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8章 醒了
    花家的人听张禹和吕真人都这么说,加上心率表又动了,众人不由得一阵振奋。

    然而,隋畅却冷淡的说道:“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,搞不好这次又是这小子搞的鬼,到时候让你们空欢喜一场。”

    张禹扭头看了她一眼,微笑着说道:“这次是真的,花老爷子有了心跳,可见他的心智十分强大,一直都在跟死神做抗争......”

    “随你现在怎么说,一切都得等人真能醒过来再说。”隋畅撇着嘴,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不去理她,再次看向花老头,片刻之后,张禹说道:“老爷子就快醒了,他的神窍被人封了,双眼目前失明,我先把他的神窍给大通关,等下也能一睁眼就看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取出银针,就要给老爷子的视觉神经针灸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,隋畅又冷冷地说道:“真是危言耸听,先前老爷子明明是能够看到的,要不然的话,是怎么在遗嘱上签字的。你现在又打算做什么手脚呀?”

    这句话,倒是提醒了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唐律师说道:“没错,刚刚老板在签字的时候,明显是能够看到的......”

    陈律师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呀,不提这个,我还反应过来......老板先前,好像真的能够看到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跟着点头,“对啊,刚刚签字的时候,看不出来有问题。”“没错,爷爷是侧身签字,直接就签好了,怎么可能是看不到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淡笑着说道:“当时的花老爷子,本人在远处控制了心智。他的神窍被封,自然是看不到东西的,可是控制他的那个人,会帮他看到。如果你们不信,等下老爷子醒来之后,你们看他能不能看到东西就好。另外,老爷子先前醒来的时候,只想着找律师签遗嘱,都没让你们进房说话,你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好像是有点问题......”“是呀,爷爷当时把我们赶了出去,只要见两位律师,正常来说,不符合人之常情。”......花家的人纷纷点头,认为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张禹进而说道:“一个风烛残年,膝下儿孙满堂的老人,在他大病醒来的第一时间,我想应该没有一个会马上想着去立遗嘱的,而是先要看看这些儿孙。哪怕是真的知道时日无多,也不应该将人撵出门外。或许,这里面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怕穿帮了。”

    “穿帮!怎么个穿帮呢?”“这话怎么讲?”......花家的人又都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用迷心符操控花老爷子,真正的花老爷子,当时是处于昏迷状态。遥控之人只能利用花老爷子做点事情,根本不可能做到对所有的人一一应对,因为很有可能露出破绽,甚至会被人当作已经老年痴呆了。所以,最好的办法,自然就是不见任何人,等两位律师到了之后,赶紧立下遗嘱,签字便可。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世上还有这种事,我才不信呢!”隋畅第一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“我也不信,糊弄谁呢!”......二房的人也跟着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遥控一个人的心智,很难做到,要不然的话,也不可能用九张迷心符注入药物之中,然后靠针灸之术,将药物引入老爷子的心脉,以便起到最佳的效果。这具体是怎么做到的,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现在,符纸已经被拔了出去,等下花老爷子醒过来,问问他刚刚到底有没有立过遗嘱,签署过什么字,不就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才说到这里,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就听床上突然响起“呃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看去,只见花老头的喉咙动了起来,嘴巴也跟着动了,“呃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醒了!”“醒了!”“这次真的醒了!”......

    “父亲!”“父亲!”“爷爷!”“爷爷!”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呀......”花老头的嘴巴微微张开,无力地说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。”“我们都在。”......众人又是激动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好、真好......”老爷子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......我回来了......爸,对不起......是我回来晚了......”花剑锋抢到床边,跪了下来,已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剑锋......剑锋......你回来了......回来就好......”花老头的右手,无力地抬了起来,仿佛是在寻找儿子。

    “爸,我在这。”花剑锋一把抓住父亲的手。

    “剑锋......我真想再好好的看看你,好好的看看你娘......可惜啊......我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......唉......”花老爷子又是悲伤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众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花剑锋赶紧说道:“父亲,你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看不到了......好像几天前,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......”花老头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刚刚......刚刚您有没有请唐律师和陈律师过来......”花剑锋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......刚刚......”花老头突然露出恍然之色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......刚刚我拟好了遗嘱,让伟彤去把陈律师、唐律师叫过来......我要立遗嘱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愣,难道刚刚是事儿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里面,只有王大夫反应的最快,她立刻扑到床边,哭着说道:“老爷子......现在......已经不是在医院了......而是回家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回家了......什么时候回家的......我怎么不知道......”花老头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,众人都想起来了。花老头在医院的时候,曾经写了一份遗嘱,让王大夫去找唐律师和陈律师。结果自然是,王大夫给老爷子服下安眠药,以至于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这个......”王大夫不知道该怎么说,如果说出实情,只怕是对花老头的打击太大,估计人当场就得气死。

    她只能看向花剑锋,花剑锋迟疑了一下,看向了张禹,说道:“张先生,劳烦你出手治好我父亲的眼睛,让他能够重见光明。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,又一次得到印证,花剑锋对张禹更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弯腰面朝着花老头,用平和的语气说道:“老爷子,请您现在不要动,我来给您治眼睛,放心好了,很快就能看到您的儿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