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7章 点天灯
    “你看,那你有个院子……”叶玲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,走,咱们去看看……或许能有什么发现……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蹑足潜踪,朝院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俩的脚步,几乎不会发出什么声音,走着走着,距离院门就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不会迎着院门走,很快就到了院门前。这时候,已经可以看到那破落的红木院门,以及塌了一半的红砖围墙。

    在庙门上,悬着一块匾,匾额上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,勉强能够看出,上面写着佛爷庙三个字。

    张禹在靠近的时候,就已经在仔细倾听没有听到半点声音,好像根本就没人。他从外面往里面看,院子并不大,迎面是大殿,左右有厢房和值房。所有的门户,都已经是门窗脱落,破败的不成样子。不过也能看出来,这里以前是一座小庙。只是在正殿的门前,竟然竖着一根十字形的木桩,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佛爷岭上,张禹也找不到什么可去的地方,这里实在不像先前张禹用圆光术看到的地方,他都有点怀疑,是不是走错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再用圆光术看看……”张禹嘀咕一句,摊开右掌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施展圆光术里,里面突然响起“吱啦吱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声音,好像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正在移动。声音的方向,就是在正殿之中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闪过身子,躲到门后,只用耳朵倾听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的脚步声,从里面发出,张禹听得出来,这可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,最少能有七八个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脚步声似乎都围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你们把我绑在这里干什么……”蓦地里,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不禁觉得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他旋即就响了起来,这个声音,不正是坑了自己的那个叶不离的声音么。

    “是叶不离……他不是跑了吗?怎么……会到镇海来……应该是他的声音吧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正嘀咕着,院子里竟然又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的心头一颤,又是一喜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不正是邱见月的么。

    “绑我就绑我,怎么还脚离地……我、我靠……你们不会是想给我点天灯吧……”叶不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点天灯啊,不愧是茅山派出来的,确实有点本事……”邱见月的声音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没那么大的仇吧……”叶不离苦哈哈地来了一句,旋即紧张地说道:“你们、你们不会是要用天灯续命术吧……我跟你们说,这根本就是谣传,根本不管用的……那个老头都已经死了,就算把我给点天灯了,他也活不过来……再者说,就算他没死,你点了我,也是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在心中嘀咕了一句,“天灯续命术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曾经听老王头讲过点天灯的故事。农村的家长,有时候还拿来吓唬小孩呢,比如说:别乱跑哈,让人贩子把你抓去,好给你点天灯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点天灯,最初只是一种刑法。就是把人的衣服脱了,然后包一层麻袋,连人带麻袋一起丢到油缸里泡。泡过一段时间之后,等入夜之后,把人捞出来绑在木桩子上,脚不能落地。绑好之后,就从下面点火,将人给烧了。

    这种刑法,可是相当的残忍。因为人的脚是不着地的,所以被称为点天灯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又有人给更新换代了,也不知是哪位老兄想出来的法子,就是将人的脑袋上钻个小洞,倒入灯油并点燃,可让犯人在极痛苦中被烧死。这种死法,要比第一种点天灯还叫人痛苦。

    原本这只是刑法,用来折磨人的,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讲究。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有人传言,点天灯可以用来给人续命,甚至还发明出来了一套步骤和咒语。

    自然,本身就不是正了八经的道家法术,连借运都比不上,能管用么。传闻点天灯续命术,就没人成功续命过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还有人深信不疑,主要也是因为逼到份上了,尽力而为,死马当活马医。于是说法就越来越多,一来是命中该绝,诸葛亮用七星灯续命术都没成功,这么厉害的人,都挡不住天命,更别说一般人了。所以这个概率,基本上是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之后又有传说,如果抓到玄门高手,用有修行的人来点天灯,这个概率会提高。被点天灯的人,实力越强,成功率越高。

    这不是扯犊子么,不过以前,就说现在,谁都知道袁真人、吕真人这样的修为高,你敢给抓来点么?

    本来就是不靠谱的事儿,张禹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用,用这招的还是邱见月。

    不用说,邱见月是打算给老爹续命,可他老爹已经死了。连叶不离都看出来了,张禹八字寻命盘上更是没信号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好奇,轻轻地探头朝院里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院子中,此刻站着能有十个人。背朝张禹的是三个人,这三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袍,衣着似乎一模一样。在这三个人之前,摆了一张长条桌,桌子上躺着一个人,不用猜也知道是邱见月的父亲。

    在三人的左右两侧,各有三个汉子,其中两个汉子的手里,还提着火把。

    在三个白袍人的对面,也就是那个十字形的柱子上,正绑着一个人。这人的身上围着麻袋,头发散乱,都看不出来是谁了。不过张禹能够的清晰的嗅到一股煤油味,肯定是从那位老兄的身上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没听到声音,张禹都认不出那是叶不离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瞧着,打量着三个白袍人,中间那个中等身材,头顶带着方方正正的帽子,也不能确定,是不是认识。倒是那人左右两侧的两位,身形体态似乎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,右边那个人转头看向中间的那个人,低声说道:“天王,时间到了么?”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,正是邱见月。

    中间那人抬头看了看天,跟着点了点头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,点火!”邱见月大声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