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4章 元凶(十更求票)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疼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花剑刃蜷缩在地,疼得已经开始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哪见过这个,一下子就懵了。

    旁人有些不知所措,花剑刃的媳妇、儿子、女儿则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剑刃、剑刃......你怎么了......”隋畅连忙蹲下身子,去搀扶躺下的丈夫。

    可花剑刃疼的是嗷嗷直叫,哪里还能扶得起来。

    花剑刃的儿女也赶紧蹲下帮忙,“爸。”“爸,你没事吧。怎么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疼......疼死我了......啊......”花剑刃疼得脑瓜子上都冒出冷汗,脸上的肌肉也都跟着抽搐。

    如此模样,让人看着都揪心。

    这若换做平常,花家的人吃这样的苦头,旁人也急眼了。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其他的人确实有点不便多言。

    花剑刃的儿子现在反应过来,看向吕真人,厉声叫道:“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“我师叔被人毒害,我只要他说出是何人所为。”吕真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个妖道......刘叔叔,有人在花家伤害我爹,难道你不管吗?”花剑刃的儿子知道自己没这个本事,只能请刘刚出面。

    刘刚也是为难,下意识地看了眼床上的老爷子,老爷子仍然不醒人事,他只好看向花剑锋,征求花剑锋的意思。

    眼下真相大白,花剑锋才是花家的继承人。最为重要的是,花剑锋和刘刚的交情还不错,特别是花剑锋在家中也有地位,十分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只能让花剑锋来拿主意。

    花剑锋明白刘刚的意思,他轻轻点头,跟着平和地说道:“吕真人,剑刃是我花家的人,不管他做了什么错事,在花家这里,也只有花家才能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吕真人不屑地一笑,说道:“若是没有张禹,你们家里人还被蒙在鼓里呢!我师叔被人毒杀,你也不是没看到!我可以不难为他,但他必须说出来,毒杀我师叔的人是谁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吕真人伸手指点地上躺着的花剑刃,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,根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当然,吕真人心中也清楚,就凭花剑刃这点本事,还想杀害自己的师叔,绝对是不可能的。师叔就算再不济,也不会被花剑刃给捆住,所以凶手肯定是给花剑刃符纸和药的人。

    花剑锋见过死老道的尸体,那是人家阳春观吕真人的师叔,死在花家,必须得有个说法。仗着这是法制社会,要不然的话,吕真人估计都能在花家挖地三尺。

    花剑锋知道劝说不动吕真人,只好朝花剑刃说道:“老二,你就把给你药的那个人说出来吧,吕真人只是一心为师叔报仇,不会跟你为难。咱们自家的事儿,等父亲醒来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......呃......啊......”花剑刃还不想承认呢,奈何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同样他也明白,凭着王大夫手里掌握的证据,一样也是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到了法院,一来有王大夫这个证人,再加上证据的话,照样可以顶罪。唯一的区别只是,在自己不承认的情况下,估计还要费些波折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老爷子醒了,家丑肯定不能外扬,估计也就是让他净身出户,不能说真的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眼下的痛苦,又是让人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花剑刃在权衡之后,终于咬着牙说道:“我、我......我说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房间内的众人一下子全部凛然,他们也想听听,这个帮忙加害老爷子的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,花剑刃实在太过痛苦,想要说出整句的话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档口,就听“啪嚓”一声,偌大的落地窗突然间碎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“这!”“什么情况?”......花家的人登时一惊,一同朝窗户那里看到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黑影凭空从窗外射入,“刷”地一声,跟着便是一声惨叫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声惨叫是从花剑刃的嘴里发出来的,黑影的动作之快,眼神之好,手法之快,简直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屋里的人可不少,花剑刃的旁边还围着妻子和女儿,饶是如此,在他的天灵盖上已然插入了一把飞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吕真人和张禹都见到了黑影,二人几乎是同时爆喝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抄起放在花老头肚脐上的照魂镜就朝黑影照去,不想黑影的速度更快,照魂镜竟然照了个空。

    黑影向后一跃,人就从破碎的窗**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跑!”吕真人怎么可能让黑影逃走,他大喝一声,一个箭步抢到窗前,抬手打出一串五帝钱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外面的黑影发出一声痛呼,但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三楼,吕真人已经顾不得了,直接纵身朝下面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张禹一般是要用狂风符的,以免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不想吕真人更是艺高人胆大,三楼都敢直接跳。

    当然,吕真人也有他的自信。前面说过,全真教和正一教的修炼不同,全真教是先练气,后练术。以气为主,以术为辅。正一教是先练术,后练气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,达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也差不多。但是在修行的途中,却是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吕真人的真气修为极高,所以三楼这个高度,他也真就不惧,凭着体内的真气,加上保持平衡,能够稳稳着陆。如果换成七八楼,打死他,他也不敢跳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追出去,自己也不管那套,跟着就冲到窗口,朝下面丢了一张狂风符,随即便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道人和另外三个中年道士赶紧追到窗口,看了一眼下面,虽说能够感觉到吹上来的大风,四个人也没敢跳。

    “师兄,怎么办?”一个道士看向陆道人。

    “下楼追!”陆道人喊了一声,转身就朝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三个见他走门,那还客气什么,也都赶紧朝门口跑。让他们跳楼,他们可没吕真人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而房间内花家的人,已经彻底傻了眼。适才的变故,实在是太过,简直是电光火石,都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,花剑刃已经没气了。

    “剑刃!”“爸!”“爸!”……花剑刃的媳妇和儿女更加大惊,跟着又是大哭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二……”“二哥……”“二哥……”“二伯……”“二伯……”……花家的众人,看着死了的花剑刃,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十更搞定,老铁继续码字,0点之后,还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