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60章 重要人物
    “李兑,你骗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凄厉的叫声从黑脸人的嘴里发出来,紧跟着,他仰天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这里,不由得心中好奇心大盛,顾不得正在塌落的石壁,快步朝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他不仅能够看到倒在地上的人,还能看到适才变成陶俑的叶玲珑。

    叶玲珑身上的陶片,开始慢慢碎裂,露出原本的身体。这让张禹的心为之一松,嘴里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叶玲珑有点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张禹更加放心,便专心查看起这个黑脸人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,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寿衣,原本包括在身上的陶片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面色发黑,露出来的双手,也是黑色的。此番看的清楚,以张禹的经验,很快就能断定,这个人生前一定是中了剧毒而死。

    “李兑……”张禹跟着想到这个人倒下时嘴里发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兑是什么人,张禹本来是不知道的,可是在来之前,张禹专门去见了温琼,从她那里了解了一些关于赵武灵王和那个安平君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再次下到古墓,不可能说对这里的典故,一点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用温琼的说法,安平君赵成在沙丘宫变之后,成为赵国的相国,但没过多久就死了。史书记载,乃是寿终正寝。但是,对于安平君的生卒年,并没有详细的记载,甚至都无法确定年纪。

    看眼前这人的相貌、年纪,大概是五十岁左右。即便是中毒而死,但从面相上,张禹隐约也能看出,这人生前极为富贵。

    既然是说赵武灵王,温琼还提到了一个人,这个人的名字,就是刚刚黑脸人倒下之前喊的那个名字李兑。

    沙丘宫变后,赵成和李兑成为赵国最大的权臣。等赵成一死,本是司寇的李兑,顺理成章的成为赵国的相国。

    史料的记载也就是这些,温琼知道的也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张禹并不知道历史的真相,但从尸体上,他已经能够看出大概。

    这个人,很有可能就是当年赵国的安平君赵成。他极有可能不是寿终正寝,而是被人给鸩死的。害死他的人是谁,张禹也不敢肯定,但其中必然跟李兑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禹正瞧着呢,很快却嗅到一股臭味,这是尸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原来,地上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,其腐烂的程度,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尸体的脸很快懒得露出里面的骸骨,不仅如此,就连身上的寿衣,也跟着溃烂。渐渐,能够看到的只是**的烂肉和发黑的骨头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摇头,又朝石碑后面的石壁看去。这次一瞧,就见石壁已经不见,后面出来一道能够三个人一同进入的洞口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别有洞天!”张禹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逆子……逆子……逆子……”凄厉的喊声响了起来,这个声音,很是厚重,张禹听的一清二楚,正是上次到来时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似乎能够听的更加真切。

    张禹完全可以意识到,现在自己距离那个阴灵,又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叶玲珑从地上爬了起来,与此同时,张禹又听到大喘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是叶不离从地上站了起来,不住的大喘气呢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……呼……差点没憋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吧。”张禹看向叶不离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以为死定了,真没想到,还能活下来……”叶不离有些唏嘘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小子仍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没死就好,咱们休息一下,前面还有路要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就在大殿周围转悠起来,将散落在地上的铜钱,一枚枚的捡起来。

    叶不离则是走到门口,将自己带来的皮箱和包袱拿了进来。

    唐牛山,山背后。

    这座山很大,正面是唐牛屯,在另外一侧,则是相当的荒凉。原本也没几个居民的地方,因为闹老鼠,索性都去城里打工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老鼠发现没有吃到,也不光顾了。连老鼠都不来的地方,能有多惨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在山脚的颠簸路上,却停着四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一辆面包车内,坐着六个人。其中四个人的脸上,都戴着白色的天王面具,加上是一样的衣服,很难判断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,坐着两个女人。二女不是别人,一个是小丫头方彤,一个是叶凤凰。

    叶凤凰的脚上锁着脚镣,手上带着特别特别粗的手铐。之前绑着的绳子,倒是不在。

    如此待遇,可见对方对她的重视。相较而言,方丫头就好得多,人家也没为难她,手上、脚上什么也没带。当然,就算是这样,她也没本事逃走。

    这功夫,车门被打开,一个小男孩从外面跳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小男孩,一个戴天王面具的人便直接问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这人的声音,应该能有四十多岁。

    “张禹他们已经破掉了阵法,眼下已经进入后面的通道。通道中还有什么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小男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中年玉天王点了点头,“张禹的本事果然大,法师就是法师,如此厉害的阵法都能让他破掉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厉害,所以也特别的棘手。等他从墓中找到藏宝之后,且不说他会不会跟咱们交换,就算交换,只怕也有可能是一场决战。”邱见月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跟他正面交锋呢,这种做法,何等的愚蠢。”中年玉天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打算怎么做?”邱见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”中年玉天王笑着说道:“古墓中,现在有很多老鼠,这些老鼠都是我投放在这里的,它们的情况,我最了解……你们不是问过来,在来的时候,最后一辆车内装着的东西是什么吗?现在我就回答里面,这里面装着的东西是鼠粮……老鼠很喜欢吃这种东西,可一旦吃了,在它们被烧死的时候,就会产生鼠疫……张禹如果想要对付它们,必然要纵火,鼠疫一起来,他是必死无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禹的医术,好像也不简单,加上又有道法,光凭鼠疫就想让他死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小男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……那个大殿的入口机关是在外面镇墓兽的身上……把那个机关给关上,哪怕没有鼠疫,张禹都有可能活活饿死在里面。如果遭受鼠疫,里面又没有药物,还不是必死无疑!”中年玉天王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卑鄙……怎么这么坏啊……”后面的方丫头听了他们的话,立刻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嘴,要是再敢多数,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。”这一次,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女人,女人的脸上同样也带着天王面具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昨晚才回来,今天老铁休息一下,也是赶上白天出了点问题,关注本书的亲哥亲姐都知道。所以,写的有点少,只能四章更新。从明天开始,每天五章更新,并且尽可能保持到月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