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3章 证据(第九更)
    老爷子的笔迹,家里的人都认识,刘刚也认识,两个律师就更加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刘刚看过之后,递给唐律师,说道:“唐律师,你们二位怎么看?”

    两位律师看过之后,唐律师说道:“目前来看,这确实是老爷子的笔迹,如果走司法程序的话,必须要经过司法鉴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陈律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花剑刃在一旁瞧着,听两个律师也这么说,他不禁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床上的老爷子,老爷子还没有醒,但是心率仪器上,心跳却在波动,也不知何时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花剑刃咬了咬牙,说道:“到底是不是老爷子的笔迹,我觉得并不重要。我父亲有了心跳,用不了多久,应该就能醒过来。到那个时候,家产给谁,听他怎么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爷爷马上就醒了,到时候看他怎么说,不就行了么。”“就是。”......二房的人跟着喊了起来,不管怎么样,也不能让花剑刃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也觉得有道理,只要老爷子醒过来,遗产的事情,一切好说,老爷子公开进行分配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而王大夫又一次看向花剑刃,她凄凉地说道:“花剑刃,你以为我只有这么一个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闻听此言,花剑刃的身子又是一颤,急忙叫道:“你能有什么证据,可不要在这里继续编造是非,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编造......”王大夫轻笑一声,不屑地说道:“对你这种人,我需要编造么......其实我也能看出来,跟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人在一起,无疑是与虎谋皮。我知道,在你得到家产的时候,很有可能会卸磨杀驴,所以我提前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大夫从兜里掏出了手机,跟着开始翻查文件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花剑刃明显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拜你所赐,是你教会我的......当初你不是在我的房间里按了针孔摄像头么,那我把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录个音,应该也没什么吧......”王大夫这次有些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着她把这话说完,手机中立刻响起了声音,“伟彤,帮我最后一次,你按照这个穴位图,上面有标注,你用针按照次序给父亲进行针灸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任谁都能听得出来,这是花剑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他现在已经双目失明了......难道你还忍心对他下手......他可是你的亲爹啊......”这一次,声音是王大夫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亲哥又怎么了,我绝不能让他把遗产给别人......伟彤,你应该知道,我是最疼你的人,等老爷子死了之后,你也只能依靠我了。到那个时候,你还是家里的女主人,地位无人能够撼动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敢......我好怕......他虽然看不到了,但天晓得他是真睡假睡,万一他没睡的时候我动手,岂不是糟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笨,给他下安眠药啊......他最相信你了,你就算给他喝毒药,他也不会怀疑。你给他喝了安眠药,还像上次那样......然后,你就给他针灸......还有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按照我的方法做就行。这里一共有九张符,九瓶药水,你把符纸点着之后,放到药水里,然后用针管提取,注射到葡萄糖里。虽然是在医院治疗,可是换药也都是由你来经手,没人会发现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我还是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怕什么呀......有我在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现在还有心情......做那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实在是太迷人了......”

    到了后面,几乎就是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了,王大夫的喘息,以及碰撞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正如王大夫先前所言,花剑刃的体格不怎么样,没一会就完事了。相较之下,王大夫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眼下谁都能听出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铁证如山,哪怕是花剑刃在听了之后,脸也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的目光,在不知不觉间都凝聚到花剑刃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......那个人......那个人不是我......”花剑刃有些惊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吕真人再也忍不住了,他跨步直奔花剑刃。

    两步来到花剑刃的面前,他的一双眸子死死地瞪住花剑刃,厉声说道:“花先生,你要谋夺家产,毒害你的父亲,这种事情,自有法律才惩处,跟贫道无关!可是,贫道的师叔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他已多年不出观门,你为何要将他毒害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吕真人的身上爆发出摄人的气势,花剑刃心头大骇,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紧张地说道:“别、别、别听她胡说......根本没有的事儿......我根本没有毒害我父亲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听的清楚,事到如今,你还想抵赖吗?若是这样的话,真就莫怪贫道不客气了!”吕真人已然动了真怒,先前没有确凿的证据,动手的话很不方便,极有可能跟花家的打手们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同了,真相已经大白,就是花剑刃害的花老头,简直就是花家的罪人,花家的人,也不方便庇护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那就是吕真人这件事,他不能走法律程序。

    等公安局把案子给审出来,那得什么时候,估计罪魁祸首早就跑没影了,还报个屁仇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刘刚......你看他,还准备在花家湾撒野......”花剑刃现在没招,只能向刘刚求救。

    刘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虽说已经能够确定,花剑刃就是害老爷子的主谋,可他终究也是老爷子的儿子。加上这里是花家,要是吕真人在花家对花剑刃做点什么,日后传出去也不好听。

    都不等刘刚想出来好的办法,吕真人的嘴里已经振振有词,一双眸子更是盯在花剑刃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哎呦......”花剑刃的痛呼声直接响起,他捂住肚子,身子慢慢蜷缩,很快就摔倒在地。瞧那样子,别提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是肚痛咒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第九更,现在还差一更,老铁火力全开,亲哥亲姐们,有票票的话就投给老铁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