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2章 唐嫣
    “以目前的情况看,差不多就只有两种可能......”陆道人一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样子,脸上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可在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,意识到师兄就在边上。他连忙看向吕真人,不敢直接都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吕真人见他看过来,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师弟,你但说无妨。我相信吕祖阁的道友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,更不可能跟杀害师叔的人同流合污!”

    “吕道友......你放心好了,我们现在也在追查住持师侄的事情,眼下两件事并作一件事,我们吕祖阁一定以阳春观马首是瞻。”高老道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吕祖阁哪敢得罪阳春观。特别是眼下,周真人失踪,一切都显得这么扑朔迷离,高老道更加不敢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海道人也跟着说道:“吕道友,我师叔说的没错。这件事,我们吕祖阁一定以阳春观马首是瞻。如果说,是我师兄做出什么违背道门之事,我们吕祖阁也不会包庇。”

    他显得十分积极,因为一旦周老道出点什么事,接替住持位置的人肯定是他。当然,也不排除会发生什么意外,毕竟也没有个遗嘱什么的。如果说,能够得到阳春观的全力支持,那自己当上这个住持,简直是稳拿把掐。

    迪老道也点头说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对于吕祖阁的态度,吕真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师弟,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陆道人马上说道:“据眼下的情况分析,可能是估计只有两个。第一个,就是周道友当初监守自盗,把玉虚绳据为己有,结果被人发现,昨夜动手制住周道友,抢走玉虚绳,并问出咒语。第二个,就是当初有人盗走玉虚绳,昨夜前来制住周道友,审问玉虚绳的咒语,然后用玉虚绳去加害了师叔。”

    吕真人点了点头,认为颇有道理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吕道友,除了这两种可能之外,会不会有第三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......”吕真人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不难看出,花剑刃背后那个人,必然是玄门中人。这个人,有没有可能是周道友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?”吕真人的脸上露出一抹轻微的不屑,摇头说道:“不可能吧......就凭那个矮子,实力只怕都在他之上,让他如何驾驭......”

    从吕真人的表情上不难看到,他对周真人的实力,是十分不以为然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全真教的,张禹没见过周真人的实力,只能进行分析。但是人家吕真人,对周真人显然十分的了解。说出这样的话,就说明周真人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对方的医术何等高明,张禹自认,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张禹暗吸了一口气,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,他看向海道人,两个人以前是见过面。张禹平和地说道:“海道友,我有件事想要跟你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请讲。”海道友说道。

    “贵派可有一个叫唐嫣的女道士,听说是周道友的师妹。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唐师妹......”海道人疑惑地看向张禹,“她已经仙游过年,张道友是从何听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偶遇周道友,听他提了一嘴,他们俩的交情,似乎很深厚啊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住持师兄和唐师妹都是北方人,镇海地处南方,弟子大多也都是南方的。住持师兄先入门,唐师妹是后入门,由于口音,两个人的交情很好,住持师兄当年对唐师妹也十分的照顾。不过......”说到这里,海道人明显迟疑了一下,似乎觉得有的话不该说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问道:“海道友,有什么话就说么......我很想知道,令师妹是何时仙游的,又是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师妹葬在什么地方,我也不知道......”海道友一边回忆一边说道:“应该是有三十年了,那个时候,周师兄还只是一名普通弟子,跟所有的弟子们一样,也要出去结善信。当时,大家伙都是分头走的,唐师妹说是要去家乡那边试试......结果这一去,就再也没回来......我们认为,周师兄有可能会在半路跟唐师妹汇合,两个人一起去北方......但是,周师兄回来的时候,却没说见过唐师妹......从那以后,我们也没见过唐师妹,谁也不知道,她是生是死,人去了哪里......时过境迁,怕是很多人都已经将唐师妹遗忘,如果张道友不提起她,我都想不起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,跟着好奇地说道:“三十年了......那、那个时候,周道友多大年纪,你们的唐师妹又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“师兄能有二十多岁,唐师妹应该有二十岁了。”海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完没想到,周老道的这个师妹,竟然是在花样年华之时就失踪了。若说周老道不知道师妹的下落,绝对不可能,显然是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个唐嫣的墓为什么会在唐牛山,实在是叫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但是,张禹可以肯定,周老道给唐嫣修的坟,没有多少年。唐嫣到底是生是死,人去了哪里,仿佛又是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张禹隐隐察觉到,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象征性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真没看出来,周道友如此重情义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跟着扭头看向吕真人,又道:“吕道友,你看现在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真人眼下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。本来想从周老道这里得到点线索,结果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可是师叔的这笔帐,必须得找人清算。奈何吕祖阁这边如此客气,礼敬有加,真要是无凭无据的找吕祖阁清算,这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吕真人只好说道:“咱们先回去吧。三位道友,今日冒昧打扰,还望莫怪。若是有周道友的消息,还请尽快通知我,阳春观这边,也会派人前去寻找周道友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吕真人客气了。”“吕真人客气了。”“吕真人客气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高老道、迪老道、海道人见吕真人这般,赶紧露出了笑模样。不管怎么说,先把吕真人这位瘟神给送走再说,谁看不出来,吕真人今天是兴师问罪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