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6章 洗脉
    花蓥月睡着了,可是身上的绿色文胸却没有解下来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后面的纽扣,迟疑了一下,横竖也都得给人家治病,只能伸手给解下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花蓥月除了脸上的严重雀斑之外,身上肌肤如雪。如果不看脸,那绝对是完美的娇躯。

    就身材来说,就算没有萧洁洁的大,却也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张禹没心思欣赏这个,终究也看得多了。将花蓥月给翻过来之后,他马上动手取出银针,开始给花蓥月刺穴。

    肺是人体的主要脏器,而且还特别的大,想要把肺部经脉给疏通,同样也相当的困难。

    张禹将银针刺进各个穴位,联通脉络,没过一会,随着穴位的打开,身体的汗毛孔也跟着张大。

    他取出银针,然后将那一碗药拿到手里,用手沾着,涂抹到肺部所在的各个位置,主要是通过皮肤,进入脉络之中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需要打开穴道,同样也需要相当的手法,也就是张禹的手段在那里摆着,换做一般的中医,哪怕张禹把办法告诉他,也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都在庆幸,自己想出来的这个好主意,让花蓥月先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自己这么一顿折腾,估计这丫头的心都得从嗓子里出来,人还不知道得羞臊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让药物进入经脉是第一步,接下来还有第二步,那就是通过按摩的手段,一点点的让药物游走于经脉,是先前淤滞的经脉畅通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洗脉。

    佛家有洗髓伐骨一说,能够提高修为,但其实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道家玄门之术,早就有疏通脉络之术,方法各异,张禹用的方法,那可是玄门疏通脉络中最为厉害的了。

    张禹开始第二步的按摩,看似没用多少力气,可是花蓥月的脸上,渐渐露出痛苦之色,嘴巴里也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声音,“呃......呃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洗脉出现的正常反应,洗脉必然疼痛,也就是比洗髓能够强上一些。

    渐渐,张禹将筋脉中的淤滞揉到ru根穴这边,能够感觉到,这里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肿块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拿起银针,在ru根穴附近开穴,最后拿起火罐,按到这里。

    只过了能有一分钟,就能看到有黏浊物从花蓥月的皮肤中渗出。这黏浊物成红色、褐色与白色,看起来是那样的恶心,就跟化脓的时候差不多。

    人体内的毒素,都是脓,有的时候人上火,腿上长了个芥子,等到破掉时候,出来的都是脓。不仅仅是皮肤,其实经脉之中,亦然如此。

    所谓的经脉堵塞,说白了就是脓堵住了经脉。当然,不是说全部堵住了,只是堵住了大半,让血脉无法畅通。

    花蓥月光滑的肌肤上,汗毛孔张开的越来越大,淌出来的脓水也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蓦地里,一声痛呼响起,躺在床上的花蓥月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双眸跟着张开,嘴里又叫道:“疼......疼......”

    脓水拔出来是最疼的时候,哪怕是被张禹催眠睡着的她,也都坚持不住被疼醒了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柔声说道:“花小姐,坚持一下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禹温柔的声音,花蓥月这才松了口气,她楚楚可怜地说道:“好疼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坚持十分钟,等把你体内堵塞的毒素给排出来就好了。到时候,你的脸也会跟身上一样,变得白嫩。”张禹又是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他这纯是安慰的话,不想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花蓥月一听这话,双颊不由得一烫,下意识地抬起头朝身上看去。

    自己的娇躯在张禹的面前一览无余,这把她臊的,赶紧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需要这样,可睡着的时候没知觉,也就罢了。现在有了知觉,看的清楚,哪能让****的她受得了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这般,有点尴尬,急忙又宽慰起来,“花小姐,我这是给你治病,你别把我当男人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把你当什么看......”花蓥月扁着小嘴,又是害羞,又是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毒素强行从体内拔出,这种痛楚,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花蓥月还是太过害羞,让羞臊之心掩住了一些疼痛。

    张禹柔声说道:“你就当......我是个......同性恋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想到了夏月婵的那位娘娘腔好朋友。

    不过说完这话,张禹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个嘴巴子,有这么埋汰自己的么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花蓥月忍不住笑出声来,偷偷眯缝着眼皮看了张禹一眼,跟着小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我治病......没什么的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又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也不剩多长时间了,要不然......我给你讲个故事......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花蓥月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从前有座山,庙里有座庙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山上有座庙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过这个故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谁没听过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陪花蓥月说话,分散她的注意力,尽量让花蓥月减轻痛楚。

    两个人谈谈说说,花蓥月时不时的被张禹给逗笑,虽然身上仍然是疼,却也不至于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聊了能有十分钟,脓水已经淌出来的差不多了,不再往外流淌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花蓥月也不像先前那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帮助花蓥月将罐子拔了下来,里面能有三分之一的脓水。

    他将准备好的毛巾拿过来,将花蓥月的身上擦干净。

    刚刚罐子在上面的时候,味道没有溢出,可是眼下,腥臭的味道,都有点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花蓥月微微抬头,看着张禹忙碌,同样嗅到了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如此臭味,让她自己都受不了,可是张禹却没有丝毫的嫌弃。

    这让她又是害羞,又是感动,这个男人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贝齿咬住上下嘴唇,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将毛巾放到一边,拉过被子盖到花蓥月的身上,温柔地说道:“你肺部脉络中的毒素已经排出来了。你脸上的雀斑,也会一点点的消退。为了能够尽快好过来,我现在把剩下的药水涂到你的脸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蓥月乖乖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要记住,一定要在脸上24小时,不管是痒,还是怎么样,不要用手去挠,坚持一下。等24小时之后再洗脸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花蓥月小声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