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59章 孤注一掷
    雷声落定。

    再看石壁上的人脸,张禹的心头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原来,那人脸丝毫变化没有,连个石头渣都没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张禹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后来的脚步声更近,张禹顾不得细想,急忙逃窜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一连串的泥巴再次射来,幸亏张禹逃得快,要不然的话,非得被淹没在泥巴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不少泥巴,喷射在石壁上。说来也怪,陶土一到石壁上,并没有粘住,而是直接滑落到地。

    这一幕,张禹瞥眼间看的清楚,他心头一动,心中诧异起来,这陶土很能黏人,莫说是人被陶土射中,只怕任何东西被射中,怕是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滑落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石壁确有古怪。

    正琢磨的功夫,陶俑又朝他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催动神行马甲,利用大殿的宽度,东躲西藏。

    每去一处地方,他都会留意一下周边的情况,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所在。转悠了一圈,张禹算是将这里的情况摸透,九个陶俑,就好似被他遛狗一样的溜着。

    绕了一圈,张禹再次来到石碑后面的石壁前,看着这块石壁,张禹渐渐肯定,阵眼应该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自己的雷法,看来是根本白费,可除了雷法之外,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杀伤力更为强大的法器了。毕竟连雷法都不成,还有什么能够破掉这个,或许当初那个钻心钉有可能,只是太过倒霉,随着盲僧达野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张禹的心头突然一动,再次想到叶玲珑说的话。

    那个陶俑脸上戴着的面罩好像十分重要,莫不是......

    张禹看了看石壁上的人脸,又扭头朝后面追上来的陶俑看去。

    那个戴面罩的陶俑,脸上的面罩好像也能罩在石壁上人脸凸起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会是这样的吗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不敢肯定,但张禹意识到,这或许是自己破阵的唯一选择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毫不迟疑,他当即咬破左手食指,在右手掌心上画了起来。一边画,张禹一边在心中默念起来,“灵动苍穹,图镇八方,道转神通,奇门妙术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在心中的念叨,符文也画到了最后一笔,当这一笔画完,张禹手指一收,嘴里喊道:“成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的掌心处银光一闪,出现了一片好似银白色布片的东西。这东西上面,除了散发着银光之外,还有那血色的符文。

    这就是无当灵图,张禹先将灵图收入丹田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眼瞧着陶俑又追了张禹,张禹左掌跟着拍出,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闪电朝陶俑射去,右手又是先前一指,银光凭空射出,灵图瞬间将戴面罩的陶俑给裹住。

    没有了这个陶俑的支撑,另外八个陶俑哪里是张禹的对手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全都被张禹打的动弹不得。而那戴面罩的陶俑,已然开始猛烈的挣扎,张禹清楚得很,灵图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摘下他的面罩。

    他快步抢到陶俑面前,伸手一把抓住陶俑的面罩,只是向上一提,面罩便被他轻巧的摘了下来,露出里面那张黑色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令张禹没有想到的时候,面罩才一摘下来,陶俑又一次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陶俑的挣扎更为猛烈,不等张禹离开,陶俑的双臂只是一展,“噗”地一声,银光爆裂。

    张禹就觉得丹田剧痛,身子好似不听使唤一般,向后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等张禹爬起来,那陶俑的双臂就朝他拍了过来。张禹连忙挣扎,他知道陶俑这是要向他发起攻击,只要被泥巴射中,自己就会跟叶不离一般无二。那个时候,再想逃跑都万万不能,唯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他只一挣扎,丹田又是一阵剧痛,这次的疼痛要比上次灵图破裂更为猛烈,疼的他惨叫一声,原本想要翻滚的他,不禁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两道泥巴射出,张禹听到这个动静,都差点闭上眼睛。但他旋即发现,身上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听得真切,正是叶玲珑的声音。他忙扭头一瞧,只见叶玲珑正站在陶俑的背后,双臂抱住陶俑的身体,也就是因为这样,陶俑刚刚喷出来的泥巴偏了一些,没有喷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禹咬着牙,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玲珑紧紧地锁着陶俑,而陶俑正猛力挣扎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说实话,叶玲珑是尸修,浑身铜皮铁骨,一般的高手根本奈何不得。若说力气,也不是盖的。可是,转眼之间,她的身子就被陶俑硬生生的给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人才一落下,陶俑就扭过身子,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团泥巴直接射到叶玲珑的身上,叶玲珑的身子再也无法移动,被泥巴罩住的地方,转眼变成陶俑。

    “快跑!小宫主就交给你了!”叶玲珑自知无法逃脱,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俑继续喷射,叶玲珑的身上,很快就被陶土彻底覆盖。

    张禹看的清楚,他丹田疼痛,有心去救叶玲珑,却是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咬牙,拔腿朝石碑那边跑了过去。石壁上的人脸,已经成为他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张禹踉踉跄跄的冲到石壁前,他手里抓着缀玉面罩,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缀玉面罩被他一下子罩到人脸之上,还真别说,大小什么的,简直是整整好好,仿佛就是给这个人脸设计的。

    “喀拉拉……”“喀拉拉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一秒钟的时间,石壁突然发出破碎的声音。张禹急忙后退一步,旋即发现,刚刚罩在人脸上的缀玉面罩,就好像是沾上了一般。

    石壁开始慢慢破碎,张禹心头一喜,看来自己的料想没错,这一次赌对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也不敢大意,转头朝后面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瞧,又是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适才戴面罩的陶俑,此刻已然不动,就跟另外八个陶俑一样。他们的身上,陶土纷纷破碎,那八个陶俑,只剩下了白骨,跟着塌碎在地。

    而那戴面罩的陶俑就不同了。他露出来的,竟然不是白骨,乃是人的躯体。看那样子,似乎没有半点**的迹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