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7章 打听
    头为诸阳之会,面为五脏之华。

    中医认为,面部的色泽和纹路,代表着体内五脏情况。所以,面部的穴道之多,远胜于身体上的任何部位。

    张禹拿出银针,让花蓥月闭上眼睛,在她的面目进行针灸。

    花蓥月刚刚已经看到张禹从她体内拔出来的脓水,对张禹的本事,那是没有丝毫怀疑。

    她听话的闭上眼睛,因为身上盖着被,所以不也紧张。

    张禹在她的面部开了穴,跟着用手沾着最后的那点药汤在她的脸上进行按摩,让皮肤将药水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然后,张禹又温柔地给花蓥月进行按摩,他的手劲恰到好处,令已经有知觉的花蓥月感到特别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揉脸的手法可真好......那些美容师跟他相比,简直是不值一提......要是以后,都能让他给我按摩,该有多好......我瞎想什么呢,让他一个大男人天天给我按摩......多难为情......”

    花蓥月在心中胡思乱想,同样希望张禹给她按摩的时间能够长一些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通常往往希望时间过得慢点的时候,时间反而过的特别快。

    好像没过多一会,张禹就停下手下。这一刻,不禁让花蓥月有点失落,仿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花小姐,已经搞定了。现在你就乖乖的躺着,记住我说的话,如果脸上发痒的话,千万不要去挠。等二十四个小时过去,再去洗脸。”张禹再次叮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,你放心好了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张禹说完,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花蓥月见他就这么走了,心中不舍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五点了,我下楼看看有没有吃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点了......我记得刚刚才中午呢。”花蓥月诧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睡过去了么,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快,我刚刚给你身上开穴按摩拔罐,可是用了很长的时间,是你没发现罢了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花蓥月恍然,随即脸上又是滚烫。张禹说了,刚刚在她的身上开穴、按摩,这个按摩,岂不是给摸遍了。她心下羞臊,声音也变小了,“那你赶紧去吃饭吧......告诉阿姨,就不用管我了,等二十四小时之后,我会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让她上来一趟吧,毕竟我是第一次登门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。你想吃什么,就随便点,不用客气,我家什么都有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又是一笑,跟着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他来到楼下,先去洗了手,然后去见保姆。

    保姆正在厨房做饭,见到张禹过来,忙不迭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禹为人随和,没有架子,跟保姆打了招呼,闲聊了两句,就让保姆上楼去见花蓥月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刚来,现在又是自己下楼,总不能说一句话就把保姆给打发了,起码要让保姆知道花蓥月没事。

    保姆已经从花蓥月的嘴里得知张禹的身份,晓得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。这可是绝对的年少有为,清楚虽然比不上花家,也是一方豪杰,单拿出来跟花蓥月配对的话,丝毫不会逊色。

    而张禹为人低调,平易近人,也给了保姆不少好感。

    保姆见张禹这般说,笑着说道:“等我把菜炒完就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不用,你先上去吧,剩下的这点我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还会炒菜......”保姆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就会。”张禹说着,直接从保姆的手里拿过铲子,开始炒菜。

    看他有模有样,保姆更是惊讶,这个年头有几个年轻人会做饭,特别还是张禹这样的大老板。

    保姆不禁在心中嘀咕起来,这要是小姐能嫁给张禹,也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她随后上楼,去见花蓥月。而张禹很快把菜炒完,摆上了桌子。

    等保姆下来,看到菜都摆上了,都有点不好意思,“张先生......怎么能都麻烦你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阿姨过来吃饭吧......”张禹热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你先吃吧。等你吃完,我自己盛一口就好。”保姆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她在花家,那可是没有资格上桌吃饭的,只能等人家吃完了,然后再吃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没有其他人,阿姨你就快点过来吃吧。”张禹热情的站了起来,请保姆过来坐。

    保姆受宠若惊,更是觉得张禹人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吃饭,随便聊着,说了些家常。张禹对自己的情况,也不隐瞒,自己是乡下来的孩子,到镇海来投奔小阿姨,因为机缘和运气,结果有了今天。

    得知张禹的经历,保姆打心里佩服。富二代想要创业不难,可张禹这样乡下孩子能有今天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除了有道法之外,能有无当集团这么大的基业,也是仗着潘重海。

    说完了自己,张禹又询问了一下保姆的情况,跟着打听起花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作为家里的保姆,肯定知道的事情多。由于张禹的随和,以及率先交出自己的底,所以保姆觉得亲切,说话没有太多的顾忌。另外,保姆还认为,张禹好像是对花蓥月有心思,是不是故意跟她了解家庭情况。

    出于这个,保姆差不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也没别人吃饭,大别墅那边也有人做饭,用不着这边的保姆去送饭,两个人干脆一直闲聊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保姆平常也没太多机会跟人说话,挺闷的。作为中老年妇女,自然少不得一颗八卦的心。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聊起来的,压根就忘了时间,跟张禹那顿聊。好家伙,就连听来的一些,关于二房、三房、四房的一些琐事,有影没影的,都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通过保姆的说法,张禹隐隐得出来一个结论,二房果然在家中地位高,说的算。三房和二房是亲兄弟,自然也好过。相对而言,四房就要差上不少。至于说大房的花剑锋,听说是因为花剑平的母亲死后,老爷子想要娶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旁的儿子不敢出声,只有花剑锋反对,结果父子俩因为这件事闹掰了,以至于花剑锋破家而出。老爷子当时被气病了,后来也没娶那个大学生。

    这顿饭,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多。等保姆发现这个点的时候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聊了,表示要去大别墅那边看看花蓥月父母。保姆还嘱咐张禹,千万别把她刚刚的那些胡说八道给说出去,不然就得被炒鱿鱼。

    张禹连连答应,这才出门。

    离开别墅,外面已然天黑。张禹朝大别墅那边走去,快要到的时候,突然看到两个人从前面的路上经过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看起来眼熟,不正是花剑锋和王大夫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