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9章 五大天王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立时响起,六个汉子浑身是火,有的撒腿逃跑,有的就地打滚。

    张禹用的是普通的火符,如果说马上在地上打滚,有人帮忙的话,倒是没有生命危险。可若是惊慌而逃,等火势起来,那就惨了,不死也得烧成重伤。

    除了汉子们的惨叫声,另外还有一个惨叫声,那就是从玉天王的嘴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刚刚打出火符的时候,只是坐起身子,距离张禹并不远。张禹一脚踢起匕首,原本没以为能够伤到玉天王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玉天王竟然没有躲过,匕首正正好好的刺入玉天王哽嗓咽喉。他的身子一软,旋即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张禹为之一愣,怎么这就死了呢,未免也太废物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......你别过来、别过来......”就在这当口,叶不离的惊叫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有一个汉子在地上打滚,滚动的方向正是冲着叶不离。

    叶不离被绑在木头桩子上动弹不得,身上披着麻袋,麻袋上都是煤油。这要是给点着,人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可浑身着火的那个汉子,哪里顾得上其他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叶不离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听到叶不离的声音,忙扭头看去。恰在此时,汉子已经滚到叶不离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火焰立刻点着,叶不离腿上的麻袋直接冒起火光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救命、救命......”叶不离发出急切的喊声。

    张禹一个箭步抢了过去,手掌只是一挥,八卦仙衣的袍袖直接将叶不离和汉子身上的火全部扇灭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的妈呀......”火光没了,叶不离惊魂稍定,看那样子,差点都哭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没闲心搭理他,四下扫了一眼,有两个汉子逃进了正殿,有两个汉子左右奔逃,却也很快躺下,在地上打滚。还有一个汉子,就在旁边挣扎,张禹抢了过去,一袖子扇灭这个汉子身上的火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的人,他也没心思搭理,目光更着集中到“玉天王”和叶玲珑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两个人打的是难解难分,张禹看得出来,如果这么打下去,一时半会应该分不出上下。但“玉天王”似乎已经意识到危险,只要张禹加入战团,他就根本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他猛地朝叶玲珑击出两拳,跟着转身就跑。叶玲珑哪能让他得逞,身子猛地向前一欺,抬手一爪抓向“玉天王”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玉天王”的后背上还插着张禹的桃木匕首呢,仿佛根本屁事没有。叶玲珑的这一爪速度极快,“玉天王”只管逃跑,根本无暇躲避。

    就听“噗哧”一声,叶玲珑的爪子正正好好地刺入玉天王的背心。

    又是“嗤”地一声,“玉天王”竟然硬生生的从叶玲珑的爪下逃脱,从破落的院墙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玲珑跟着追赶,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的功夫,加上两个人距离又近,张禹实在不便出手,因为极有可能伤到叶玲珑。如果用桃木匕首的话,简直是等同于白扔。

    眼瞧着二人一前一后的跳出院墙,张禹有心追赶,但看了眼边上的两个汉子,还有被绑着的叶不离,便没有追上。他也相信,以叶玲珑的本事,应该不会有大碍。

    张禹踢了脚旁边躺着的汉子,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那汉子已经吓破了胆,忙紧张地说道:“我们是玉天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玉天王......玉天王在哪里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就是......”汉子看向刚刚被张禹干掉的白袍人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了一眼,颇为不信地说道:“就他......我怎么不信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玉天王......”汉子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两步走到死了的玉天王身边,蹲下身子,揭开这人的天王面具。

    只一瞧,他并不认识此人。这人的年纪能有三十多岁,不到四十,脸型方方正正,也没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这人一定是修道之人,要不然的话,适才也不能打出火符。不过那实力,实在是稀松的很,远不如张禹的想象。

    张禹拣起地上的匕首和插在玉天王勃颈上的匕首,跟着又看向那汉子,淡淡地问道:“那另外两个戴面具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也是玉天王......”汉子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俩也是玉天王?”张禹一愣,随即问道:“怎么这么多玉天王?”

    “玉天王一共有五个......”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个......”张禹又是一愣,诧异地问道:“怎么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加入天王帮的时候,天王堂上就是五大天王......”汉子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两个呢?到底哪个说的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两个......我也不知道,他们好像不是经常在一起......至于说谁说的算......好像说的都算......天王殿上,中间坐的那个,就是这个了......”汉子看着死了的玉天王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一般,也都是他......发号施令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听了这话,不禁又打量起被干掉这位玉天王。他横看竖看也不敢相信,这位老兄就是大名鼎鼎的玉天王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先前逃跑的邱见月极为灵敏。当然,说他就是邱见月,毕竟也只是听到声音,没见到面具后藏着的脸是什么样的。另外一个“玉天王”,就更加了得了,自己的桃木剑刺入他的身体都没用,更是挨了叶玲珑一爪子,还能继续逃跑。眼前这个被干掉的玉天王,显然是最废物的。

    张禹略一琢磨,说道:“天王殿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在正殿里面,佛像那里有机关,从入口下去就是......”汉子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被绑着的叶不离,叶不离见他看过来,马上哭丧着脸说道:“大哥......救命、救命......把我放下来呗......”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张禹轻笑一声,说道:“你的茅山灵图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叶不离忙干笑一声,尴尬地说道:“我、我......我不会将东西毁了,你能来找我么......我这不是为了保命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张禹有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找到我,是不是通过我师叔莫大光……”叶不离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