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5章 矮子
    张禹是慢吕真人一步跳下去的,因为求稳还用了狂风符。等他下去的时候,吕真人都朝斜侧方追出去好几米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催动神行马甲,朝吕真人所跑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眼下天近佛晓,天色是蒙蒙亮,一切能够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吕真人的速度一点不慢,一身八卦仙衣的他,显得还十分飘逸。张禹的速度更快,转眼就追上了吕真人,他跟着就能看到,前面有一个黑衣人撒腿如飞。

    这黑衣人,身高好像也就一米左右,跟个小孩差不多,摆腿的速度虽然快,可步子终究比较小。

    发现目标,立刻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火符,这是一般的火符,威力交差,不可能说直接把人给烧死。

    这也是吸取了以往的经验,加上金钱剑还在古墓里,没有趁手的家伙,只能这般。

    他的火符刚要打出去,前面的黑衣人猛地向左一拐,进到花庭长廊之中。张禹随即就跟上了,结果人就有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张禹已经看不到黑衣人的影子了。这也不是说黑衣人就是快,到了让张禹追不上的地步,如果说是跑赛道,张禹有神行马甲,谁也白费。无奈这个地方有点要命,全都是花花草草。花草修剪的能有一米多高,黑衣人也就这个高度,放眼根本看不到人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还能听到黑衣人那轻微的脚步声,人跑的那么快,不可能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寻着声音追赶,这种看不到人,全靠声音的追踪,难度特别大。要知道,对方不是一般人,速度太快了,跟耗子差不多。最要命的还是花家内部的布局,好看是好看,可花圃园林景观太多了,不是花草,就是假山凉亭。

    黑衣人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,知道哪里的适合他,他就一个劲的往那个地方窜。而且他也不跑直线,两个人直接好似猫捉老鼠。至于说吕真人,基本上就可以忽略了,已经被张禹甩出去四十多米。

    张禹偶尔能到黑衣人,但也只是一闪即逝。一连追出去好几个跨院,张禹再也听不到黑衣人的动静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个凉亭的下面,四下张望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他心中清楚,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子,往回走了一会,才看到吕真人急匆匆的跑上来。

    “张道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禹无奈地一摊手,“那小子太滑头了,加上他长得那么矮,一到花丛里,都看不到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他!”吕真人恨恨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听吕真人这么说,张禹立刻好奇地问道:“道友见过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吕真人明显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道友难道信不过我......”张禹真挚地说道:“你我虽然略有过节,但一码归一码,你我的目标都是那个矮子,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......”吕真人叹息一声,说道:“实不相瞒,邱祖庙唐真人仙游的事情,想来道友应该听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张禹都亲眼看到。唐真人死亡的消息,正常要报给道教协会,张禹当时在石家市搞慈善活动,但是道教协会也打了电话通知。

    出殡的日子,无当道观也派了人去,不过那是小事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唐真人仙游的事儿,我自然听说了。这和刚刚那个矮子,有什么关联吗?”

    “唐道友是在我阳春观仙游的,确切的说,是被人用重手法打死。我虽然没有找到凶手,但我却发现有人藏在窗外偷听。那个偷听的人,就是一个身材特别矮小的人,而且速度极快,我亲自去追,都没有追上,让他给跑了。给我的感觉,当时那个矮子和刚刚那个矮子,应该是一个人!”吕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张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记得,那天晚上吕真人确实是去追一个人,不过那人什么身材,长什么样,张禹却是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说刚刚追的矮子和吕真人那晚追的人是同一个,张禹又不自觉将玉天王联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见张禹表情有意,好像是知道什么,吕真人问道:“道友,难道你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,我只是在琢磨,这个矮子的本事不小,可他跟你们长春观能有什么过节。”

    “唐真人当晚死的莫名其妙,也不知和谁结怨。可是我师叔,多少年都在观中,能和谁结下梁子。”吕真人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只是调虎离山,不想让你在花老头立遗嘱的时候到场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到不到场,又有什么用?”吕真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样,道友是镇海市道教魁首,道法高强,那人必然会有所忌惮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谁都愿意听奉承话,吕真人自然也不例外。平日里恭维吕真人的可不少,师弟也好,弟子们也罢,哪个不拍他的马屁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种话,还是张禹的嘴里说出来的,更是让吕真人受用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个全真教,一个正一教,而且张禹现在是法师,实力不见得在他之下。说出这样的话,那是对他的一种肯定。

    吕真人马上谦逊地说道:“道友过奖了,刚刚你我追人,你不还是后发先至,抢到了我的头里。长江后浪推前浪啊......”

    好家伙,俩人还客套起来了。

    社会往往就是这样,从古到今,都是如此。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。在利益之下,拜把子的兄弟,都有可能在背后捅你一刀。同样,在利益的驱动下,仇人也有可能暂时联合起来,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张禹和吕真人倒不是因为利益,因为二人现在有共同的对手,就是刚刚那个矮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边说着,后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。一同看过去,原来是陆道人和三个吕真人的师弟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“师兄!”“怎么样?”......

    吕真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回去吧,让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?”......陆道人四个互相瞧瞧,脸上都是悻悻之色。

    吕真人看了眼他们四个的熊样,心中暗说,你们也太废物了,这都多长时间了,你们才特么的跑到这。瞧瞧你们这个年纪,再看看人家张禹才多大岁数,修炼这么多年,都练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话,也就是在心里说说,总不能当面说。

    六个人现在没辙,只能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走过一个跨院,低头走路的陆道人突然“咦”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