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17章 恨不恨
    “快了......也不知是真的假的......”隋畅的声音显得有点哽咽,但其中难免也蕴含着一股不屑。

    百分之八十五的财产都给了二房,她可不希望老爷子还能再活过来。

    万一过两年改了主意,那跟谁说理去?

    这个数字,已经是最大的收益了,想让老爷子最后把百分百的财产都给二房,那是不可能的。另外还有儿女,只能少,不可能再多了。

    王大夫见她这么说,马上跟着哭道:“若是听我的,在那个时候给老爷子进行电击,差不多还能缓过来......现在好了,耽误了最佳时间,就算是谁也没办法了......”

    二房的人也聪明,知道什么叫得了便宜不能卖乖。

    都是自家人,老爷子把绝大多数的财产都给了二房,难免会有人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花剑刃的儿子一边哭,一边琢磨呢,听到王大夫这么说,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瞪着眼珠子,恶狠狠地指向张禹,哭着骂道:“姓张的!你倒是哪冒出来的,谁让你来的?竟然还敢在我们家大摇大摆!我告诉你,我爷爷要是醒不过来,你就是凶手,我是绝对不会放你离开花家湾的!呜呜......王八蛋......”

    他媳妇马上跟着叫道:“王八蛋,就是这个家伙害死了爷爷......爷爷本来还有救的......我看他根本就是来闹事,故意的......”

    花剑刃的女儿随即也哭着说道:“他就是害死爷爷的凶手,故意阻挠治疗,刘叔......绝不能放过他......”

    二房的人都这么哭喊,刘刚哪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但他听的明白,王八蛋准备给老爷子电击治疗,却被阻拦了。

    刘刚看向张禹,哽咽地说道:“我才反应过来,以前没见过你啊......你是干什么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,等下花老爷子醒来之后,一切就会真相大白......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相?什么真相?”这次是花剑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......这一切都要从花老爷子的遗产说起......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,最后将目光落到花剑刃的身上。

    花剑刃被他这么盯着,似乎有点不舒服。花剑刃冷声说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......谁都知道,我父亲的基业,肯定是有我来继承的......告诉你,我父亲要是真的不能醒过来,我绝不跟你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你跟不跟我善罢甘休,那是以后的事儿,也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那个机会。”张禹又是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!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花剑刃瞪着眼睛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“你怎么个意思?”“还准备在花家闹事吗?”......花剑刃的媳妇、儿子、女儿见张禹这般嚣张,立刻都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不去理会他们,而是看向花剑刃,他平和地说道:“花家大伯,你恨你父亲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花家的人马上将目光转移到花剑锋的身上。

    花育林连忙抢了过来,冲着张禹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育林!”花剑锋抬起手来,轻轻摆了摆,示意儿子不要多嘴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则是在张禹的身上,放下手后,认真地说道:“我以前恨他......可是现在......不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恨了?”张禹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终究是我的父亲!”花剑锋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难看出来,你对你父亲的关心......我想你父亲,同样也很关爱你吧......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花剑锋摇头苦笑,“他还是很挂念我和母亲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栋别墅的后面,还有一栋大别墅......这栋别墅的规模不小,起码要比花蓥月他们家的大,但却是无人居住......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里应该是你曾经的住处吧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花剑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去过那里?”张禹故意用疑问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花剑锋一愣,跟着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今晚我睡不着,流连花家湾的美景,就四下溜达溜达,结果看到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去了......离开了好久,有些想念......”花剑锋很是惆怅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二人的对方,目光不是在张禹身上划过,就是在花剑锋的身上划过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都不明白,张禹到底怀着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,你都看到了什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花剑锋迟疑了一下,眸子中再次流露出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信,都在张禹的怀里,但他还没看过。

    花剑锋苦笑一声,哽咽地说道:“我看到了父亲写给我和母亲的信......我一直都恨着他,哪怕是这次来,我也只是为了尽孝,心中对他仍然有恨意......父亲永远不可能向母亲认错,所以我也不会原谅他......但是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父亲在信中不仅仅书写了对母亲和我的思念,还向母亲道歉了......信纸上有他的眼泪,字里行间,流露出父亲的真情......在那一刻,我再也不恨他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些信有很多封吧?”张禹看着花剑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花剑锋又是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......”张禹伸手入怀,抓住那一大叠信封来,他笑着说道:“这些信都在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!你跟踪我!”花剑锋这下有点火了,本是满脸泪水的他,也不禁朝张禹瞪起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再傻的人都明白,张禹若不是跟踪的话,怎么可能拿到这些信。

    “花家大伯,请稍安勿躁......”张禹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我之所以跟踪你,是因为我怀疑你是陷害花老先生的主谋,但我现在可以确定,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有人害父亲!”这一刻,旁边听着的花剑刃突然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“有人害父亲?”“是谁害爷爷!”......花家的人马上又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王大夫的声音响起,“这小子刚刚还怀疑我呢,整的自己跟福尔摩斯一样。在花家这里,说我会害老爷子,谁会相信......你说有人害老爷子,那你拿出证据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