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40章 两个邱见月
    “莫大光......”张禹嘀咕了一句,心中暗说,莫大光都已经死了,他哪知道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跟着纳闷,叶不离为什么这般说,难道他被抓到这里跟莫大光有关?

    张禹当即问道:“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哪是跑,你看不出来么,分明是被抓来的,刚刚差点被点天灯......”叶不离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但让我好奇的是......”张禹说道:“他们抓你干什么?还有,你不都已经跑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准备跑路,结果被莫大光给出卖了......这帮王八蛋,冒充警察把我给抓了......原本是关在石家市,后来就把我送到了这里......”叶不离恨恨地说道:“我之所以毁掉茅山灵图,也只是迫于无奈,想要你来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毁掉茅山灵图,我就能去救你?你脑子想的什么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给你的抵押,抵押物没了,我就不信你没点脾气。就算找不到我,难道还找不到莫大光么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叶不离早就发现不对。当时自己明摆着是被关在地下室呢,试问哪家公安局和派出所设有地牢?

    自己的行踪,也没几个人知道,想都不用想,他也能够猜到,肯定是那个让自己去盗墓,之后又问他遇没遇到其他人的师叔所为。

    当时他毁掉灵图,令丹田受创,目的也就是让张禹去找莫大光的麻烦。通过莫大光,或许就能找到他,落到张禹的手里,总要比落到这帮人的手里强。再不济,张禹也是名门正派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小子的鬼主意挺多。”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去找莫大光,就是因为这件事。虽然没有找到叶不离,却有了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一般吧......我都说了......你是不是先把我给放下来......”叶不离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?”张禹对于叶不离的人品,实在不怎么看好。

    叶不离见张禹迟疑,急忙说道:“他们把我抓起来之后,一直在对我进行非人的虐待......想要打听咱们在古墓之下发现了什么......我可是相当够哥们义气的,根本没说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说?”张禹撇了撇嘴,说道:“我看你刚刚招的挺利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要给我点天灯......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我也是没辙......要是我不说,早就被点了,等你来的时候,我都成烤猪了......不对啊......”说到这里,叶不离打量了张禹一番,有点尴尬地说道:“你在外面蹲挺长时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但他知道,叶不离刚刚说的话,应该没假。如果招的话,叶不离可能早就招了,对方也不可能对他刚刚临死前说的话感兴趣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要帮叶不离解开绳子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响起快速的脚步声,张禹转头看去,跟着就见叶玲珑从院墙外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是她回来了,张禹也不急于给叶不离解绳子,直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玲珑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一进到树林了,直接就没了影子,我找了半天,也没找到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走到张禹面前,摊开右手,又道:“你看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看了一眼,就见叶玲珑掌心处是一把木屑。不仅是掌心,在指甲缝里,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说道:“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在那人的后心抓了一把,他的身体十分坚硬,好像不是人。后来我才注意到,竟然......都是这个......”叶玲珑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为之一惊,伸手从叶玲珑的手心抓起一捏木屑,他能感觉到,这木屑之上,还带着一小丝的灵气。

    跟着,张禹将木屑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旋即诧异地说道:“桃木......”

    叶玲珑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觉得像是桃木......可他明明是人......为什么身体会是这样......也不像是,里面穿了什么铠甲......”

    “确实叫人纳闷......”张禹疑惑地说道:“会不会是树成精了......”

    他能这般联想,原因无他,毕竟家里就有一个树精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......”被绑着的叶不离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看向叶不离。

    “树要是能够修炼成人,那得多少年?真要是成精了,估计你们俩都得扔这。”叶不离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这一刻,他心中更是狐疑不定,琢磨不出来,这到底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之前跟这个“玉天王”交过手,对方手段狠辣,但好像也只是靠近战搏击,没有其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厉害之处,恐怕就是防御力了。上次桃木剑射入他的身体,让他把剑给带跑了。这次匕首射中他,结果也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......先把我放了呗......”叶不离见张禹光在那里想心事,又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叶玲珑一眼,说道:“将他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叶玲珑当即踏上一步,双手抓住绑在叶不离身上的绳子,只是一用力,就听“嗤拉”一声,绳子硬生生的被扯断了。

    叶不离双脚登时落地,可能是绑的时间太久,冷不丁这一下来,都立足不稳,加上身上都是由,直接滑了个屁股墩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太滑了......”叶不离舔着脸笑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搭理他,已然摊出右掌,想着邱见月模样,施展起圆光术来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下,掌心金光闪亮,一道圆镜浮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看到,一个身穿白袍,脸上戴着白色天王面具的人正在朝山下逃窜。夜色下,这人的速度很快,看得出来,对于地形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脸,可张禹知道,面具下的人,正是邱见月无疑。

    确定了邱见月的身份,张禹不由得又想起那个“玉天王”。两个人的身形几乎一样,就连眼睛和声音也一样,只是那个“玉天王”的身上,更透着诡异罢了。

    张禹隐隐意识到,这其中的一些原委,“难道说,一共有两个邱见月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莫非是圆光术……”坐在地上的叶不离站了起来,看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见什么时候都有他,不禁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叶不离的脸皮也厚,当即笑呵呵地说道:“高手,不愧是高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