻易出手......说来也真是遗憾......”

    那个小孩听了这话,鼻子里重重地叱了一声。显然那天晚上去渔夫海滩查看情况的人也是他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还真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。”邱见月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......对了,说到杀人,我突然又想到了吕道友的师叔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海道人盯着张禹,脸上的肌肉,竟然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阳春观大张旗鼓的去,你自然是知道的,至于说我,估计并不在你的计算之内。至于说花剑刃,他只是花钱请你办事,你都把一切算到骨头里,他又不知道我的底细,肯定也不会把我去的事情告诉你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海道人点了点头,“你的出现,着实让人始料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以为,你们杀吕道友师叔的目的,只是为了引开阳春观的注意力,让花老头立遗嘱的事情能够顺利完成。但现在我发现,事情不是这么简单。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觉得我还有别的意图吗?”海道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胆的推测一下,那老道的死法,明显是中毒而死,而且中的毒跟花老头一样。这种做法,会留下破绽,像你这般心思缜密的人,绝不应该留下这种蛛丝马迹。所以,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这个老道应该就是当年害得唐嫣中毒的人!”张禹这次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这一次,海道人的身子又颤抖起来,甚至向后踉跄的一步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,要比之前张禹点破他的身份时还要强烈。

    如此激动,不难看出,张禹这次又说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海道人指向地上躺着的张禹,他的手臂还在抖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么,你能留下这么大的漏洞,其中必然有你的理由。什么理由能够让你不惜冒险,那就只有刻骨之仇了。你留在天王殿中的记事本,我已经看过,上面记载着各种药方,由此不难看出,唐嫣中毒之后,其实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在这段时间里,你尝试着各种治疗方案,奈何毒性太重,又重伤了肺脏,以毒攻毒虽然能够化解先前中的毒,却也会令唐嫣的肺脏受损更为严重。你后期的治疗方案,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......在治疗过程中,你的医术提升很多,要不然的话,也不可能治好邱见月的内伤......唯一的遗憾就是,你却不能治好唐嫣的病,最终......在服下你配置的最后一副药后,唐嫣中毒而死,她死时的惨状,相比和吕道友的师叔一般无二,也是喘不上气......”张禹的话说的很慢,看似声音不大,却又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听着张禹的讲述,海道人眼角竟然不自觉地淌出眼泪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十分伤心,声音也变得哽咽,“就是他......就是他......是他害死的师妹......我让他活了这么多年,已经很便宜他了......即便是这种死法,也难消我心头之恨......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听吕道友说,他师叔多年不离开阳春观了,想来在他阳春观里的时候,就算有心下手,只怕也不容易。倒是这次,他们一起进到花家,又是分住在不同的位置,所以才给了你下手的机会......”张禹说着,轻轻摇了下头,跟着又道:“海道友,不知道能不能说说,当年的往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拖延时间吧!”这时候,先前被烧伤的女玉天王突然来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现在已经起了很多水泡,疼得那叫一个厉害,恨不得这就将张禹等人扒皮抽筋。

    眼瞧着张禹说穿了海道人的一切,又想让海道人讲述当年的恩怨,那得多长时间,她已经等不及不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看出来了,张禹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