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48章 叶不离的疑惑
    张禹这次看到的,又是一个药方。这个药方多是化学成分,因为先前中年人已经介绍过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,所以张禹一下子就能确定,这个方子就是毒死吕真人师叔和毒害花老头的药方。

    上面的区别只有一个,那就是毒死老道的药量比较大,属于高浓缩的,很快就能让人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而用来毒花老头的,用的是平缓的药,药量比较轻,会让人慢慢死去。道理也很简单,要是直接干掉花老头,家产怎么办?

    看过之后,张禹又往后面翻,现在已经将本子翻过大多,后面的纸张上,再没有任何字迹。

    张禹将本子拿在手里,心中不禁感慨,这或许就是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将本子丢到地上,他已经不用再去检查这里摆放的瓶瓶罐罐,里面装着的东西,无非是这上面所记载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张禹对五个中年人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五个人如蒙大赦,连忙朝外面走去。张禹是最后出去的,不过心中却在琢磨,自己应该如何处置这个地方,以及如何处置这五个人。

    让警察来处理,显然是不成的,死了这么多人,连警方也需要有一个交代。即便这些人都是毒贩,已经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还有这五个人,放他们走,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他们知道如何制毒,而且本身罪孽就不小,要是放了,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。如果死性不改,又做这种勾当,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。

    又不能将他们交给警察,似乎选择只剩下了一个。

    走出通道,叶玲珑和叶不离都在外面等着。叶不离抱着师妹,脸上满是怜爱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眼叶玲珑,冲她轻轻点了点头,叶玲珑马上就明白是什么意思,她也不客气,娇叱一声,人就扑向了那五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惨叫声响起,五个人先后倒入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叶不离仿佛根本没有觉得意外,张禹走进另一侧的通道,里面有大缸的煤油,他将煤油撒到地上。不仅仅是那一侧的通道,连老鼠这边的通道内也是一样。最后,他又将剩余的煤油洒到天王殿上,洒到那些尸体上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。”忙完这些,张禹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顺着通道出来,张禹让叶玲珑和叶不离先上去,他走在最后,从兜里掏出火符,抛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个火球,直接点燃了地上的煤油,火势立刻窜动,天王殿内一切,直接化为火海。

    张禹转身上去,从神台钻出。机关在佛像的手上,将扳动机关,佛像跟着慢慢合上。

    眼下天已经蒙蒙亮,不难看到,有烟从地缝中冒出。这应该是下面设计的风道,要不然这么多人,也不得都给憋死。

    玉天王的基地就这么毁了,邱见月就是五大天王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没有证据,到警方那里,肯定是说不通的。可张禹并没有打算通过警方,他打算亲自去找邱见月。

    出了佛爷庙,他们朝山下走去,沿着来时的路向下,走到半山腰时,又看到了那座坟。

    走到坟前,张禹望着石碑,他真的很想将坟给挖开。

    叶不离看了眼石碑,突然说道:“这个人也叫唐嫣,我记得咱们在唐牛山的时候,就遇到了一个同样名字的坟。你说,这两座坟之间有什么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能看出有关系?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偶然看到,自然不会觉得如何,但是这么凑巧的话,其中不能没有联系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座坟之间的联系,我已经猜到了,咱们走吧,就不要打扰亡人的安宁了。其实......她已经很可怜了......”张禹说完,转身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见张禹就这么走了,叶不离忙抱着师妹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回答,只是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叶玲珑静静地跟着,随着天色越来越亮,他们也来到山下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直接前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车子进到市区,坐在后面抱着师妹的叶不离突然叫道:“停车、停车......”

    叶玲珑将车停到一边,坐在副驾驶的张禹扭头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里距离你们的无当道观多远,要是太远的话,能不能买点吃的和喝的,我这两天吃不好喝不好的,还有我师妹......长兄......呵呵......”叶不离有求于人,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点饿了,你等着,我下去买点早餐。”张禹说着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他也能看出来,叶不离的师妹身体虚弱,需要进食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路边就有卖早餐的,张禹穿着道袍,突兀的出来买早餐,看起来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他打包了几碗豆腐脑,还有几个火烧。回到车上,东西交给叶不离,自己只留了一碗豆腐脑和俩火烧。

    叶玲珑继续开车,张禹在前面吃,叶不离在后面喂他师妹吃东西。

    人是铁饭是钢,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下去,唐婉颜也就有了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她轻启朱唇,感动地说道:“谢谢师兄......”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什么,现在好些了么。”叶不离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唐婉颜在叶不离的怀中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唐婉颜的气色确实好了点,可叶不离的脸上,却露出了一抹迟疑之色,仿佛是想要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口,总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唐婉颜看到他的样子,低声问道:“师兄怎么了?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妹......我......”叶不离有点吞吐地说道:“我有件事,想要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唐婉颜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见叶不离这般说话,也不禁有点不解,吃了一半的火烧拿在嘴边,却已经是仔细倾听。

    “被关押的这些天,我一直都在琢磨,怎么会这么巧就被人给截下来。虽然我认为莫大光一定有问题,可车上只有咱们两个,莫大光绝对不可能知道咱们走的路径。而且,就在我被那些假警察给摁住之前,我都没有觉察到一点动静,虽然我当时睡的很死,但咱们被警察给截住,你不应该连招呼都不招呼我一下吧......所以,我怀疑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问题......”叶不离慢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有些伤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