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4章 一箭双雕
    “是不是故意的,这个暂时不好说,可有一定能够说明,那就是张禹对对方的实力,是有一定了解的。他让我这么做,很有可能是让我去试探。”吕真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圆光术被破,损失了自己不少真气修为,而且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自己也无法再用圆光术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张禹也太阴险了……”陆道人也是恨得直咬牙,他接着说道:“可不跟他合作,咱们岂不是等于大海捞针,何时才能为师叔报了这个仇。”

    “仇是一定要报的,但除了报仇之外,咱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儿?”坐在后面左侧的老道,多少有点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理很简单,不管问题出在什么地方,这其中都跟吕祖阁和周老道有说不清的关系。玉虚绳是被偷了也好,是姓周的监守自盗也罢,亦或是杀害师叔的人就是周老道,说到底,咱们都要在这上面做文章。很显然,周老道还没死,既然没死,那他身上就绝对有问题!”吕真人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在理……只是,以他的修为,怕是用不了破镜术吧……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就用不了呢?”吕真人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没这个本事吧……破镜术……连我都用不了……”陆道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上次授了《通玄真经》,这上面就有破镜术,哪怕你已经授了《昊玄真经》,可《通玄真经》上的道法,你也不会几样!而有些人,凭着《通玄真经》上的道法,一定可以赢了你。不要以为你不会,旁人就都不会了!”吕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我回去之后,一定勤加苦修……”陆道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他一定能修成破镜术,这点我也不信,而且我同样不信,以他的修为所布置的破镜术,能够一下子破了圆光术!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就算他能用,以他的修为,也绝对不可能破了师兄您的圆光术……起码也能实力接近才行……”陆道人点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是主谋也好,他是被人抓了也罢,我的这个法子,都能够一箭双雕,釜底抽薪!”吕真人狠狠地说道:“如果他是被抓,那就怪他倒霉,或许这样,也能让他失去利用价值……倘若真的是他,我就不信,他宁可放弃吕祖阁的基业不要,也不出来……与其咱们满世界找他,还不如逼他主动现身!”

    “怎么逼他?又怎么个一箭双雕呢?”陆道人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就当他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也可以当他是死了,不论如何,偌大的吕祖阁总不能一日无主吧。周老道的师弟洪元珀素来巴结与我,虽说没有什么大的本事,却是一个可靠之人。我现在就给周老道一个星期的时间,他若是不出来,我就立洪元珀为吕祖阁的新住持!”吕真人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终究是人家吕祖阁自家的事情,咱们这么干涉,好吗?”陆道人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师叔都被害死了,我们还需要管这些么,没有直接接管他吕祖阁,已经算是十分道义了!明天就给我召集镇海市全真教各派,到阳春观议事,就说商谈吕祖阁住持失踪一事!”吕真人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见师兄这般,陆道人哪能再有二话,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陆道人也明白师兄的意思,吕祖阁并非真正的全真教一脉,只是当年无奈归属到全真教。从玉虚绳的事儿,就能看出来吕祖阁对全真教是有抵触的,趁这件事,直接把吕祖阁给收入阳春观的旗下,乃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从利益上考虑,完完全全是要盖过给师叔报仇的。

    这一招,损是损了点,但绝对是一招妙手。周老道如果真被抓了,那是没招,可如果周老道若是此事的主谋,基本上一下子就断了周老道的退路,将周老道给逼成黑户了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张禹以前就是个黑户,没有授纂,画不了符纸,只能靠咬手指的。而且没有得到经纂,很多的道法也不会用。

    全真教和正一教其实差不多了,一个叫授纂,一个叫授戒。虽说现在张禹用不着靠血画符了,可有一点,符纸得从白眉宫兑换,就是靠功德来换,说白了就是花钱。张禹是自己能够生产符纸了,他用不着跟白眉宫换了,但别家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就好像周老道,要是成了黑户,以后没有符纸的来源。他用的符纸相对高级点,得从阳春观来兑换,或者是去重阳宫这样的地方。成了黑户,且不说能不能换给他,估计当场就得给抓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符纸,也没法修炼更加高深的道法了。因为这些也是通过升戒纂才能得到的。周老道才得授《通玄真经》,在这之上还有更加高深的真经,以后肯定是学不了了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经济利益,吕祖阁一年的香火钱什么的都不少。其中专门就有给住持的一笔钱,用来充作功德,去兑换符纸什么的。即便不兑换,这笔钱也可以用来做别的。甚至,这么大的住持,想要做点假账,中饱私囊也不困难,好处多着呢。

    他如果只是被抓,那人家不杀他,多少是因为他有利用价值。等吕祖阁换了住持,周老道的这点利用价值,估计也没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沉吟一声,接着又道:“花家的事情,也要尽快解决,让二林寺把禅院给咱们腾出来!等到了花家之后,我就跟花剑锋谈这件事!还有,联络一些社会上的三教九流,打听一下有没有那个矮子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陆道人再次答应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叔,你们觉得我的安排如何?”吕真人又看向俩老道。

    两个老道互相看了看,他俩也清楚,虽说要凶手报仇,可是眼下上哪找去。住持师侄还因此被破了圆光术,算是已经尽力。吕真人着眼与眼前的利益,也是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右侧的老道点头说道:“就按住持师侄的意思办吧。”

    见师叔答应,吕真人转回身子,目视前方,人也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心中嘀咕,那个矮子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先是在阳春观内出现,跟着又是在花家出现,两次死人的事件,都有这家伙的影子。

    吕真人不自觉地捏住拳头,手心处还在真真做痛,“你这个矬子,千万不要让我再遇到你第三次!下次再见到,本道爷也不要什么活口了,定要让你死的难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