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20章 矛头(第六更)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话,众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花蓥月的身上,而此刻的王大夫却是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自己昨天晚上曾经把手机忘在医务室里,回头去取的时候,发现门没有反锁。当时自己误以为走的时候给忘了,现在则是意识到,不是自己忘记反锁门了,而是门被人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花蓥月很是紧张,这种情况,是她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张禹看出她的紧张,赶紧说道:“花小姐,你只要如实说就行了,我想你也希望找出害你爷爷的凶手。在场的所有人,也都希望揪出这个凶手来!”

    “蓥月,你赶紧说吧,看到了什么。”花剑锋马上用鼓励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蓥月,快说吧。”花剑平也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看出这其中的门道,如果真的是有人害父亲的话,揪出罪魁祸首,等老爷子醒了之后,先前的遗嘱肯定会作废。那家产必然会重新分配,四房就算是再不济,也不能一点也没有吧。不管怎么说,也没有比眼下这个结果更差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快说吧。”“快说吧。”“看到什么了。”......花家的人又有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二房多少有点心虚,可问题在于,要是不这么说,岂不是显得更心虚。

    但是,花蓥月还是看向了父亲,像是在征求花剑中的意见。

    花剑中打心里是不希望卷起来的,随便看看热闹就好。但是眼下这种局面,要是自己反对女儿说,岂不是显得三房心虚了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说道:“蓥月,你看到了什么,就如实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有了父亲的首肯,加上其他人的鼓励,花蓥月也是来了底气,说道:“张禹怀疑王大夫好像有点问题,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在王大夫走后,就进到了医务室。结果在王大夫的抽屉里发现,里面有三瓶没有标签的药水,还挺臭的,好像跟这里的臭味差不多。除了药水之外,还有三张符纸,也不知王大夫是用来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番话一出口,大家伙即可转头,一起看向王大夫。

    花剑锋更是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王大夫,我父亲待你不薄,连你自己也说,老爷子对你恩重如山,可是你......为什么要害他?”

    花剑平也来了精神,指着王大夫,跳脚说道:“王伟彤啊王伟彤,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!我父亲对你这么好,对你无比的信任,难道你就是这么回报父亲对你的信任吗?”

    花剑中不知道该怎么办,没有出声,只是看了看王大夫,又看了看二哥。

    他不出声,还有人出声,花剑平的儿子花育林也怒声叫道:“王大夫,你竟然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,对得起我爷爷么!如果我爷爷有个闪失,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刘刚自然也听明白了,他对老爷子极为忠诚,王大夫既然是害老爷子的人,那就不用像往常那样客气了。

    刘刚也瞪向王大夫,冷冷地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这种关头,王大夫自己也知道,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。她不自觉地看向花剑刃,想要说点什么,却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举动,哪能逃过众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沉声说道:“你的药是哪来的?我师叔跟你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害死他!说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伸手又指向王大夫,“我知道,你不是主谋,背后必然有人,这个人是谁!”

    “说!”“说!”“这个人是谁!”......不少人也都跟着这般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众人逼问,但是他们的目光少不得会看向花剑刃,谁都知道,王大夫背后的人,十有**就是花剑刃。

    这种局面下,花剑刃的嘴角都有点抽搐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......”这时,王大夫身子一矮,跪倒在床边。她泪如雨下,楚楚可怜地说道:“对不起......对不起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还有说出来的话,摆明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果然,都不用旁人再逼她了,她就梨花带雨,哽咽地说道:“其实......我虽然名义上是老爷子的私人医生,暗地里,却一直都是他的情妇......可在八年前,有一次在度假村里应酬喝酒,我喝多了,等我清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......花剑刃......骑在我的身上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已经说不下去了,哭的更为伤心。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花剑刃闻言,是直接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旋即抢到王大夫的身边,红着眼叫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毒害了老爷子,难道还要赖到我的头上么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抓住王大夫的头发,接着又喊道:“你到底是受什么人的指使,难道还要害我们一家子吗?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未免太激动了吧。”花剑锋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换成是你,被人这么陷害,难道你不激动吗?”花剑刃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陷害我们家!”花剑刃的媳妇隋畅可顾不得丈夫到底有没有和王大夫做过什么,她只管愤恨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肯定是陷害我们家!”“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恶毒了!”......花剑刃的儿子、女儿也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跟着如此叫道。

    “花剑刃,你也好意思这么说......”王大夫被花剑刃提着头发给拽了起来,少不得是疼痛不已。但她丝毫没有叫嚷,只是恨恨地瞪着花剑刃,“你自己做出来的事儿,你自己不敢认么!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没做过,我认什么!我警告你,不要冤枉好人!”花剑刃用恐吓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你了么......”王大夫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如此场面,谁看不出来花剑刃这是气急败坏,想要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花剑锋看向刘刚,说道:“刘哥,是不是应该让王大夫继续说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刘刚点了点头,猛地一把抓住花剑刃的手,这一把的力气可不小,令花剑刃直接吃痛。

    他马上气恼地叫道:“刘刚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二先生,请你放开王大夫,让她说完。”刘刚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还要听她的一派胡言!她这是事迹败露,想要陷害我!”花剑刃歇斯底里地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