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15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
    张禹拔出花老头心脉一带的银针之后,跟着开始在上面进行按摩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人死之后,皮肤很快就会变白,但是现在,花老头的皮肤还是正常颜色。不过心率仪器上,仍然看不到花老头的心脏跳动。

    随着张禹的手反复按摩,在花老头的心脉位置,渐渐鼓起来一个肿块。

    这功夫,花蓥月等着抬着一个大盆上来,盆里装的都是火罐。

    “拿来了。”“拿来了!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将火罐给搬过来,张禹伸过左手,说道:“给我来一个就好。”

    花蓥月拿过一个火罐递给张禹,说道:“够用吗?”

    “总共才多大点地方,又不是全身......”张禹说着,抄出一张符纸,夹在两根手指之间。

    跟着就听“噗”地一声,符纸自动点燃,张禹将符纸丢入火罐,等符纸化成灰的一刻,扣到了刚刚鼓起肿块的位置。

    旁人自然看不懂张禹的手段,其实这个手法,跟先前给花蓥月去除经脉中的堵塞是一个道理。只不过现在是去除心脉罢了。

    陆道人几个,则是在旁边看着,仿佛若有所感。而吕真人已然忍不住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是懂不懂的,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花老头的身上。或许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房间内十分安静,这么多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每个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也就过了一分钟的功夫,花老头心脉处被火罐罩住的位置,此刻有红色、白色、褐色的东西慢慢地溢出。这些东西,看起来是那样的恶心,好像是脓水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花家的人忍不住议论起来,“这是什么?”“好像是化脓。”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“不知道啊。”“会不会是爷爷中毒了。”“不能吧。”......

    这时,花剑锋忍不住兴奋地叫了起来,“父亲应该有救!张先生,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,一下子提醒了众人,“张先生,拜托你了。”“张先生,你一定要治好我父亲,多少钱我们都给。”“张先生,你一定要治好我爷爷。”“张禹,拜托你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不管是谁,都是这般的说辞。虽说老爷子的遗嘱都立了,可人死了跟人活着还是两码事。起码,四房的花剑平就是最希望父亲活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二房的花剑刃,同样也是一脸的诚恳,毕竟他不能去说,不用救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诸位放心好了,花老爷子的身体既然还能排毒,那就说明人还有救,请大家伙稍等片刻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他说的这么自信,王大夫不由得来了一句,“你、你真能治得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王大夫迟疑了一下,这般说道:“真是谢天谢地......谢谢张先生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她这么说,张禹趁机说道:“王大夫,你应该恨我才对,为什么要谢谢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恨你做什么......你治好了华老先生,我当然要感谢你才对......”王大夫脸色微变,但随即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对花老爷子做过什么,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张禹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花家所有人的目光,包括吕真人等人的目光,一下子全都落到王大夫的身上。

    王大夫的眼中闪出惶恐,跟着说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怎么听不明白......你不会是认为我会害华老先生吧,老先生对我恩重如山,你可不要血口喷人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也没说你是把花老爷子害成这样,你这么着急解释做什么?不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“咦?”花家人的不少人都发出疑惑之声,目光更是死死地盯着王大夫。

    特别是花剑锋,目光如剑,严肃地说道:“王大夫,你是不是过于敏感了......他也没多说什么,你的反应,反倒是说明,你真的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花先生,他这还叫没多说什么吗?他刚刚说的那些,就差直接指着鼻子说我陷害老先生了!”王大夫随即指向张禹,咬着牙说道:“小子,你今天可要把话说明白,要不然的话,我绝不跟你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把话给说明白了......”张禹说着,看了眼花蓥月,又看了眼陆道人,说道:“陆道友,你和花小姐一起下楼去一趟王大夫的医务室,那里有一些用过的葡萄糖瓶子,把那些瓶子给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道人登时一愣,不明白张禹还支派起他来了。

    倒是吕真人,直接说道:“师弟,按张道友的话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陆道人立刻点头,朝门口走去,嘴里又道:“花小姐,咱们一起下楼吧。”

    这里可不止一位花小姐,花蓥月十分自觉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王大夫见陆道人、花蓥月去拿葡萄糖的瓶子,心下大急,不由得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作势就往外跑,不想花剑锋抢先喊道:“拦住她!”

    花育林抢过去拦到王大夫的面前,还算客气地说道:“王大夫,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王大夫瞪着眼叫道。

    说完,她转头看向花剑刃,说道:“二先生,这里到底是谁说的算?”

    花剑刃面沉如水,说道:“育林,你什么意思?王大夫是家里的管家,平日里我都要礼让三分!”

    花育林不知道该怎么说,毕竟这是二叔,是自己的长辈。而在花家,父亲已经破家而出,这里说的算,目前来看就是二叔。

    “老二,我只是暂时留王大夫在房间里罢了。不就是去拿用过的葡萄糖瓶子么,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?王大夫,你说是吗?”花剑锋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相信外人不相信我!好,随你们怎么样?”王大夫说完,转身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那里有沙发,她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嘴巴撇了撇,说道:“看这小子的意思,就是我害了老爷子呗!哼!清者自清,你们含着什么心思,别以为我不知道!二先生,这是有人回来,跟你争家产呢,还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花剑刃的媳妇和儿子、女儿、儿媳、女婿都在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是最大的赢家,一听王大夫这么说,隋畅第一个急了,嘴里叫道:“剑刃,赶紧打电话叫刘刚带人上来!以免有人不服,在这里闹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