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66章 面具后的人
    叶玲珑见自己的致命一击并没有将玉天王如何,她先是一愣,旋即伸出双手,迎上扑过来的玉天王。

    二人曾经在佛爷岭交过手,当时玉天王落荒而逃,是以叶玲珑岂会惧他。

    此番再次过招,你来我往,风声雷厉,十几个回合过去,叶玲珑便占据上风。二人互有中招,但是很明显,玉天王的拳脚打在叶玲珑的身上时,叶玲珑屁事没事,而玉天王就惨了点,只要身上被叶玲珑抓住,就会被撕下来一块木屑。

    即便玉天王也死不了,可这么打下去,玉天王早晚也得被叶玲珑给撕碎了。

    一点也没有,叶玲珑现在已经发现了玉天王的弱点,招数变动,将攻击方向改为玉天王的脑袋和四肢,瞧那意思,是打算将玉天王身上的零部件给拆下来。

    满身血雾的叶玲珑,眼睛都放着红光,好似要吃人一般。眼看着玉天王不敌,刚刚受伤的邱见月一个箭步抢了上去,从斜刺里攻击叶玲珑。

    邱见月不愧也是兵王高手,他同样也发现了叶玲珑的弱点,用的都是擒拿手,似乎是要抓住叶玲珑的四肢。

    不过,在叶玲珑的身上,充斥着血雾,那浓郁的尸臭味,不仅让人作呕,还让人有点脑袋迷糊。

    邱见月咬着牙,尽量屏住呼吸,玉天王仿佛心领神会,在叶玲珑的手指抓向他的左肋时,他竟然故意慢了半拍,让叶玲珑五指一下子刺入他的左肋。

    他不等叶玲珑将手给拔出来,双手猛地一把锁住叶玲珑的手腕。这家伙的力气不小,双手施为,叶玲珑哪领挣脱的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单打独斗,叶玲珑的另外一只手马上就可以去抓玉天王的脑袋。事情的发展也是这般,叶玲珑一爪抓向玉天王的面门。

    玉天王连躲都没躲,硬是让叶玲珑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脸。可也只是指甲刺破天王面具的一刻,邱见月从旁而上,一般抓住叶玲珑的左手手腕。

    叶玲珑再也前进不得,手掌只能奋力向后一拽,“咔”地一声,玉天王脸上的天王面罩被叶玲珑硬生生的给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露出来的这张脸,叶玲珑倒是没有怎么样,而躺在地上的张禹,登时就是一愣。这张脸,不正是邱见月的脸么,果然是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这张脸略显冷漠、木讷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张禹不仅仅看到玉天王的脸,同时也看到中年玉天王朝叶玲珑的背后迂回过去。

    在中年玉天王的手中,握着一张符纸,张禹知道,这肯定是镇尸符。他有心提醒叶玲珑,奈何嘴里根本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另外,只怕张禹能够喊出来“小心背后”四个字,恐怕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因为叶玲珑右手被玉天王抓着,左手被邱见月死死握着,想要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,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中年玉天王掌中的符纸,正好拍在叶玲珑顶门之上。

    叶玲珑的身子瞬间一滞,旋即动弹不得。但她身上的血雾更是大盛,仿佛是想用尸气震开镇尸符。

    中年玉天王怎么可能给她这个机会,身子一闪,人就转到叶玲珑的前面。又是一张镇尸符,拍在叶玲珑的前额之上。

    只一下子,叶玲珑身上散发出来的尸体,转眼消失不见,再也没有尸气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邱见月也不怠慢,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特别粗的手铐,就跟戴在叶凤凰手腕上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两声,手铐就将叶凤凰的双手铐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铐住,邱见月的身子就晃了一晃,一屁股坐到地上,重重地喘息起来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他喘息了几声,旋即看向躺在地上的张禹。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,冷笑着说道:“张禹啊张禹,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......你当你无当集团的董事长也好,当你的无当道观的方丈也罢......何必来跟我过不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张了张嘴巴,根本说不出话来,反倒是嘴角疼得够呛,“呃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把他的嘴巴松开!让他说话!”邱见月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玉天王伸出手来,轻轻一指,张禹嘴上的绳子便松开,滑到了脖子那里。身上仍然被绑的紧紧的,只有嘴巴恢复了自由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张禹也不畏惧,只是淡淡一笑,“邱见月......你当年也是特种兵出身,是效忠国家的军人,哪怕是受伤复原,不也去了学校工作,国家带你不薄,你又可比做这种违法犯忌、丧尽天良的买卖!”

    “呸!”邱见月狠狠地说道:“你不提这个,等下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!你也知道,我是特种兵出身......告诉你,我不仅仅是特种兵,同样也是真正的兵王......从军的这些年,枪林弹雨,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可最后,我又得到了什么!他么的,我喜欢的人,竟然跟了一个写小说的!我是真正的兵王,苏烟南不过是一个写兵王小说的......我不服,我不甘心......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本事,想要赚钱难道很困难么,除了这条路,难道就没有别的路了么......难道说,小说里就是教你去贩毒......”张禹毫不示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邱见月一怔,跟着气急败坏的叫道: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张禹轻笑一声,说道:“我有什么不懂的......邱见月,就凭你对父亲的一片孝心,就凭你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,我也能看出来,你是良心未泯......只不过,是海道友给你解了毒,所以你报恩罢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听了张禹的话,轮到了中年玉天王为之一惊,他仍不住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,真正的玉天王会是周道友,可当我知道玉虚绳的事情之后,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以玉天王的缜密,怎么可能会在喝酒的时候,将玉虚绳的秘密给泄露出去。这岂不是等同于自找麻烦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,一下子就联想到我的身上吧?”中年玉天王似乎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话,显然已经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他抬起手下,摘下了自己脸上的天王面具。一点没错,不正是周真人的师弟海道人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