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4章 心思
    来到花蓥月的别墅,所需要的药材和一应物品,都已经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进到厨房,开始熬药。花蓥月在一旁瞧着,有心帮忙打下手,却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,她对张禹更是刮目相看,认为张禹绝不是刷嘴皮子,光凭这中规中矩的熬药手段,也不可能是吹牛。

    花蓥月对张禹明显多了一份信心,等张禹忙完手里的活,她有些期盼的问道:“张禹,是不是我喝了这些药,脸上的雀斑就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争取这一次就把你脸上的雀斑治好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:“不过这些药可不都是喝的,主要是外用。”

    “外用......那是怎么用,用来敷脸吗?”花蓥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敷脸是一部分,我把具体的治疗方案告诉你吧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雀斑主要是肺经风热引起的,肺部经络淤阻,导致气血亏损,面部毒素无法排出。你的雀斑十分严重,想要完全治愈的话,就需要将药物涂抹到肺部经络之上,从皮肤表层的穴位和经络开始吸收,因为这种效果,要强于口服。到时候,我会在你的肺部经络上先行针灸开穴,然后涂抹药物,再用针灸的手段配合药物,强行将你的肺经疏通,将淤塞的毒素引到体表,最后靠拔罐的手段将毒素给吸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禹说的有模有样,花蓥月虽然不明白药理,但也明白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她点头说道:“就是说,主要靠针灸疏通肺部经络的手段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低头朝身上看去,寻找肺部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低头,她猛然间双颊火红,下意识地将手环抱到身前。

    “在、在......那里......针灸......还要涂抹......”肺在什么地方,花蓥月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针灸、涂抹药物,让人哪里好意思。

    见到花蓥月表情不对,说话结结巴巴,张禹一下子也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先前自己只是按照医理构思出来的治疗方案,没有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花蓥月终究是女孩子,肺所在的位置,确实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尴尬地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、我只是按照医理来指定的治疗计划......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......只是忽略了......你是女生......不过......”

    这次看到张禹吞吞吐吐,好似一个害羞的大男生,花蓥月看着有趣,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实在太过尴尬,让她应给憋了回去,她低着头,扁着小嘴低声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过......除了给肺经开穴敷药的办法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......其实这个法子,在筋脉的疏通过程中,也是很痛苦的......”张禹难为情地说道:“实在不行的话,等我再研究研究......看能不能想出别的办法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得再研究呀......那得研究多久?”花蓥月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的法子,是最直接的、最有效的......如果靠口服的话,恐怕就跟你以前的治疗效果一样,看不出什么效果......主要因为你是女孩子......在、在敷药和针灸方面,有点困难......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娇羞中的花蓥月迟疑起来,如果不让张禹治疗,什么时候能够像别的女人一样漂亮,那就没准了。而让张禹治疗的话,身上的**就得被张禹看到,还要被站点便宜。可权衡之后,花蓥月认为,治好脸上的雀斑才是最为重要的。再者说,张禹这人蛮真诚的,也不讨厌,自己昨晚,那里还被他给摸了,只不过是无心罢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好半天,花蓥月小声问道:“那你确定能治好我的脸吗?”

    “百分百的把握我没有,但是起码有**成。即便是一次性不能完全治好,起码也能让你脸上的雀斑减少很多,有明显的效果。”张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!”花蓥月咬了咬牙,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容貌更为重要的。再者说,自己还没结婚呢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她也用叮嘱的语气说道:“这里就咱们两个人,你让我保密的事情,我都没有泄漏......这次治疗的方法,你也不许对任何人说,必须要保密!”

    张禹郑重地点头,说道:“这个我知道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那我就相信你!”花蓥月这次抬起头来,眸子中露出坚定的目光。

    药材用大锅熬上之后,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,用张禹的话说,起码得熬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一听说这么长时间,花蓥月干脆把保姆喊来看着,邀请张禹上楼休息。

    两个人晚上都没休息好,特别是张禹舟车劳顿,来回的折腾,脸上都是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让张禹跟她睡一个房间,偌大的别墅,房间还不有的是。花蓥月的卧室在二楼,她给张禹也安排上二楼,自己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一个书房,但是房间内有床。张禹也是困了,进屋躺到床上就睡,只能药熬好了之后,给花蓥月治疗。

    花蓥月回到自己的房间,她本来也想睡觉,可哪里睡得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治疗,虽然让人期待,可同样让人紧张和害羞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还没有过男朋友呢。家里对她的要求很高,她自己也是好强,花家小姐哪能随随便便的找一个男朋友。结果可好,一直以来,高不成低不就。本来想拿个全国十大杰出青年,可惜还让旁边那位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不抢,她也拿不到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花蓥月低头看着自己隆起的山峰,心中不住地嘀咕,“等下......就要被他看到了......真是羞死人了......可我的脸,也不能总这样,听他说的,好像是那么回事......再者说,我、我也不好看,都比不上他那天带的女孩子......他应该不是纯心要占我便宜才对......算了,只要脸能治好就行.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了......我三天都没洗澡了......身上都出了不少汗......等下,会不会失礼......要不然,我先洗洗......本来长得就不漂亮......可别让他觉得,我这人还不讲卫生......”

    她胡思乱想,站了起来,红着脸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亲哥亲姐们七夕快乐!老铁明天继续码字,根本没有约会,白天再奉献两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