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45章 老鼠
    听到奇怪的声音,张禹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,以防止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叶不离要比张禹还要警惕,根本就不敢站在门对面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没有东西出来,只是“吱吱吱”的声音还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老鼠叫。”叶玲珑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应该是老鼠叫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他在唐牛山听老鼠叫听多了,完全能够确定,这里的声音十有**就是老鼠的叫声。

    可光有叫声,仍然不见有什么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一闪身,面对着洞口,只见里面漆黑一片,通道似乎也不短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......吱吱吱......”

    鼠叫声仍在继续,张禹掏出聚火符来,朝里面打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四个火球落定,让通道内光亮起来,从外面能够看出,通道大概能有二十米的距离。在通道内,好像还有石室。

    也就在光亮出现的一刻,里面的鼠叫声一下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张禹轻轻一挥手,跟着看向那五个斯文中年人,用命令的口气说道:“你们在前面走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好。”......

    五位老兄嘴里是答应,身子却直哆嗦,脚步僵硬,走的那叫一个慢。

    张禹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知道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“真不知道。”“我们从来没进去过。”......五个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怕什么,给我进去,要不然的话,现在就得死!”张禹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般说,他们也不敢耽搁了,硬着头皮朝里面走去。进去或许还不会死,但若是不进去,那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打头阵,张禹稳步跟在后面,叶玲珑跟在张禹身边。

    当快要进到通道内时,张禹发现叶不离没动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叶不离一眼,说道:“你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不离忙用讨好的语气说道:“总得有个人在外面守着,而且......我师妹现在这个样子,我也不放心......”

    叶不离怀中的少女,确实十分的憔悴,看起来十条命都去了一半。若是再关在里面,估计都撑不过两天。

    张禹理解叶不离的心情,微微点头,说道:“叶阿姨,那你也留在外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玲珑明白张禹的意思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向后退了几步,一边盯着里面,一边盯着叶不离。

    张禹又催促五个人向前走,他慢慢地跟着。其实这五个人走的也够慢,但通道总共也就二十米,再慢也很快就看到左手边的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五个人先来到门口,往里面一瞧,跟着就惊呼一声,“呀......”“啊!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急忙后退,其中一个往后退了两步,就来到张禹的身前。

    张禹对他们这些人,怎么可能客气,他抬腿就是一脚,将身前这位给踹趴下了。

    另外四个这才意识到,后面这位更可怕,忙活停下来,一个个指着石室说道:“眼睛。”“这里面好多眼睛。”“还冒光呢。”“有的冒红光,有的冒绿光,太吓人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怕什么呀!制毒你们都不怕,现在还害怕起来了!给我往前走,要是再看后退半步,别怪我当场宰了你们!”张禹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“是、是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边上的四位,又哆哆嗦嗦的向前,被踹趴下那位,也急忙爬起来往前走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石室门口,他们可不敢进去,只是硬着头皮,打着哆嗦站在那里,再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张禹也走了过去,朝门内看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里面又是红光、又是绿光,显然是眼珠子。

    奈何里面还是黑,确定不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顺手丢进去两张火符,石室内登时光亮。这次看得清楚,石室内有不少铁架子,架子上是铁笼子,笼子里关的都是老鼠。

    老鼠见到光亮,多少有点紧张。不过这里面也不乏有大的老鼠,甚至朝着他们呲牙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多老鼠......”“老鼠怎么这么大......”......五个中年人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大老鼠,张禹也不由得一怔,但他随即想到一件事来,那就是在唐牛屯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又叫老鼠屯,到处是老鼠。吃饭的时候,镇上的人说了,老鼠药对这些老鼠都没用,养猫也是白扯,老鼠都追的猫到处跑,只能养狼狗和土狗看家。

    张禹在唐牛山中也见过不少老鼠,再看到这里的老鼠,他隐隐意识到,唐牛山的老鼠很有可能是这里的老鼠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进去!”张禹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去......”“这......”“都是老鼠......没什么看的......”......五位老兄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看到老鼠都关在笼子里,他们也害怕。因为这老鼠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忘记我刚刚说的话了么,不进去的话就死!”张禹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还是管用,五个人你瞧瞧我,我看看你,终于还是一闭眼,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老鼠都关在笼子里,根本不出来。但是老鼠们显得是感觉到领地受到了侵犯,加上又无路可逃,一个个发出磨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哧哧哧......”“哧哧哧......”

    瞧那意思,是在恐吓张禹他们,不要进来找事,否则的话,老鼠急了也会吃人的。

    进到石室,看的更加清楚,这里面除了老鼠就是老鼠。一个个铁架子上,摆的全是老鼠笼子,唯一不同的就是,老鼠有大有小。

    在铁架子最下面,还放有一些麻袋。张禹让五个人将麻袋一个个给搬过来,看看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五位壮着胆子,将麻袋搬出来,打开一瞧,都是粮食。很显然,这些粮食是用来喂养老鼠的。因为太潮,有些粮食都发霉了。

    张禹紧了紧鼻子,这里的味道,别提有多难闻。

    随着粮食被一袋袋搬出来,张禹看到,在一个架子下面,放着一个塑料桶。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,说道:“把这个桶也给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们不敢不从,老实地把桶搬了过来。桶上面有盖子,一个中年人将盖子打开。

    才一打开,他们就嗅到一股奇怪的味。这味道有点臭,却还有点香,还有点腥,说不明白,到底是个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张禹觉得有点熟悉,跟用来毒花老头的药差不多,却又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