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2章 重大发现
    在王大夫的抽屉里,有三个玻璃药瓶,另外还有三张杏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药瓶里装的什么药,张禹不知道,让他疑惑的是这三张符纸。

    王大夫就是花老爷子的私人医生,抽屉里放符纸做什么,她又不是道士。

    在符纸上面画有符文,张禹想要看看,这是什么样的符文,结果再次让张禹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原来,符纸上面画着的符文,张禹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天下间的符咒很多,常见的无非是镇宅符,护身符,辟邪符什么的。另外还有一些少见的,大多是用在法器上,眼下这张符纸上的符文,张禹能够确定,自己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他将符纸拿了起来,站在衣柜门口的花蓥月刚刚看到张禹拆抽屉,心中充满了疑惑,紧张和羞臊的心情,因为好奇而冲淡。

    花蓥月走了过来,见王大夫的抽屉里竟然还有电视里的符纸,越发的纳闷起来,“这是什么?王大夫的抽屉里,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是符纸,具体是做什么用的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张禹将符纸拿了起来,一共是三张,这个数字,正好跟小药瓶的数量相符。

    三张符纸都是一样的,张禹又看了一番,然后放回原处,拿起了一个药瓶。

    药瓶上没有标签,瓶口上是胶皮塞,却没有用来封口的铁皮。

    张禹将胶皮塞打开,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是一股淡淡的臭味。味道虽然不大,也不刺鼻,却有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,都让人有些上不来气。

    他连忙将东西拿远,长长地喘了两口气,忍不住嘀咕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这么臭。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见张禹这般,花蓥月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很怪......”张禹说着,用胶皮塞将瓶口堵住,跟着四下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找什么?”花蓥月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找刚刚给你爷爷扎葡萄糖的瓶子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他就看到门后的位置,放着一个纸壳箱,箱子里有几个打药瓶,正是扎点滴用的。

    张禹两步走了过去,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瓶子,瓶子已经空了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张禹打开瓶塞,放在鼻子前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闻到瓶子中的味道,张禹又是一惊,虽然已经有所预见,但没想到,竟然真的是这样。

    原来,瓶子里虽然没有药了,可依然有药味的残留。张禹能够清楚的嗅出来,这里面除了有葡萄糖的香甜之外,还有一丝淡淡的臭味,这股臭味就和先前那个药瓶中的臭味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味道,张禹还能嗅到一丝符灰的味道。

    符灰的味道,通常没人能够闻出来,张禹六识过人,加上又是干这行的,有相当的经验,所以才能闻到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看向桌子,自己的预料没错,王大夫确实是将那种药放到了葡萄糖中,给花老爷子注射。

    唯一的意外是,药物中竟然还添加了符纸。表面上看起来,瓶子中没有符灰什么的,但这个简单,想要操作的话,只要用针管将带有符灰的水给吸出来就好。

    因为符纸点燃进到水中之后,效用是在水里,符灰虽然也有用途,可不将符灰给服下,同样也成。

    花蓥月在旁边看的直着急,她又忍不住小声问道:“你又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“王大夫在你爷爷的葡萄糖里面,下了那种药和符纸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花蓥月大吃一惊,差点叫出来,好在急忙用手把嘴给捂住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才把手给放下,紧张兮兮地说道:“王阿姨为什么要这么做?她、她可是我爷爷最信任的人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而且现在也不能确定,她的做法到底有什么用意......”张禹嘴上这么说,心中却已经可以确定,对花老头下手的人,十有**就是这个王大夫。

    可正如花蓥月所说,王大夫是花老头最信任的人,王大夫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如果是有什么仇怨,那直接弄死花老头就好了,用得着非这么多手脚吗?

    另外,张禹也不太相信,王大夫自己就有这般的本事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个符纸是做什么的,张禹都不知道,王大夫怎么会有这种东西。还有就是,用银针闭人神窍的本事,绝不是一般中医会的,这可是玄门五术的绝技,得是玄门中人才会的,而且还要精通医道。

    “她、她能有什么用意?该不会是真的想要害爷爷吧......这对她能有什么好处......”花蓥月似乎不太敢相信,王大夫会对花老头做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确定,先前花蓥月所说,王大夫在花家的地位,是相当高的。

    张禹略一琢磨,说道:“这事千万不要声张,我先调查一下,看能不能再查出来一点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蓥月不住地点头。

    碰到这种事,她明显没了章法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花蓥月没有见识、没有主心骨,主要是眼下发生的事情,实在太叫人匪夷所思。更为重要的是,张禹亲和力让她十分受用,加上刚刚在衣柜里被张禹摸了屁股,反而让她对张禹多了一份信任。

    这就是女人,比较感性的动物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将瓶子放好,又走到办公桌前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空白的符纸,咬破手指,按照桌上的样板,画了一张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葫芦,将瓶子里带有臭味的液体,倒进去一点点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他又把木板给重新按了上去,两个抽屉也原封不动的查回去。

    简单的收拾一下,把衣柜的门给关好,确定不会被看出来,张禹这才打开房门,按了里面的反锁按钮,将门关上,跟花蓥月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往楼下走的时候,见周边没人,花蓥月低声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小声说道:“我要连夜回去一趟,查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。明天早上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走......”花蓥月明显有点不舍和担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速度很快。等回来之后,就给你治脸,绝对不会耽误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着急,关键是......”花蓥月也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,你也把心放肚子里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那......全靠你了......”花蓥月重重地点头。