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16章 瓶子
    隋畅的话一落定,花剑刃的儿子就马上掏出手机,拨打号码。

    老妈的话,他当然要听,同样也明白,爷爷把家产几乎都给了二房,难免有人心中不平。

    花剑刃也不阻止儿子,而是看向花剑锋,嘴里淡淡地说道:“大哥,你早已破家而出,这次回来探望父亲,本也没有什么。但是,你若是想要联合外人,搞出什么把戏,那我也奉陪到底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什么意思?”花剑锋瞪向二弟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......”花剑刃淡淡一笑,说道:“刘刚是花家湾的保安经理,追随父亲能有二十年了。大家伙也都认识,我想让他上来,应该也没什么不可吧。”

    花剑中、花剑平都没出声,只是看向花剑锋。花剑锋微微点头,说道:“刘刚对父亲忠心耿耿,让他上来,自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花剑刃的儿子,根本就没在乎花剑刃的意思,现在已经拨通电话,朝里面说道:“刘叔,爷爷过世了......你赶紧带人上来......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看向父亲,说道:“爸,刘叔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剑刃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自家兄弟,但这时候,已经有了些剑拔弩张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功夫,脚步声从外面响起,众人转头一瞧,是花蓥月和陆道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陆道人的手里抱着一个箱子,想必就是装葡萄糖的。

    众人登时忘记了其他,目光全都集中在箱子上。

    陆道人将箱子抱到床边,他也没管其他人,直接朝张禹说道:“张道友,你要的东西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笑点头,说道:“吕道友,你拿起一个,闻闻里面的味道。我相信,闻了之后,你就会发现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吕真人露出疑惑之色,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伸手拿起一个葡萄糖的瓶子。

    他将瓶子瓶口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,跟着不解地看向张禹,纳闷地问道:“怎么了?就是葡萄糖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这次轮到张禹愣了一下,诧异地说道:“就是葡萄糖......吕道友,你没闻出来点别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......”吕真人将瓶子递给张禹,说道:“要不然,你自己闻闻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接过瓶子,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脸上再次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,瓶子里散发出来的就是一股甜味,这是葡萄糖的味道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再给我一个......”张禹把手里的瓶子递换给陆道人。

    陆道人按照张禹的意思,又给张禹拿出来一个空的葡萄糖瓶子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放到鼻子下面闻,还是正常的葡萄糖,根本没有半点上次闻到的符灰味和腥臭味。

    “你都给我!”张禹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陆道人将箱子都交给张禹,里面一共十二个空瓶子,张禹闻了个遍,全都是葡萄糖。

    见张禹一个个的闻瓶子,花家的人一个个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王大夫,脸上只有不满的怒色,再没有其他颜色。也不知她现在心中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什么发现吗?”花剑锋见张禹都好把葡萄糖的瓶子全给闻完了,花剑刃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张禹多少有点尴尬,刚刚兴师动众的,还支派陆道人去干活,结果可好,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花剑刃的话,而是看向花蓥月,问道:“花小姐,就这些了吗?还有没有别的没搬上来......”

    盒子虽然都一样,但里面装的瓶子,绝非上次闻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琢磨着,医务室里是不是还有。

    可惜,花蓥月轻轻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这些......都放在门后,其他的都是满瓶没用过的......”

    她就差直接告诉张禹,就是从上次看到的那个位置拿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一下子就来个人赃并获,现在可好,瓶子竟然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心中明白,王大夫可能是将真正用过的瓶子给扔了,或者是藏到了别处。但不管放在哪,肯定出不了花家湾。

    不过花家湾大着呢,上哪找?话说回来,自己发话让找,也得有人听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里目前来说,是人家花剑刃说的算,花剑刃可能配合他么?

    “蹬蹬蹬蹬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这功夫,走廊上响起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,任谁都能听出来,来的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有一个五旬男人率先进来,后面还跟着两个汉子,门口站了能有二十多没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二先生,老板怎么样......”五旬男人一进来,就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......不成了......”花剑刃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刚刚一直没哭的他,现在眼角淌下眼泪,发出了哭腔。

    “爷爷......”“爷爷......”“爷爷......”......花剑刃的儿子、女儿、儿媳、女婿见花剑刃哭了,也都十分及时的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隋畅和王大夫跟着也都哭了起来,一时间房间内哀号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老板!老板......啊......”五旬男人正是花家的保安经理刘刚。

    他这个岗位,说白了就是打手头子,看家护院的。往往这个岗位,在家里都是十分重要的,不说跟老板死忠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就跟张禹身边的彪哥差不多。

    刘刚一下子就号了起来,哭的要比花老头的儿孙都真切,仿佛悲痛到极点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就是这样,在这种氛围下,哪怕是没有眼泪的,也会伤感流泪,更不说这里是血浓于水。

    花剑锋的眼泪也忍不住地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刚已然跪倒在地,他可以说是膝行来到床边,哭着说道:“老板......老板......”

    正说着,他突然看到花老头的心脏那里还拔着一个火罐,明显有点诧异,不解地说道:“这......这是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诸位,莫要如此悲伤,华老先生还不一定会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......”刘刚眼睛一亮,急切地问道:“这话怎么讲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拭目以待就好,快了......”张禹笑着看向火罐。

    眼下火罐之内,已经拔出来好多让人恶心的血脓物。这些东西,仍然用肉眼可见的速度,一点一点的淌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张禹的说法,也都不自觉地看向火罐。

    虽说刚刚张禹白折腾了一趟,拿来葡萄糖的瓶子闻了半天,没有结果。可是现在用火罐拔出来这么多令人恶心的东西,也着实让人颇为信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