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67章 破绽
    在海道人的脸上,满是惊愕之色,似乎是实在想不明白,张禹怎么可能会猜出他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,除了上次在吕祖阁之外,以前的道教大会上也有朋友,只是没啥交集罢了,充其量是见面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直接点破他的身份,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淡然,说道:“原本我根本不会想到,真正的玉天王会是你,只是那天在吕祖阁说话的时候,你自己把自己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把自己暴露了?这怎么可能?”海道人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问过你可认识唐嫣这个人,你回答的十分干脆利索。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吗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海道人回忆了一下,说道:“我说住持师兄和唐师妹都是北方人,镇海地处南方,弟子大多也都是南方的。住持师兄先入门,唐师妹是后入门,由于口音,两个人的交情很好,住持师兄当年对唐师妹也十分的照顾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海道人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:“跟着你又问我,师妹葬在什么地方,我说我并不知道......那是三十年前的往事,当时周师兄还只是一名普通弟子,跟所有的弟子们一样,也要出去结善信。大家伙都是分头走的,唐师妹说是要去家乡那边试试......结果这一去,就再也没回来......我们认为,周师兄有可能会在半路跟唐师妹汇合,两个人一起去北方......但是,周师兄回来的时候,却没说见过唐师妹......从那以后,我们也没见过唐师妹,谁也不知道,她是生是死,人去了哪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,后来我又问你,你师兄既然这般,那为什么你师父还会将住持的位置传给他。你的回答,根本找不到对质,只是用你仙游的师父打了掩护。但是你后来的话,不免就有点矛盾了。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矛盾?怎么矛盾?”海道人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后来......师兄开始每日刻苦修炼,积累下很多功德,在你师父驾鹤之时,名正言顺的成为住持继承人,接掌了吕祖阁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海道人很是纳闷。

    “问题就出现在每日刻苦修炼上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唐嫣当时根本就没有人,而是肺部中了毒镖,她的毒很是厉害,一时间根本无法治愈。为了给唐嫣解毒,玉天王每天都在刻苦钻研解毒良方,研究出好几种解毒的法子.......如果你师兄是玉天王,每天刻苦修炼的她,可有时间去研究解毒的方子,可有时间一直照顾唐嫣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海道人登时哑然。

    “原本你可以敷衍了事,估计有可能是担心我不死心,会去问其他的人,从中了解到唐嫣到底是跟谁比较亲密。所以,你编造出来这样的回答,目的不过是想将所有的疑点都栽到你师兄的身上,让我认定他就是玉天王。不过可惜,反而成了作茧自缚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张禹虽然躺在地上,但脸上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海道人好像看鬼一样,看着躺在地上的张禹,他实在是无法相信,张禹会从这里发现线索。

    一点也没错,张禹在佛爷岭的地下室中看到那份药物记录之后,就已经渐渐的将周真人是玉天王的可能性给排除掉了。

    在方彤、叶凤凰被绑架后,张禹赶往唐牛屯的路上,都在琢磨,到底谁是真正的玉天王。他有一种感觉,玉天王很有可能就是自己见过的,或许是一个不起眼的人。

    正是海道人当时的回答,让张禹隐隐能够认定,海道人就是玉天王。

    “你在唐牛山见到过姓周的,如此确凿的证据,难道还不够吗?”海道人有些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足够的,可当我发现那个跟邱见月长得一模一样的怪物之后,周道友的嫌疑难免要降低。你既然能够造出来一个跟邱见月一模一样的家,自然也有可能再造出来一个跟周道友一样的人。当然,不一定非得这么厉害,我跟周道友又不熟,你们俩的身材也差不多,如果由你来冒充的话,只要易容仔细,估计我也看不出来。”张禹直截了当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厉害、厉害......没想到,我真的是低估你了......”海道人忍不住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再厉害,也没有你厉害。在黄道镇住宿的那天晚上,你早就知道,我和……”张禹本想说‘我和温阿姨’,好在玩应的快,及时改口,“警察在盯着邱见月,所以你一方面让这个木头人和邱见月对调,由木头人在房间内弄出睡着时的呼噜声,一方面让真正的邱见月去将警方的线人杀掉。这样一来,便可以洗脱邱见月是玉天王的嫌疑……不过,你还想来个一石二鸟,就让木头人早上出门,前往唐牛山,因为你知道我一定会跟上去……他是木头人,进到树林中,谁也不可能找到他,真正的邱见月趁这个时候回到宾馆,而你就在假的唐嫣墓等着我……那是一座空坟,你相信我一定能够看的出来,出于好奇,我难免会下去一探究竟……以你的本事,恐怕根本破不了这里的阵法,我是你最大的希望,哪怕是帮忙探出古墓中的一些情况,也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顿了顿,“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中,我出于好奇,挖开了假的墓穴,发现了古墓的入口。下去之后,你怕我知难而退,便让那矮子将机关给拉下,使我无路可走,只能硬闯。在你看来,我死在里面也好,找出墓中的宝物也罢,对你来说,都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另外,这里的老鼠,也都是你搞出来的。那些老鼠,本来是你试药的,结果发生了一些异变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你原本是打算靠这些老鼠来慢慢蚕食里面的阵法和机关,可惜并没有奏效,反而令唐牛屯出现鼠患……这种情况下,政府早晚都要想办法将鼠患扑灭,所以你也是十分的着急,生怕政府方面找到古墓,这样的话,你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一点也没错……那天你看到的周腾,其实就是我乔妆易容的……”海道人再次点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