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5章 唯一的线索
    张禹坐在后面的车里,脑子也是不停地转悠。吕真人的圆光术被破了,显然是有高手坐镇,并且料到有人会用圆光术窥视,提前摆好了破镜术。

    只是问题在于,使用圆光术的这个人是谁?

    是周真人,还是其他人?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再次将三个人联系到一起,周真人,矮子和玉天王。

    想到玉天王,他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一个人邱见月。

    说邱见月跟这些人没有关联,张禹怎么也不信。眼下周真人和矮子,肯定是找不到的,玉天王更加找不到,明面上也只剩下邱见月这么一条线索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用圆光术看周老道,那就只能看看邱见月了。他现在会在做什么?”张禹心里琢磨着,跟着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掌心处金光一闪,一道圆镜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画面中,邱见月正坐在椅子上,在他的面前,是一张病床,床上躺着一位面容憔悴的病人,不正是邱见月的父亲么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张禹不禁微微摇头,这是想不到,邱见月竟然如此孝顺。

    邱见月的脸上,带着泪珠,显然是在不停地流泪。从这里不难看出,邱见月的父亲恐怕是不行了,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如此至孝之人,着实少见。

    邱老头闭着眼睛,似乎正在熟睡。

    张禹观察了一下,旋即就要收掉圆光术,可旋即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里的光线有点暗淡,不像是医院。张禹去过邱老头的病房,那是一个光线很好的房间,眼下还是大白天呢,怎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“难道说,邱见月将他的父亲从医院接出去了,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能看清全貌,但隐然能够看出来,这里好像没有窗户。

    “邱见月这是把他爹带到什么地方了……”张禹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掌中的金光,因为时间的缘故,此刻消失。张禹并没有注意到这个,仍然在琢磨,这其中到底有何问题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太过敏感,这也是因为,实在是没有线索了。

    “以邱见月的孝顺,一定不会轻易将父亲从医院接走,只能说……医院确实没有办法救好他的父亲了……若是这样的话,邱见月肯定还会做最后的努力……对,最后的努力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如果说邱见月要做最后一搏,他必然是要去找当初帮他父亲借命的高手帮忙……这个人……或许也就是我要找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转瞬间,他的心头一动,“有了,我不是知道他老爸的生辰八字么,凭着八字寻命术,只要能够弄到他父亲穿过的贴身衣裤,一切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确定了方针,张禹都有点按耐不住,他也不打算回花家了,省的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掏出手机,给司机打了个电话,让司机这就可以回家了。紧跟着,他冲前面开车的道士说道:“给我在路旁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停车……”道士一愣,“张真人……您不去花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我临时有点急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……我在边上停车……您要不要跟我们住持打个招呼啊……”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一声就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道士也不敢不从,当即在路旁停车,张禹直接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车队浩浩荡荡,有那道士认识张禹,见张禹这里下车,难免有点纳闷,但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里是黄浦区,已然不算是市郊,搭车还算容易。

    有出租车经过,张禹直接上车,表示要去镇东区光明镇的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虽说手头的东西也够用,但没有金钱剑终究舍手,总不能全靠雷法和火符术。一般的火符,倒是不能直接把人给烧死,可没啥威力,对付普通人还管用,用来和高手对战,明显是要吃亏了。

    再者说,自己还得弄邱见月父亲的衣服,这个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一听说他要去光明镇无当道观,那是立刻打表,一脚油门,绝尘而去。好家伙,这可是大活,从黄浦区到镇东区,再到光明镇,打表起码几百块。张禹才来镇海一年,还有外地口音的,像这样的,不给你绕点远,对得起你么。

    按照司机的路数,直接就准备给张禹按照一千块钱的公里数来跑。

    然而,令司机没想到的是,张禹从钱包里掏出来两张千元大钞拍到前面,说道:“两千块钱够了吧,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,我小名秋名山上老司机,速度就是一个快,而且从来不给乘客绕远。”司机说着,一把将钱给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既然钱到位了,那就别绕远了,怎么省油怎么来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管他怎么开了,跟着便拨了温琼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里面响起“潘云”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潘……阿姨啊……”张禹一听声音,还是没习惯。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,找我什么事?”温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能不能想办法给我弄一件邱见月父亲的贴身衣物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那个干什么?”温琼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急用了,他好像是从医院出来了,你帮我确定一下。要是人真出院了,就尽快把衣服弄到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想到什么主意了。行,这件事交给我了,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的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在车上闭目养神,昨晚也不睡觉,这都大中午了。饭估计是不用吃了,等到了道观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出租车司机的速度果然够快,要比自己的司机可快多了。三个小时就进到镇东区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温琼也把电话打过来了,说是事情已经查清楚了。邱见月是昨天将父亲接出医院的。至于说张禹想要的内衣裤,在医院就有,原本打算给扔掉到,正好温琼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温琼是没有通过上校的,凭她的本事,想要弄到也不难。只是稍微有一点点麻烦,就是需要通过女儿来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衣服正在送过来,马上取走,明显不太可能。张禹也不在镇东区耽搁,先去无当道观,等准备好了之后再来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