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18章 味道已经够大了
    “对呀,你要有证据,不能信口胡说。”“你有证据吗?”“拿出来给我们瞧瞧。”......

    花家的不少人又来了动静,不管是二房,还是四房的人,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那是利益的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大房早已破家而出,二房得到了主要的利益,三房好歹有百分之十五,四房丁点没得到。花剑平父子早就心中不服,就算在家里不得宠,但老爷子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给留吧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找到谁迫害老爷子的证据,最好是二房的,这样的话,是不是可以推翻先前的遗嘱。不管怎么样,先浑水摸鱼再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花剑锋重重地咳嗽一声,打断了所有的声音,房间内再次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花剑锋看着张禹,说道:“你说先前怀疑我害父亲,后来又确定不是,这到底是怎么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请稍等一下......很快就知道了......”张禹说着,抽出来一封信,递向花蓥月,“花小姐,这些信我一封也没看过。你是花家的人,你当众读一下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花蓥月没敢去接,而是看了眼花剑锋,又看向父母。

    不等花剑中两口子说什么,花剑锋就昂头伤感地说道:“读吧!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大伯,那我就读了......”花蓥月见花剑锋都这么说了,便从张禹的手里把信结果,从信封里抽出信纸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见她展开信纸,全都凑了过去,在后面观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信纸上面还有干掉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楚琴、剑锋,多年不见,你们现在还好吗?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,回过头来才发现,我是那样的孤独。少年夫妻老来伴,现在回想起来,当年的一切是何等的愚蠢。楚琴,我多么希望你能够重新回到我的身边。还有剑锋,几个孩子里,他是最像我的,固执、率性,在事业上的魄力与追求。他比我还要优秀,在感情上是那样的专一,我至今还记得我要白伊莲过门时,他和我对峙时那坚韧的目光。最终,他离家而去,我放弃了初衷。我多么希望他能向我认错,我毕竟是他的父亲,可他没有。做错事的人是我,剑锋是对的,应该道歉的人也是我。我应该向你们母子道歉,你们回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花蓥月念读着信上的内容,声音越来越是哽咽,她能感觉到爷爷字里行间的真情,以及那抹落寞的味道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花蓥月终于把信念完。

    花剑锋也终于憋不住了,早已满脸泪水的他,“扑通”一声,跪到床边,伤感地说道:“爸,我错了!我向您道歉,其实我应该早回来向您道歉的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花小姐,你能够确定,信上的笔迹是你爷爷的吗?”

    “能!”花蓥月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一切就真相大白了......”张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真相大白?什么真相?”花蓥月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花家其他的人也都是这般问道:“什么真相?”“是呀,怎么个说法?”......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张禹自信地说道:“其实花老爷子最想念,最看重的人,根本就是花家大伯。而他真正想要托付家业的人,也是花家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胡说八道!”张禹的话才一落定,花剑刃的儿子登时就闹了,他指着张禹怒声叫道:“我大伯当年破家而出,差点没把爷爷给气死!我爷爷这些年来最看重的人就是我父亲,怎么可能把家业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花剑刃的女儿也扯起嗓子喊道:“我爷爷一直对我父亲器重有加,谁都知道,我父亲才是我爷爷的接班人。而且刚刚爷爷已经立下遗嘱,就是把财产留给我父亲的!你在这里胡说八道,花剑锋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!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女人也是厉害,急眼的时候,都直接叫“花剑锋”了。

    隋畅也不会怠慢,怒声叫道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是要搞事情,现在看来一点也没错,你分明是和花剑锋在演双簧,想要谋夺家产!等下你是不是还准备说,是我们二房害的老爷子啊!刘刚,叫人把他给我打出去!”

    刘刚见隋畅下达指令,有心答应吧,可这个节骨眼上,他又有点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花剑刃似乎是看出刘刚的迟疑,他淡定地说道:“姓张的,你还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呢,真没想到,你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了。坊间都在传言,是你害死的范世吉,得到吉祥集团的手段极为卑劣,现在看来,还真有这种可能。我们花家不欢迎你,你赶紧走吧,否则的话,就不要怪我让人请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刚见花剑刃发话,原本跪在床边的他站了起来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这家伙五十多岁,但看起来孔武有力,一眼就能确定是练家子,而且功夫不弱。估计揍彪哥是绝对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(彪哥说:我怎么这么倒霉,偏得拿我来衬托。)

    张禹又是一笑,说道:“着什么急啊?我刚刚不是说了么,等下花老爷子就会醒过来。到那个时候,一切不都会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老板会醒吗?”刘刚瞪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刘刚见张禹说的这么自信,却也张不开嘴撵张禹了。

    花剑锋此刻站了起来,正色地说道:“刘哥,我看不如就等一等吧,他不是说很快么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刘刚还是很给花剑锋面子,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花剑锋在家中地位的体现。

    “其实现在也差不多了。”张禹看向花老爷子心脉上的火罐,差不多拔出来三分之一的脓物,现在已经不怎么往外淌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住火罐,只是用力一拔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火罐离开花老头的身体,紧跟着,众人就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股味道,都有点让人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“花小姐,拿一块毛巾给你爷爷擦擦。”张禹说着,将火罐递给吕真人,微笑着说道:“吕道友,闻一下就知道问题的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得着拿这个闻吗?味道已经够大了!”吕真人的眼珠子已经瞪了起来,扭头看向花剑刃这边,冷冷地说道:“是谁害死的我师叔,站出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