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3章 迷心符
    张禹乘车离开花家湾,直奔光明镇。司机也不容易,本来住进了花家的宿舍,准备休息了,没想到老板又得用车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来到光明山的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司机停了车,索性在车内休息,张禹顺着上道,一路来到道观的后院。

    翻进去之后,院子里静悄悄,显然是都睡了。但张禹清楚,这其实是假象,香樟树还在那里呢,也就是他张禹进来,换成不认识的人,绝对讨不好好处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孙昭奕的卧室外,通过窗户,能够看到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敲了两下窗户,低声说道:“太师叔,您睡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很快,孙昭奕的声音响起,不仅如此,房内跟着亮起烛光。

    张禹推开房门,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孙昭奕仍是一身白衣,盘膝坐在炕上,大兔子在一旁趴着睡觉。

    张禹何等耳力,他都没有听到孙昭奕起身的动静,看来这太师叔睡觉好像都是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更让人佩服的是,孙昭奕用不着光亮,却能知道蜡烛在什么地方,随手就能给点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手功夫,张禹睁着眼也能做到。用心眼的话,或许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宗主,这么晚过来,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。”张禹一进来,孙昭奕就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我这里有一种药物,想要请您鉴别一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来吧。”孙昭奕摊开手掌。

    张禹从兜里掏出小葫芦,将葫芦嘴打开,递给孙昭奕,“东西不多,我闻不出来,这东西到底有何用途。”

    孙昭奕接过瓷瓶,放到鼻子旁闻了闻,她的反应,跟张禹差不多,似乎也受不了其中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将小瓷瓶放到一边,疑惑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嗅起来给人一种作呕的感觉,似乎是一种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毒药?”张禹倒也不太吃惊,随即问道:“那是什么毒药?”

    “说不清,东西太少了,但我可以确定,这点分量,对人体造成不了什么威胁。如果多了的话,人必死无疑。”孙昭奕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明白,今时不同古代,古代的时候,大家伙用的都是中药,大体上也能闻出来点。现在这个年头,西药泛滥,各种化学元素,好中医也不是说什么药都能闻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是常用的药物,一闻便知,没见过的就只能是靠着医书上的记载分析了。孙昭奕都瞎了,就算鼻子再好使,也要差上点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我用一下九玄镜,看看另一样东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请便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上炕,从箱子里翻出九玄镜来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茅山灵图的经验,张禹咬破舌尖,在镜子上喷了口血。等镜中射出金光,他跟着又将那张画好的符纸放到金光之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就见先前喷在镜子上血珠,一下子动了起来,形成了文字。

    这是三个繁体字,写的是迷心符!

    明白了符文的含义,张禹放下九玄镜,用两根手指夹住符纸,心念一动,符纸瞬间点燃,进而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就彻底明白了这迷心符的用途。

    所谓鬼迷心窍,迷心符的作用就是一时间迷乱别人的心窍,让人做出一些不符合本心的事情。就好像当初潘云中的乱心术,其实是异曲同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东西不是永久的,只是一时,或许是几分钟,或许是一两个小时,这完全是看一个人的心智是否足够强大。哪怕是最普通的人,有几个小时也能自己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就跟赌药差不多,但赌药只能用于赌博,而迷心符则是被人控制心智。说白了就是,施术的人让你做什么,你就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了解了迷心符的用途,张禹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,又似乎更糊涂了。

    王大夫既然能够拥有迷心符,那想要短时间内控制花老头,应该也没有问题,可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手脚。

    现在花老头半死不死,在这种情况下,迷心符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把迷心符给花老头吃了也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进行注射,这不是没事闲的么?

    王大夫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遗产,肯定是遗产......”琢磨了一会,张禹意识到,只有这么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王大夫跟遗产肯定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能够得到遗产的人,只有花家的兄弟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王大夫很有可能被花家的某一个人给买通了,联合了某位玄门高手,做下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很显然,花剑刃是不可能的,用花小姐的话,家产就是给他的,老爷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就赔大了。

    花蓥月的父亲是花剑刃的亲兄弟,也能得到一部分财产,得到老爷子死后,花剑刃应该也会善待这位亲弟弟,在家族集团中获得重要的岗位。

    所以,花剑中似乎也不至于。

    甘于冒险做这种事,又能获得最大的利益的人,看来只剩下花剑锋和花剑平了。

    花剑锋本来破家而出,现在突然赶回来,可以说是孝顺,也可以说是另有所图吧。花剑平久在家中,联系起王大夫来,似乎又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,张禹也只是猜测,这若是自己家的事情,直接拿下王大夫进行审问,张禹有信心让王大夫说实话。

    可花家湾终究是人家花家的,如果直接出手,势必闹出不小的麻烦和动静,所以自己最好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,再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回来的目的,已经达到。那个药到底是什么药,虽然说不清,但也知道绝对是赌药。符纸的用途,现在也清楚了。

    张禹辞别孙昭奕,随即下山,又坐车返回花家湾。

    进到镇北区地面上的时候,天就亮了,找地方吃了早餐,这才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抵达花家的时候,是上午七点多钟。联系了花蓥月,花蓥月正在爷爷的别墅那里打盹呢,一听说张禹回来,马上去接。

    二人见面,张禹也不耽搁,告诉花蓥月,这就给她熬药治脸。

    花小姐一晚上也没怎么睡,满脑子都是张禹,都是在医务室发现的问题。她有心跟父母说,终究还是相信张禹,予以保密了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说张禹要给她治脸,高兴的不得了。二人上了观光车,直奔她的别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