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2章 还有一份遗嘱
    房间内有些骚乱,花家的人不是质疑,就是小声的嘀咕。

    吕真人此刻有点忍不住了,大声问道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对他来说,花家的屁事跟他没啥关系,花老头是死是活,也都已经是次要的了,重点是给师叔报仇,揪出那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,我不知道......”王大夫轻轻摇了摇头,她接着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当时我是不答应的......不管怎么说,老爷子都是我的男人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看了眼床上躺着的花老头,又扭头看了眼花剑刃,“可是花剑刃跟我说,老爷子就算现在不死,估计也活不了几年,如果让花剑锋得到了检查,那家里岂会还有我的立足之地......我能有今天的风光,都是拜花家所赐,离开这里,就什么也没有了......如果我能帮助她,那以后我还是花家的半个女主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恬不知耻!”隋畅厉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王大夫仿佛没有听到,仍是慢慢地说道:“在他的死磨硬泡,百般哄我之下,我终于答应了他......我按照他说的,把别墅一楼卫生间的一个房间打开,还故意留了门,晚上在老爷子的奶里下了安眠药,并且在离开的时候,故意没把门给锁好......做好了这些,我就回到自己的小楼里休息,说是休息,其实我一夜都没睡着,我的心里很矛盾,又是担心,又是伤心,我也不希望,老爷子真的会失明......女人在有的时候,真的好需要一个依靠......”

    她又停顿下来,刘刚已经急不可耐,马上问道:“那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......就是第二天一早,老爷子就真的失明了......他被送去了医院,可是医院也没有办法治好老爷子的眼睛......即便是这样,花剑刃也没有要收手的意思......他先是给了我一个穴位图谱,让我按照上面的穴位进行练习,然后找机会再用安眠药让老爷子睡着,给老爷子针灸那些穴位......他还给了我几个药瓶,让我在针灸之后,把药注射到老爷子的葡萄糖里,再给老爷子注射......”王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刘刚问道。

    不等王大夫开口,花剑刃就叫道:“根本没有的事,开什么玩笑呢?还为什么,你是跟他们一伙的吧?”

    刘刚看了花剑刃一眼,没有出声,跟着又看向王大夫。

    王大夫伤感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这些手段都有什么用,但是因为第一次我已经按照花剑刃的意思做了,无法悬崖勒马,所以只能继续按照他的意思做。很快,老爷子就开始昏迷不醒,不管医院用什么方法,也无法再让老爷子醒过来,最后只能接回家里,请那些和尚过来治病......可在和尚到来之前,花剑刃还让我按照先前的手段行事,给老爷子针灸下了一次药,不过这一次,他还给了我九张符纸......让我在下药之前,把符纸烧掉,将纸灰放到药里,然后进行提取......我问他这是什么缘故,他也不说,只管让我听他的吩咐做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这次点了点头,因为这样一来,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。

    自己曾经看到过花老头心脉位置上有个针点大小的白点,这个应该就是当时王大夫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印证这一点,张禹问道:“那你在给花老爷子针灸的时候,是不是刺偏了位置,让他身上见了血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怎么知道......”王大夫听了这话,好像是见了鬼一样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因为老爷子的身上留有一个针点大小的白点,那是皮肤结疤之后褪下来的。也就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白点,所以我意识到是有人对老爷子做了手脚,而最为方便下手的人,似乎只有你一个......我这才把目标锁定到你的身上,夜里搜查你的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好厉害......”王大夫感慨一声,“或许这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......当时我给老爷子针灸的时候,听到外面有脚步声,吓了我一跳,手这么一抖,就刺偏了......结果进来的人却是花剑刃......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“这双簧唱的好呀,你讲那么多没影的事有什么用?有证据吗?要是凭这个就能认定我害了父亲,那大可以到法院起诉我。”花剑刃耸了耸肩膀,满是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证据......花剑刃......你是要证据么......”王大夫惨然地看向花剑刃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看着,花剑刃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但花剑刃还是立刻恢复冷静,冷冷地说道:“是呀!你有证据吗?你们在那里一搭一唱,想要凭这个陷害我,谋夺我父亲的遗产,简直是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老爷子当时瞎了,就一点准备也没有......只是......太对我太过信赖了......是我对不起他......”王大夫苦涩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有什么准备?”刘刚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当时已经意识到,自己命不久矣,所以他在失明的情况下,亲笔写好遗嘱,让我去请唐律师和陈律师过来......可惜,却因为写完之后,喝了我下的安眠药睡了过去,再没有醒过来......不过这份他亲笔写下的遗嘱,我并没有交给花剑刃,而是留在我的手里......”

    王大夫说到这里,伸手解开白大褂的第一个纽扣,露出里面白色的文胸。

    她好像已经没有了什么顾忌,直接伸手在里面撕开一个夹层。众人都盯着她,对于她露出来的肌肤,此刻没人感兴趣,重点只是她会拿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从夹层里面掏出来一张叠的皱皱巴巴的纸。

    把纸展开,她最先递给了花剑锋,“大先生,这是老爷子的笔迹,我想你应该不会看错。”

    花剑锋直接接过,看了上面的字迹之后,花剑锋刚刚干涸的眼泪,又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刘哥,两位律师,你们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花剑锋将纸递给了刘刚。

    刘刚一接过,旁边马上也有人凑了过来,观看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内容并不复杂,就是老爷子要把70%的家产分给花剑锋,余下30%,二房、三房、四房各10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