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30章 意外
    吕祖阁是在黄浦区,镇海市大着呢,除了镇东区、镇南区、镇西区、镇北区还有一大堆区。

    黄浦区是一个不错的地方,道观的竞争力不大,以至于吕祖阁香火一向不错。

    吕祖阁是在坤月山的山腰上,山脚处是坤月公园,有专门的车道能有直达吕祖阁。

    车子沿路而行,在快到吕祖阁的时候,竟然遇到了一排路障。

    路障后竖着一块牌子,牌子上写的是“今日有事,吕祖阁谢绝会客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在牌子两侧,还站着几个小道士守着。

    吕真人的车是在第二排,开头的车是陆道人的。发现前面这般,陆道人率先带人下车寻问,张禹和吕真人则是坐在车内等着。

    二人也颇为好奇,今天好像也不是什么日子,吕祖阁怎么还谢绝会客呢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陆道人就走了过来,吕真人拉下车窗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师兄,守在这里的道士说,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,是师门长辈要求了。我已经报上了您的名号,他们正在联系道观内的长辈了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周老道,搞的什么鬼。”吕真人嘀咕了一句,接着看向张禹,说道:“咱们也下车吧,在车里坐着也累,下去松松筋骨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吕真人一下车,后面所有车内的人也都陆续下车。

    第三辆车是吕真人的两位师叔所乘坐,这俩老道也都下车,一脸的丧气,仿佛是谁欠了他们几百万一样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走到吕真人这边,其中一个老道说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两位师叔,我现在也不清楚吕祖阁这是耍的什么花样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次一定要找姓周的问个清楚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突然遇难,实在是可恶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凶手是谁,否则的话,我一定会将他大卸八块!”那老道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看得出来,这老道的戾气很重,估计年轻的时候,也绝对是一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这功夫,前面拦路的道士,似乎已经和门内长辈沟通完了,马上将道上的路障撤去。

    有道士说道:“恭请阳春观的诸位真人,师门长辈们已经赶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吕真人说道:“距离吕祖阁也不远了,就把车留在这吧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他率先朝前走去,张禹走在他的身边,周边还有两个老道和陆道人一行。余下的弟子们,有的负责调转车头,有的在后面跟着,浩浩荡荡,如同众星捧月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山门已经不远,快到的时候,就见吕祖阁内涌出来一群道士,人数也是不少,能有六七十个。

    双方见面,少不得一番客套。吕祖阁这边,以三位高功为首,高老道、迪老道、海老道,另外还有周真人的师弟也都出来迎接,但就是不见周真人。

    客套了一番之后,吕真人说道:“怎么不见周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海老道看向师兄高老道。

    高老道是周真人的师叔,也是吕祖阁内辈分最高的高功。他微微皱眉,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吕道友,此地不是讲话之处,咱们进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吕真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高老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邀请吕真人一行进到吕祖阁。

    张禹走在吕真人的旁边,心中很是狐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来找周老道,周老道还没影了,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。

    高老道领着众人,一直来到吕祖阁的后面,穿过了几个院落,来到了一个小院。

    张禹不知道这里是哪,但是吕真人来过,知道这里是吕祖阁住持的住所,也就是周真人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到院里,高老道就转过身子,温和地说道:“迪师弟、海师弟,你们二人随我进来,其他的人暂时留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位高功,也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吕真人自然明白,转身说道:“两位师叔,陆师弟,张道友,就咱们几个进去吧。其他的人,留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共八个人进到了院中,高老道其实也很是纳闷,今天吕真人怎么突然跑来了,而且还是跟无当道观的张禹一同来的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多问,直接将众人请进里面住持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门是堂屋,唐屋内一切正常,最有两侧都有房间,想来一个是静室,一个是卧房了。

    高老道将人带进卧室,卧室内显得有些凌乱,看得出来,是翻找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后窗是打开的,里面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吕真人四下瞧了一眼,便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吕道友是这样的,今天早上,住持师侄的弟子像往常一样过来送早茶,可敲了半天的门,也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。弟子担心有事,便去招呼他人,一同过来将住持的房门给撞开。结果意外的发现,住持师侄人已经不见了,房间内就是这个样子。”高老道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像是被小偷光顾的样子,周道友……莫不是被人抓走了……”张禹有些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住持是生是死,我们也不知道,刚刚正在研究该如何处置,还打算将消息告知阳春观,请吕真人相助,寻找住持呢……不想,吕真人竟然不请自来……”高老道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吕真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我今日前来,是找周道友商谈点事情,却没想到,会发生这种事……不知道昨晚,可有人听到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他说来商量事,高老道显然不信,如果商量事,随便带几个人过来就好,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。瞧这苗头,都像是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当然,高老道暂时没心思问这个,而是说道:“我已经问过负责值日的弟子,根本没有听到半点声音。后院这边,居住的人也不少,我离得也不远,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周道友修为不弱,如果说是遭人暗算,或许有这个可能。可人都没了……这可真是邪了……”说到这,吕真人紧了紧鼻子,好像是想要闻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这是想要闻闻,房间内可有火符的味道。强大的火符,能够直接把人给烧成灰,张禹就干过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张禹也跟着闻了一下,只一闻,他当即嗅到有一股淡淡的符灰味,除了符灰味之外,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骨灰味。

    闻到这个,张禹的心头一紧,难道说,周真人已经被人给烧死,毁尸灭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